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黄向墨是被冤枉的吗?

上个月,曾经是澳洲最具争议性的华商黄向墨成为了香港“选举委员会”成员,引起澳洲媒体的关注。因为黄向墨的入选再次证明他是中共最高当局非常信赖的红色商人,具有特殊的政治任务。 当下的香港“选举委员会”是依照习近平提出的“爱国者治港”要求所…

夏言聊天室:澳洲绝对不会为难澳洲华人

每年的十月初,来自大陆与台湾的华人都会多多少少地表达一下对母国国庆的关注,台海也特别显得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 上个月,澳洲九号台的60分钟节目播出了一档节目《与中国开战:比我们想象的更近了吗?》(War with China: Are w…

夏言聊天室:假装闻不到火药味是非常危险的

近期,澳洲政府不惜冒犯法国及欧盟,也要与美英成立新印太联盟(AUKUS),签署防务协议,建造核潜艇。由此可见,澳洲政府终于嗅觉到了火药味,其自我保护意识也已经上升到刻不容缓的地步。历史上的澳大利亚,战争永远都是追随著英美作陪玩,战场都在远方…

夏言聊天室:从捉放孟晚舟看荒谬世界

美中加三角间的人质博弈,终于在经历近三年的风风雨雨之后,以孟晚舟获释回到中国深圳告一段落。当今世界,法律与正义越来越变得很儿戏,在一场警察与绑匪的对峙后,双方结果握手言和了,并都称“赢了”,这该是多么尴尬讽刺的结局。 中国与加拿大都在为胜利…

【夏言聊天室】川普还没被打倒!

从最后一次美国大选开始,世界舆论有一个超级怪异的现象,这种怪异一直维持到现在。那就是,在川普与拜登的较量中,舆论形成两个司令部,挺川与反川,却没有拜登什么事。即使到了今天,依然听不到挺拜登的声音,反倒让川普成了挥之不去的幽魂,舆论对其念念不…

【夏言聊天室】祝天下父亲节日快乐

澳洲的九月走入春天,春天的第一个周日是澳洲的父亲节。 疫情困扰下的澳洲,生活的气息显得淡薄,却依然没挡住节日该有的惊喜。早上醒来,意外地准时收到女儿们从远方发来的祝福卡,并附上一盆小松树作为礼物。女儿们感谢父亲就像松树一样坚强,长期赋…

夏言聊天室:“运动”来了?不用大惊小怪

1986年,一部电影《芙蓉镇》曾给充满政治“运动”阴影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们都以为伴随著锣声的那句经典口号“运动啰!”中国的运动将一去不复返了。事实上,在任何一个独裁体制下,运动是好手段,它不但是最高统治者巩固红色江山的捷径,也是体现…

夏言聊天室:从张文宏的讨论看网络“牛”人

人们常赞美网络大V是牛人,意思是这些拥有几百万或上千万粉丝的博主像牛一样厉害,光芒万丈、牛气冲天。我也认为,用“牛”字形容大V是蛮恰当的,所谓的牛人就是被牵着走的人,为了建设平台,他们需要不断遵循一条发财获利的轨迹,不能随心所欲,否则就是熊…

夏言聊天室:“反共”不分左右

前些日子,我小心翼翼地写了一篇文章介绍“谁是麦卡锡?”,试图提醒那些高举“反麦卡锡主义”旗帜的人,别有意在华人社区混淆视听。尽管在西方社会,尤其在美国本土,“麦卡锡主义”几乎是一个不再探讨的禁区,但必须承认,历史对麦卡锡的定论并非基于事实,…

夏言聊天室:悼念邱垂亮教授

上周六(3月13日)中午,手机上传来一条简讯称,邱垂亮教授于凌晨安息地离开了。尽管对一位被癌症缠身的84岁老人来说,这样的结果早晚会到来,但我还是感到非常吃惊,惋惜不已。 邱垂亮先生是澳洲昆士兰大学的政治系教授,他曾全心全意地推动台湾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