北京改变香港选举规则 国际社会批“终结民主”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30日全员通过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详细方案,包括:负责选出特首的选举委员会移除了民主派占多数的区议员席位,改为加入大量的“爱国爱港团体”席位;大幅限缩立法会选举候选人资格;以及大幅减少直选议席等。对此,香港民主派直言,中共的铡刀犹如让香港制度瓦解,“自由、人身安全、法治都很快会消失”。欧美政界则批评香港立法会选举将沦为假投票,形容是“民主的终结”。

综合媒体报导,中国人大常委以167票通过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二之修订,即修改香港特首与立法会选举制度的产生辨法。重中之重是修改负责选出特首的选委会结构,从1,200人增至1,500人,但将原本民主派占多数的区议员117席全部废除,并将4个界别增至5个界别,每个界别各占300人,并大量加入“爱国爱港团体”。

北京在选委会加入的“爱国爱港团体”包括:中国全国妇联、侨联、工商联,甚至包括2019年爆发的“721元朗地铁站事件”中,持棍无差别殴打抗争者的白衣人组织都被纳入。

立法会议席虽从70席增至90席,但直选席次从原本的35席大减至只剩20席,还让亲北京成员为主的“选委会”得占40席立法会议席,大幅压缩港人直接参与民主空间。

此外,立法会选区划分也从原本的比例代表制改成“双议席单票制”(即得票最高的前两人当选),让民主派与小党派难以取得较多议席。

新选举制度五大要点

一、选举委员会踢走区议员,改纳入中共组织成员。

二、立法会议席增至90席,包括:40席选委会、30席功能组别、20席地区直选,分区直选改为10区,每区两席。

三、立法会功能界别恢复为团体/公司票,仅9组别保留个人票。

四、参选立法会须获选委会5界别、每界别2至4名选委提名,即最少要获10名选委提名才可入闸。

五、参选人须先经警方国安处审核,再交国安委审议,最后交由资格审查委员会决定是否合适参选。

国安警秘审参选资格

为了落实“爱国者治港”,新的选举制度更新设了“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各级选举的参选人是否符合资格,且相关审查由港警国安处及国安委等国安机构负责,以参选人是否符合“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作判断。一旦资格审查委员会决定取消参选人资格时,参选人也无法申诉,借此踢走所有不符北京偏好的参选人。

各方回应

中国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引发各界关注。香港官方积极为修改选制背书。香港泛民及西方民主国家则谴责北京此举破坏香港民主。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30日下午会见记者时表示,北京政府这次修改选举方法是中央政府“再次出手,令香港回到一国两制正确轨道”。

中国外交部透过发言人指出,这次改变将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也更好体现香港居民广泛、均衡的政治参与。

香港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坦言,这根本是“民主大倒退”,“会让很多人觉得香港的自由、人身安全、法治,都将快速消失,民众再也没有真正的代表可以进入议会”。

民主党现任主席罗健熙痛批新制下的资格审查令人震惊,质疑“为什么行政机关可以审查立法机关的候选人资格?”

对于立法会直选议席减少,罗健熙表示,香港民意可以进入制度的声音大幅缩减了,这是民主倒退,形容这是“伤感的一日”。但他仍呼吁香港人不要放弃追求民主。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时事评论员黄伟国向美国之音表示,新的选举制度排除政府认为有问题的参选人,但可能会选出一些“忠诚的废物”,甚至可能出现贿选等问题,无助香港社会稳定。

台湾陆委会表示,中共为未来港人参选设立重重关卡,确保所谓的“爱国者治港”;未来香港选举将由国安机构主导,而非人民做主,突显中共极度畏惧民主、缺乏制度自信。

英国外相拉布批评北京严重破坏港人自由,违背北京的国际责任。

关注香港问题的英国组织“香港观察”(Hong Kong Watch)批评,在新选举制度中立法会只有不到1/4议席属直选,且所有参选人都要接受审查,这清晰表明香港民主的梦想已经终结。

德国国会第二大在野党自由民主党党魁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指,香港选举制度修改后,中国将可左右立法会选举候选人,形容是民主终结,促请欧盟各国外交官员联合回应,强调民主不能倒退。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美国强烈谴责中国采取行动进一步限缩香港境内的政治参与和政治表达,并且对于第二度延后立法会选举表达深刻关切。

香港本土地产商恐难再“造王”

随著北京正式敲定香港新选举制度的多项细节,以往或可左右特首选举的本土地产商,影响力也随即被冲淡。

以往香港的特首选举,虽被喻为“小圈子”选举,但香港主要地产商的地位仍举足轻重,他们直接或间接地左右工商、金融和部分专业领域的选委,足以使其成为“造王者”。以往北京要推荐人选,必先考虑“造王者”的取态。

前特首梁振英以家庭原因为由,宣布不寻求连任,外界盛传他不寻求连任的真正原因是,他未能得到香港地产商的支持。香港地产商李嘉诚2017年也没有表态支持林郑月娥。有亲北京智库于去年撰文表示,担心李嘉诚联合其他北京无法操控的选委,发挥政治能量,左右明年的特首选举。

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新的选委会结构加入大量可由中联办直接控制的组别,使商界对特首选举的影响力随之大减。

林和立说:“工商金融界有300人,但因为全部选委人数增加,所以他们的影响也冲淡了。也包括某些可能是代表商界的专业界人士,议席比例也被冲淡了。”

林和立说,政治也反映香港的经济结构,现在香港的经济结构已愈来愈趋向由大陆公司主导,所以传统香港的工商界代表,即以李嘉诚为首的工商界代表,其影响力,包括选特首的影响力,也相对减低。

随著中国人大修法,香港立法会将于今夏完成本地立法,港府将安排于9月以新制展开选委会选举,12月改选立法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