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参议员遭“歧视”指控 引发舆论分歧

近期,澳洲参议院一个委员会举办一系列关于澳大利亚少数族群问题调查的在线听证会,由于三位华人在回答参议员提问的过程中,被要求对“是否会谴责中共”作答,结果掀起了一场“涉嫌种族歧视”、“阻碍华人参政”的争论,也引起澳洲主流媒体的关注。媒体围绕在“谴责参议员的言论”,以及“种族歧视”和“忠诚度测试”等话题上。本报作了大量采访,发现各方评论差异很大,支持参议员言论的华人也不在少数,无法对这场风波作出统一的判断,这种现象在“种族歧视”案例的讨论中并不多见。

三位华人拒绝回答Eric Abetz的提问

该风波起源于10月14日,在参议院外交、国防和贸易参考委员会举行的公开听证会上,华裔澳籍公民姜云(Yun Jiang)、邹慧心(Wesa Chau)和赵明佑(Osmond Chiu)就澳大利亚少数族裔社区面临的问题发表各自的看法,并与委员会进行讨论。

在回应“国会太白”,希望有足够的亚裔参政的话题时,参议员Eric Abetz首先要求该三位华人回答一个问题,并表示“这个问题并不难”。

“请问在座的三位证人愿意简要地告诉我,他们是否愿意无条件地谴责中国共产党的独裁统治?” 参议员Abetz问道。

但三位在保持一段沉默之后,均拒绝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并质疑参议员提问的动机。

姜云是一家中国政策中心(China Policy Centre)的主任,她曾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过一些批评中共侵犯人权的文章,她认为仅对华人背景的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带有歧视意义的,是怀疑华人对澳洲的忠诚度,她发推特问“听证会上还有其他人被参议员要求谴责中共的吗?还是仅问澳籍华人?”

姜云要求澳洲总理对参议员Abetz的行为作出谴责。

相关文章:夏言聊天室:歧视华人?如何看待参议员Eric Abetz挑起的风波?

赵明佑是进步智库Per Capita的研究员,是一位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他隔天在SMH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以表达对参议员Abetz的不满,他在文章中称,“我生在澳洲,为何要声明与中共断绝关系”。他认为由于他的族裔,参议员在测试他的忠诚度,是一种贬低与歧视行为。

邹慧心是澳大利亚国际学生联合会创始人,她目前正在参加墨尔本市副市长的竞选。她告诉ABC,参议员的行为将会伤害澳大利亚多元文化社区在政界的参与。

社会的反应几乎针锋相对

Swinburne University荣誉教授、知名澳大利亚汉学家John Fitzgerald教授认为,参议员的做法完全是令人发指的行为。

JohnFitzgerald
Swinburne University荣誉教授、知名澳大利亚汉学家John Fitzgerald教授。(图:Swinburne 科技大学/公有领域)

“这是不能接受的,完全不能接受。他需要为针对华裔澳大利亚人的种族歧视道歉。” Fitzgerald告诉ABC。

悉尼科技大学(UTS)教授孙皖宁宣布撤回了原计划的发言协议作为抗议。她在ABC发表了一篇文章做解答称,如果她也面对这样的提问,她会因安全问题而左右为难。

该文章的标题就是,“这是秀才遇到兵……”(隐藏的那句就是“有理说不清”)。

孙皖宁
悉尼科技大学(UTS)教授孙皖宁。(图:网络)

悉尼科技大学(UTS)教授冯崇义表示,华人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华人群体的意识形态是分裂的,参政者必须明确表态站在哪一方,这点不可含糊。

“参议员的提问是非常正当的,为甚么要道歉?” 冯崇义教授对本报记者说。

冯崇义
悉尼科技大学(UTS)教授冯崇义。(图:看中国)

总理被逼作表态

针对社会舆论,参议员Eric Abetz 在16日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舆论指责他在听证会上要求赵明佑证明自己的忠诚度是“一个谎言”。 “我从未怀疑过任何人的忠诚度。我甚至没有提到‘忠诚度’这个词。” Abetz拒绝对此表达道歉,并重申了他的政治立场,“坚决反对丑陋的独裁统治是每个人的责任。”声明中写道。

澳洲总理也在16日回答媒体询问时表示,澳籍公民坚守对澳大利亚的忠诚度是“正常做法”。据ABC报导称,三位被Abetz询问的华人对总理的表态非常“失望”。

联邦工党议员、影子多元文化部长Andrew Giles 也发出新闻稿抨击参议员Eric Abetz的行为是分化社区,同时对总理没有谴责Abetz而表达不满。

应该谴责参议员Eric Abetz吗? 

