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份历史决议,党内妥协的产物,不如习近平所愿

谈及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以及该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即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纵观海内外的报道和评述,最多的表述就是:确定了习核心,为习近平连任铺路,中国进入习近平时代。

其实,仔细研读全会公报,并无体现任何新意。所谓习核心、习思想、习时代,哪一个是新名词?所谓“四个自信”、“四个意识”、“两个维护”,哪一个又不是让人耳生老茧的旧词组?

说到“习核心”,早在2016年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上就确立了,那次全会同时出台了“四个意识”的提法。说到“习思想”,早在2017年的十九大上就确立了,并写进了党章;那次大会同时产生了“两个维护”的提法。说到习近平与毛泽东、邓小平比肩,也是在2017年的十九大前后就炒作激烈而公认落实了,至少在中共各种文件的字面上落实了。说到“习近平时代”,从2012年习近平上任起就是了;如果那时不算,非要从他成为“核心”、并拥有“思想”算起,最迟也在2017年即五年前,中共就进入“习近平时代”了。

那么,还需要什么呢?纵观十九届六中全会和第三份历史决议,并没有出现诸如“第五个意识”、“一个维护”、或者“习近平超人”等任何新名词、新词组、新提法。那么,中外媒体究竟在炒作什么呢?

其实,所谓第三份历史决议,习近平原本有他的大算盘,只是未能如愿。习近平的大算盘,至少有三个要点:这份决议为他个人定制、量身定做,使他成为像毛泽东、邓小平那样的一份历史决议的拥有者;从而使他取得像毛泽东、邓小平那样的历史地位;从而为他开创像毛泽东、邓小平那样的终身掌权或长期掌权地位。

关于上述第三个要点,习近平是否能像毛泽东、邓小平那样,能终身掌权或长期掌权,目前尚不得而知,实际存在很大变数。但就头两个要点而言,习近平的算盘已经落空。

如果说,毛泽东主导的第一份历史决议(1945年),以否定王明的左倾路线和张国焘的右倾路线为基础,从而体现毛泽东的个人定制;邓小平主导的第二份历史决议(1981年),以否定毛泽东的文革和华国锋的“两个凡是”为基础,从而体现邓小平的个人定制;那么,表面上由习近平主导的第三份历史决议(2021年),却未能否定在他之前的任何领导人及其路线,表述的只是继承关系,从而并未彰显习近平的个人定制。

换言之,第三份历史决议的最后定调,总结中共百年,等于为这个百年大党量身定做,而并非为习近平个人量身定做;习近平未能成为决议的独家拥有者,而拥有者分明是这个百年大党。该决议通篇论述,提到领导人及其思想和理论,并非习近平梦寐以求的三段论,即毛邓习断代;而是五段论,即毛邓江胡习依序排列。

关于三段论的提法,并未见诸正式的党媒党报;却是习派在国内外放风,通过非正式的亲习媒体加以报道和渲染,图谋间接影响海内外舆论。这种非正式的宣传手法,恰恰证明习近平的心虚,心中没底;也证明,三段论并非党内共识。

如果硬要说是三段论,其实,并非毛邓习,而是毛邓王。 因为,就理论顺序而言,所谓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后面三个都出自一人之手,即出自有“三代帝师”之称的王沪宁之手,故而,没有毛邓习,只有毛邓王;换言之,并非习派放风所言“邓江胡合算一段”,乃是江胡习合算一段。精通中共党史的人都知道,如果采用后面这种断代法,才更符合当代历史和事实。

说到这里,就明白,为什么第三份历史决议毫无新意,且空洞无物、不着边际,几乎就是把近几年习当局的陈旧文宣集中浓缩并重复了一遍,那是因为,习近平未能说服党内同志。就这份决议,党内各派意见鼎立,在京西宾馆闭门的四天会议中,肯定发生了激烈争议。最后的文本,就是一份党内各派妥协的产物。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十九届六中全会,习近平败了!所通过的第三份历史决议,并不如他所愿。 

(2021年11月12日)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