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

筆匯

改革開放的歷史因緣(上)

1966年開始的長達10年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場極其荒唐的政治運動,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和個人迷信在文革中走到了頂峰,使它在最典型、最極端的狀態中暴露了自己的荒謬與落後。文革的結果,大大出乎統治者的意料,國民經濟走到了奔潰的邊緣,共產黨的內鬥加劇,…

荒唐夢

昨夜荒唐夢, 回到文革中, 唇無稚毛者, 臂箍紅袖筒, 手捧小紅書, 揮拳效愚忠, 斯文打倒地, 沉渣充先鋒, 沐猴彈王冠, 瓦缶毀黃鐘, 砸了黃帝陵, 馬列認祖宗, 扒了孔子墳, 謠言可惑眾, 夜半破門入, 抄家成時風, 字畫變垃圾, 鼎…

7月特別,7月1日更特別

7月特別,7月1日更特別。 7月特別,因為: 一、7月是暑假之始,也是下半年之始,日照時間最多的月份,也是享受陽光與海灘、進行水上活動的最佳月份。 二、羅馬帝國的始建者凱撒大帝(Gaius Julius …

香港政府突然大換班!為什麼?

2021年6月25日大清早,香港電台的晨早七時新聞報道,就已經宣布特區政府高層大換班;70歲的張建宗離職,李家超接任政務司司長;鄧炳強接任保安局局長;蕭澤頤接任警務處處長(一哥),全部即時生效!蕭澤頤原為警務處副處長(行動),此職位現時懸空…

甜甜的故事

華人朋友夫婦有一兒一女,男孩元元,女孩甜甜,他們2015年底移民澳大利亞墨爾本。初來乍到,飽嘗異鄉他國清新的空氣,安靜的環境,四口之家,幸福美滿,享受着美好的生活

中共再打「壹傳媒」,這次大家真的要驚了!

2021年6月19日,星期六晚,「壹傳媒」的家人已經到齊,醫生叫大家作好心理準備,因為醫院方面已經無能為力,大家傷心之餘,惟有盡力,希望「壹傳媒」在最後這幾天,可以過得好一點。 2020年8月10日,《港區國安法》生效不足個半月…

香港721元朗恐怖襲擊 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721元朗恐怖襲擊(注1)快將兩周年。筆者認為,2019年7月21日傍晚至深夜在香港新界元朗發生的恐怖襲擊,其實是另一次更大型恐怖襲擊的預演。 記得721元朗恐怖襲擊後,已經即時傳出消息,指有關當局(注2),認為不夠喉,力度未夠…

李大明的邀約

李大明雖然外表五大三粗,但內心卻非常細膩,尤其是人情味特濃。他移民美國後,當上了公務員,住在三藩市,一住就住了三十多年。

不羈的晚霞 | 篇一:馬克的老靈魂

傍晚散步一直是伊琳最愛的運動,一路上可以看閒眼,澳洲的家家戶戶都有前後院,沿街的花園就是自家對外的展示窗口,漂亮的英式花園裡種滿各種異域花草,對伊琳這麼個植物控就像打開了潘多拉的寶盒,每每都有新奇的發現。

飛奪瀘定橋之我聞

我沒有去過大渡河,也沒有見過瀘定橋,但對十三勇士強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的故事,卻甚為知悉。六十年代初,單位組織觀看《長征組歌》,那時年輕,能對其中的歌曲和台詞倒背如流,現在想來,不禁好笑。 最近在微信上看到一則關於紅軍飛渡瀘定橋的短文,接合…

張之凡的毀家之痛

我在二零一七年二月五日,寫過一篇《少兒社那代人的幾個綽號》,留下了一代人的記憶,但因時間久遠,掛一漏萬,疏漏甚多。昨日和朋友飲茶,聊及曾經影響過一代讀者的《十萬個為什麼》叢書,談及那書別開生面的封面設計。往事悠悠,使我想起了那位不該忘記的封…

澳洲文協換屆記

澳洲華裔文藝家,台灣來的就一撥。大陸來的,分好幾撥,甚至十幾二十撥;其中一撥分裂成兩撥的,就有好幾起。文藝家協會,其實就是俱樂部。可是為了拿到政府的補貼,俱樂部統統改稱協會。文藝家協會老大,不叫主席,而叫會長,或秘書長。會長、秘書長回國走訪…

可一不可再的《民主歌聲獻中華》

1989年4月15日,曾經被鄧小平重用的「改革派」,曾經在80年代,先後擔任「中共中央主席」和「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因心臟病發作而逝世,隨後引起學生強烈迴響與悼念,並成為群眾聚集的最初動力。在部份大學生的主導下,原本單純悼念的活動,變…

公民的海洋

那個陰鬱的夏日 響應內心召喚的人們 換上黑色的衣裳 從家中 從車站 從高樓 從地下 從此岸 也從彼岸 湧向正義的廣場 匯成心愿的海洋 兩百多萬雙腳步 來自男女老幼 踏著不同的步調 走向共同的訴求 那是「…

我所認識的楊恆均

曾和楊數次同桌吃飯挨著坐,私下裡我曾建議他不要回去,也問過他是否有被抓的準備,他看著我的眼睛,靜靜的說:早就有這樣的準備,如果發生了,那就是為自己的使命所付出的代價。這話說的很輕,但聽上去猶如雷霆,相當震撼!毫無疑問,那是發自內心的表白。 …

毋忘六四,毋忘「維園六四燭光晚會」

2021年5月27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表示,香港警方以限聚令為由,已經拒絕向「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支聯會」隨即向「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5月29日,「上訴委員會」舉行聆訊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