守护澳洲价值联盟成员、原帕拉马达市议员John Hugh 也向政府提交了建议,并在听证会上发言。

“参议员没有问我关于谴责中共的问题。”John Hugh说道:“可能是因为我在开场的发言中,已经谴责了中共在侵犯人权方面的种种罪行。”

John Hugh
守护澳洲价值联盟成员、原帕拉马达市议员John Hugh 。(图:看中国)

John Hugh表示,中共渗透澳洲非常厉害,公民与澳洲政府作公开对话,表明自己的立场非常需要,参议员的做法是完全没错的。John Hugh认为媒体及工党以此抨击Abetz,仅仅是因为左派在找机会打击自由党,与事情本身没啥关系。

澳大利亚汉学家、现为澳大利亚Monash大学国际研究学院讲师Kevin Carrico 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参议员Abetz的这种提问是没有必要的,也不起作用,它会影响本次听证会的注意力,毕竟有许多更重要的内容需要讨论。

Kevin Carrico
澳大利亚汉学家、现为澳大利亚Monash大学国际研究学院讲师Kevin Carrico。(图:看中国)

他说:“许多澳籍华人拒绝批评Abetz的质询,其原因之一是因为人们厌倦了那些声称代表华人社区,而实际上他们只代表自己和自己的政治观点。”

常常活跃于华人社区、曾参加市议员竞选的谢宏(Stanley Xie)先生表示,很多华人参政,都离不开具有中共背景的利益集团的支持,公开谴责中共就意味著将失去资助。

Stanley Xie先生
谢宏(Stanley Xie)先生。(图:网络)

“我们可以理解参政华人不愿冒犯中共的原因,但这不值得同情。”谢宏说:“我认为参议员的提问是应该的,要参政就必须表明态度。”

参议员Eric Abetz涉嫌“种族歧视”吗?

据媒体报导,澳大利亚反种族歧视专员陈振良(Chin Tan)批评Abetz称,参议员基于种族的偏见“违背了我们的基本人权”。

陈振良
澳大利亚反种族歧视专员陈振良(Chin Tan)。(图:网络)

Kevin Carrico表示,听证会上还有其他澳籍华人做证词,但没有面临这种询问,因此不能说Abetz仅根据种族来做。“我认为这不是种族歧视问题。”他说。

冯崇义教授表示,用反种族歧视作为挡箭牌,是这些华人一贯的做法,目的就是为了掩盖其内心的虚伪,为他们糟糕的行为作辩护。

John Fitzgerald教授在回应本报询问时称,种族歧视在澳洲是违法的,一旦出现苗头,就要让它曝光。他说,很多人要求参议员Abetz道歉,是因为他基于种族而仅仅要求三位华人谴责中共,那就是“种族歧视”。他同时也表示,由于中共干扰华人社区并建立打击“反华”及打击“种族歧视”的招牌,这可能是造成澳洲华人支持参议员Abetz的原因。

John Hugh 认为把这场风波看作是种族歧视完全就是一个笑话。“种族歧视?哈哈,见鬼去吧。”他笑道。

用这种提问检测华人的“忠诚度”合适吗?

