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沈乔生对江苏八孩母亲事件连发7问 引舆论关注

江苏八孩母亲被栓铁链住破屋的新闻连日来不断发酵,甚至引起了诸多外媒的注意。网友们从关注八孩母亲到聚焦中国拐卖妇女等恶劣事件。近日,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沈乔生就徐州八孩母亲事件提出7点质疑,引发大量网友关注。有网友认为,沈乔生的质疑是对行恶者灵魂的拷问。

沈乔生在大年初四匆匆写就的一篇文章中说,早些天,他已经注意到这起案子,之所以没有表示,一是因为新年来了,大家欢欢喜喜,他不愿让别人难过,也不想给自己添堵。二是,现在他在公众号上的文章稍涉敏感,就有夭折的危险,自然心怠不想写。“然而,然而啊,这个黑暗太黑了,这个悲惨太悲惨了,这件事背后还隐藏着多少罪恶啊!尤其是当丰县宣传部的第一份调查出来,说这是‘正常婚姻’时,我感到极度的悲哀和愤怒,感到窒息,无法呼吸!”沈乔生说。

“我以作家的直觉,以我对中国农村社会的了解,可以断定,这背后有罪恶,有深不见底的无法见阳光的罪恶。如果我们都沉默不语,那我还是一个作家吗,不,我们还是一个人吗?作为人应有的良知、道义和责任在哪里呢?!”

接着,沈乔生归纳综合了网上的各种信息,对徐州八孩母亲事件提出了以下7点疑问。

1)1998年6月,孩子的祖父“拾”到了杨某侠,8月就办理合法手续,登记结婚。按照有关规定,“认领”和“结婚”必须有双方的身份证、户口本等有效证件,而杨某侠却没有一件有效证件,连名字都是董志民临时给取的。当地民政部门却批准他俩登记结婚,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渎职行为吗?渎职的动机是什么?难道仅仅是疏忽大意?

2)有关调查说,杨某侠结婚时就有智障,智障和精神病不是一回事,如果是精神疾病,那么,按照相关国家法律,不论以何种借口,对精神病妇女进行性侵,都是强奸。那合法婚姻就根本不存在。如果杨某侠当时神经是正常的,那么怎么会变成现在的“精神病者”,用铁链锁住呢?这里的逻辑和过程是什么呢?不少网友分析,很可能是因为杨某侠不断地反抗和逃跑,所以遭到了野蛮、疯狂的殴打,牙齿也被一颗颗拔掉,长期下来,精神失常。她是硬生生被打成精神病的。完全有这种可能。这是一个何等残酷的惊悚的过程!

3)我们都知道,在杨某侠入村后的24年中,大部分时间中国都实行极为严格的计生政策。那么,她沦为性奴,被迫生8个孩子,就没有干部发现?简直不可思议,仅仅是疏忽能够解释的吗?

4)杨某侠生的老大现年23岁,老二10岁,以后就是一年生一个,八个孩子,7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那就要问,老大和老二之间,怎么会有长达12年的生育空白?依据生男生女的一般概率,我们是不是有理由怀疑,这12年间还有其他女婴出生?如果确实有,都到哪里去了?是被卖了,还是作“无害处理”了?

5)据记者邓飞揭示,这个村里另有一家,情况更惨,二十多年了,这个入户的妇女被锁在地下,不穿衣服,只用一条被子裹着。这妇女是和杨某侠差不多时间进村的。当地的干部依旧是不闻不知,他们的眼珠子干什么去了?这充分说明,此类事件在丰县地区不是个别现象。

6)董志民对人说,只要叫我爹,我都认。这说明什么?说明侵犯杨某侠的不是他一人。根据当地群众的反映,杨是董家父子三人共同的性奴。不仅如此,当地的有些村干部、镇干部也可能卷入其中。杨某侠刚入村时,面容姣好,身材苗条,很可能有干部搅进来沾腥,据说当地有干部家属因为吃醋而大闹的传闻。如若不是,何以解释董家无权无势,他们的犯罪事实昭然天下,为什么当地干部就能听之任之,任其发展?

7)最近有消息说,20多年前,四川有一个叫李莹的12岁的女孩丢失。网友用李莹的照片和杨某侠进行仔细地比对,发现眉心、眉鼻之间的间距以及面部轮廓,杨某侠和李莹都非常相像。据说,公安已经采集DNA,进行比对了。如果杨某侠真的就是李莹,那么,四川的一个清纯女孩子怎么走到几千里之外,二十多年后,变成了丰县的用铁链锁起来的被拔掉牙齿的“疯女人”?顺着线索追查,不就能追出一条粗长的供求犯罪链吗?

沈乔生还在文章中说,徐州性奴案令他不由想起法国大文豪雨果的长篇巨著《悲惨世界》,书中女主人公芳汀和她可怜的女儿珂赛特饱受了社会的折磨和摧残,获得了世界上无数读者的深深同情。然而,杨某侠和那个同村妇女的遭遇与她们相比,一点都不逊色,很可能更悲惨!难道不是吗?

二十多年,一个妇女被铁链锁在地下,不穿衣服,只用被子裹着,连狗都不如;另一个知识妇女却成了多人的性奴,成了生孩子的工具,牙齿被拔掉,这和芳汀们比,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吗?

文章最后说,徐州性奴案“引起了网民如海潮一般的反响,这是正义的声浪。我们期待着,期待真相大白,期待黑暗被彻底揭露,期待着彻底铲除这人间罪恶!”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