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杰批评绕过法庭取消议员资格 对一国两制是一个不幸

香港特区政府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褫夺郭荣铿、杨岳桥、郭家麒及梁继昌4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资格,引致其他15名泛民议员集体请辞。 

其中被褫夺议员资格的郭家麒表示,目前未决定是否提出司法复核,并直言情况好困难。而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形容,是次绕过法庭取消议员资格的先例“很坏”,对一国两制是一个不幸。 

郭家麒周六出席电台节目时指出,从过往司法复核的经验中,每次挑战不公平的情况,即使有法律观点认为有胜诉的机会,但未去到法院便会由人大释法,并指即使取得司法复核许可亦会出现类似情况。他形容,以个人身份提出司法复核犹如“血肉长城”,因此正与律师团队商讨,目前未决定是否提出司法复核。 

对于离开立法会,自己的心情沉重,并指并非担心个人荣辱,而是担心香港未来的发展。他亦批评,人大的是次决定代表一国两制“真正已死”,并对香港发展造成无可挽救的打击。郭家麒又指,有公民党成员曾在美国,向美方表示不要轻易制裁香港,因为不希望香港受到经济打击,只是当时并无向外透露,并指公民党希望香港乱局会停止,并希望对方以外交途径与中方或香港交涉。 

出席同一节目的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则批评,特首林郑月娥缺乏管治香港的意志,只执行来自北京的命令。他又指,若民主派留在立法会,会传递只作“民主花瓶”的错误信息,因此认为需用强烈态度总辞。他形容,是“无奈下要走的一步”,否则只会成为千古罪人。 

另外,公民党主席梁家杰 在接受电台节目访问时表示,之前取消资格的六位议员都是经过法庭程序,惟是次取消议员资格做法是绕过法庭和基本法第79条,明显是人大常委会决定,他表示:“今次是唯一一次开了这个先河,当然是很坏”,形容要“出到呢一招”对于一国两制是一个不幸。 

他估计是次人大取消议员资格的做法有两个原因,其一是由于林郑月娥在人大常委会7月底至8月初决定立法会延任不少于一年之前误判情况,才会声称第六届立法会议员延任与第七届参选人被取消资格是两回事,不应互相影响;又或可能如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所说,中央本想给民主派机会“痛改前非”,惟民主派继续多次点人数等阻碍议会的行为,故此中央最终决定取消议员资格。 

立法会议员谢伟俊在同一节目亦承认是次事件为“唔系几好嘅先例”以及事件发生的时间上“比较怪”,但事件亦让大家清楚知道中央底线,反映与中央对抗并无好下场。他又表示不想看到无反对派同事,形容建制派要负上单亲家庭的责任,“会辛苦很多”。他强调,个人很珍惜与梁家杰、余若薇、吴霭仪等“优质的反对派”辩论的日子,但不是与“小学鸡”在议会上打闹。 

而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则发表网志,指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作出的决定具稳固法律基础,当中包括依据国家《宪法》和《港区国安法》等。 

她指出,只要细心想想,若不是今年出现特殊情况:因押后选举而令立法机关出现继续履行职责事宜而需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不少于一年”的决定,加上特区政府未有对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解释》进行相关的本地立法,郭荣铿、杨岳桥、郭家麒及梁继昌4人已在原定立法会选举被裁定提名无效,根本不能参加原定的立法会选举,更谈不上出任立法会议员。 

另外,就近日多国对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资格的决定作出指责,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坚决反对,并予以强烈谴责。 

发言人指出,有关别有用心的指责乃出于政治动机,旨在破坏“一国两制”下中央人民政府与香港特区的关系。这些国家或政府粗暴可耻地干预另一个国家或政府的内政,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公职人员宣誓效忠国家制度,拥护国家法例是国际通例,任何违反誓言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