谢宏认为,绝大多数的华人处于对中共独裁政权的恐惧,不敢公开表态,以致华人对澳洲的忠诚度一直被质疑,这是一个真实的环境与现象,华人需要改变自己,否则将危害华人社区。

“华人不能用鸵鸟的方式应对主流的质疑。”谢宏说。“抨击别人对你的不信任无法解决本质问题。”

中国问题研究专家Wai Ling Yeung 在其推特上表示,“这群少数群体,是统战华人团体力捧的对象。”其中一些参政者,“他们背后有雄厚的中资撑腰,所以他们一定不会放弃中共的。这是Abetz提问的背景。”

Wai Ling Yueng
中国问题研究专家Wai Ling Yeung 。(图:脸书)

Kevin Carrico表示,澳大利亚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因此可以成为拥有真正不同观点的人们的家园。但中共对当今澳大利亚的政治讨论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如果有人不能谴责中共侵犯人权的行为,我们很难认真对待他们的政治见解。”他说。

孙皖宁教授在发表的文章中表示,她原本提供给参议院的书面陈述包含反种族主义,华人社区的妖魔化,澳籍华人的忠诚度被质疑等。但她放弃了,因为她无法面对这样的询问,如果她谴责了中共,她与在中国的家人都会面临危险,如果不遣责,会被视作没有效忠澳洲的证据。

冯崇义教授表示,不能把Abetz的提问视作“忠诚度测试”,但他认为,参议院听证是一个公共领域,不是私人空间,既要参政,又不敢公开谴责中共糟糕的人权状况,那是不可接受的,这种人也就没有资格代表华人。

夏言:舆论不该误导华人群体

本报针对参议院Eric Abetz挑起的风波作了大量采访,让人惊讶的是,尽管不少读者对三位华人的遭遇表示同情,但支持Eric Abetz的华人却占了很大的比例,而很少有人愿意承认这是“种族歧视”。

类似这样的风波曾经也发生过,那就是“吴维焚烧护照”事件。

2016年4月,在悉尼大学任教的澳籍华人吴维公开发表抨击中共当局的言论,并焚烧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并将焚烧过程拍成视频放在网上。结果遭到中国学生的围攻,称其“辱华”,并上升到“种族歧视”。澳洲主流媒体也紧跟事态发展,把吴维称为“种族歧视”者,悉尼大学也因此宣布,暂停吴维所有教学活动,吴维在强大的压力之下作了公开道歉。

但事件又突然逆转,一位墨尔本华人认为澳洲社会应当尊重并保护吴维老师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认为“政治异议根本不算种族歧视。”并发起请愿活动,得到近2千华人的支持,主流媒体也改变立场,重新对此做出正确的报导,最后悉尼大学撤销对吴维老师种族歧视的指控。

澳洲看中国报总编夏言表示,学者的舆论及澳洲主流媒体都不该误导社会,“吴维事件”是一次虚假的“种族歧视”风波,或许是中领馆直接插手其中的原因,舆论误导了媒体。但这次很显然媒体正在误导社会。

夏言认为,参议员Abetz的提问方式确实需要讨论,基于中国人背景的特殊性,需要考虑澳籍华人的内心压力。但在提到孙皖宁教授退出讨论会时,夏言表示,“如果内心充满对中共的恐惧,那她提供的建议就很难具有可信度,退出或许是正确的选择。”

“她在文章中提供的民意调查是在中共监控下的微信群里进行的,这也可以当依据?”夏言说。

华人应该跳出“Abetz风波” 积极服务于澳洲

Kevin Carrico讲师也在采访中鼓励华人走出来,他表示,澳大利亚是一个开放的社会,那是拥有不同观点的人们的真正家园, “我们需要创造一种环境,使人们可以谴责中共及其镇压,而不必担心后果。”他说。

John Fitzgerald教授表示,澳籍华人参政或参与公共事务将造福于澳洲人,希望“Abetz事件”不会给华人社会带来负面作用。

“这三个年轻人在自己的辩护中讲得很好。我相信他们将继续为这个国家的公共生活做出杰出的贡献。” John Fitzgerald教授说。

夏言表示,这场风波很有教育意义,华人群体的分裂并不在政治观点,而是道德底线。“参议员给活跃的华人出了一道难题,值得澳洲华人思考与讨论。”夏言说。“这种讨论或将引领真正代表华人意志的精英浮出水面。”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