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歧視華人?如何看待参议员Eric Abetz挑起的风波?

先了解一下风波起源:澳洲政府为了出笼一个“外交关系法”,向多元社会征求意见,这也包括倾听澳洲华人的声音,10月14日,参议院面对华人举行了听证会。期间,参议员Eric Abetz 向三位参与对话的华人姜云(Yun Jiang)、邹慧心(Wesa Chau)和赵明佑(Osmond Chiu),提了一个共同的问题,大意是:“中共独裁犯下诸如迫害维吾尔族人、活摘人体器官等罪恶,你是否会谴责中共暴政?”结果三位华人均含糊其词,并以“问题超出了听证会的范围。”为由与参议员发生争执,拒绝直接回答“Yes”or“No”。

听证会结束后,这个寻常对话立即从推特上开始发酵,媒体紧跟渲染报道,在一些中国问题学者的推波助澜下,弄得满城风雨,参议员Abetz一下子被扣上了“种族主义者”的帽子,议论焦点更上升到“伤害华人社区”、“阻碍华人参政”。最重要的是,ABC等左派媒体参与其中,不但要求总理表态,还强迫Abetz公开向华人道歉。

一次简单对话就能擦出这么强烈的火药味来,那是华人群体的不幸,我奉劝那些所谓的华人精英们,“绑架华人群体的游戏该结束了。”连澳洲小红粉们都已经洗洗睡了,那种玩弄社会的套路对华人群体是有害的。

ABC中文对此做了二个报道,明显替当事人撑场面,一篇是“不应如此受到质疑”,陈述的是当事人“受辱”的故事,另一篇是“冷漠的安抚”,讲的是支持者们的评论。该两篇报道先后贴在了拥有近9万粉丝的官方推特平台上,招来了3百多的转推与4百多条留言,其中负面评论高达99.9%。

不知道三位当事华人、接受采访的专家教授以及那两位编辑,如何看待这样的惨况,你们代表的民意从何而来?似乎没有被华人群体认同。

如果要讨论一个涉嫌冒犯华人整体的话题,首先必须了解这个整体。我们要承认,由于我们的故国依然处于残酷的极权统治之中,总数不下百万的澳洲华人群体有著各不相同的背景,因此在意识形态领域是相当分裂的,支持或谴责中共对人权的践踏往往是一个衡量道德的天平。

而澳洲政府至今没有禁止中共党员及其相关组织入境澳洲,因此支持中共暴政与反对中共暴政都是华人的自由选项,没有人可以强迫他人表态。如果参议员Abertz先生站在大街上,看到华人就问:“你会公开谴责中共独裁吗?”那就非常不恰当了,即使可以解释为作“民意调查”,也难免涉嫌“歧视”或侵犯“隐私”等罪名,如同询问每个华人“你是否携带新冠病毒?”一样。

相关文章:澳洲参议员遭“歧视”指控 引发舆论分歧

如今,有华人要以澳洲公民的身份与政府对话,参与政策制定,谈如何对待“澳中关系”,别说议员们想知道这位进言勇士的背景与立场,连华人们都想知道。“你会谴责中共暴政吗?”参议员Abetz先生的提问很简单也很正常,这里看不出有测试忠诚度的意思,却在询问证人是否愿意捍卫人权,回答起来也很简单 “Yes” or “No”。

不幸的是,这么简单的问题把三位华人彻底难倒了!

可以理解,说“Yes!” 等于公开承认“反共”立场,他们或许都没准备好。说“No!” 那就丢脸丢到奶奶家了,一个公然漠视人权的人,还怎么对话呢?说出来的内容谁会采用呢?又不是中国驻澳代表。

在中国影响力依然非常强大的当下,许多华人既要展现澳洲主人翁的样子,又没有勇气克服内心对中共当局的恐惧,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千万不要大言不惭地将自己的“恐惧”与“不安”延伸到每一个乐意表达意见的华人身上,他们如何肯定,每一位华人都是不敢担当的懦弱者呢?

事实上,除了这三位华人之外,还有其他华人也接受了参议院的询问,他们并没有遇到类似的障碍,他们的意见才是真正有价值的。所谓对华人的“歧视”从何说起?

尽管左派主流正在讨论Abetz先生提问的必要性与正确性,但我认为,基于华人群体的特殊性,澳洲主流应当更多地去了解这个群体,不要把个体看作整体。每一位华人只能对自己负责,他们有权对人权问题保持沉默,他们可以面对提问作反抗,但千万不能错误地认为所有华人都是这种观点与逻辑。

Abetz先生即使要道歉,也只是向这三位证人道歉,那意味著参议院选错人了。不需要向华人群体道歉。

在渗透势力猖獗的年代里,一些华人“领袖”不断地代表著华人群体表态,政府也信以为真,却不知道那是在绑架华人群体,是一种强奸民意的行为,他们的背后只是一群卑鄙而又不负责任的利益者。正因为那种现象被澳洲主流所认同,以致澳洲华人对澳洲的忠诚度也一直受到质疑。

我非常支持华人参政以及研究澳中关系,并为澳洲政府出谋划策,但他/她应该拥有捍卫民主自由与谴责侵犯人权的勇气,否则不但不起作用,还让华人们丢脸。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