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XX也不干新闻 东航坠机记者疾呼:请让我们采访

中国东方航空MU5735航班在广西失事坠毁。自空难发生以来,当局严控失联者家属动向及媒体采访,有记者控诉此次空难的言论管控比历次突发事件更严格,并呼吁当局“请让我们采访”。

大陆记者杜强在微信公众号发文详细描述了自己赶往藤县空难现场的过程。杜强表示,3月22日下午,他与同事陈玮曦乘飞机赶往梧州,到达现场可以从北边苍硕高速向南,或者南边187县道向北进入,但两边道路都有管制。南边县道上两条进入的村道,都安排了交警和其他人员把控,24小时查验。

杜强表示,有记者同行当天下午达到当地,其中一位从苍硕高速无法进入,下车后翻了几座山,耗时4个多小时到达坠机点附近,远远拍了几张照片后被工作人员带出。

有了前车之鉴,杜强便决定开摩托车从一处村道进入。杜强说,从小路进入184乡道后,我们一路向北到蓝村,转山中小路到寺面、坛略,向北经过神堂表、大湴村到达坠机点附近,上午9点钟前后到达附近检查点,随即被工作人员拦下来。但由于自己有备而来,头戴安全帽,身穿反光背心,工作人员并未过多盘问。但后来才知道到达现场至少有三重检查点。

虽然杜强此行做好万全准备,但最终仍以失败告终,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摩托车也燃油耗尽,只能推车回到县道,杜强无奈地说,“可惜最后跟小丑似的。”

杜强指出,听一位同行讲,有证记者会被送出,无证的需要做笔录。

杜强感叹道,“这些细节本来不用写出来,但这次的情况更想展示给不了解媒体工作方式的大众读者。每一次重大的突发新闻,现场的抵达都不容易,媒体人都得各显神通,大众所看到的新闻,哪怕是简短的资讯背后都困难重重。这个群体足够努力,也足够抱团,每个人都愿意给同行帮助,在天津爆炸时是这样,武汉疫情封城期间也是。”

杜强控诉当局严格审查媒体,无法自由采访,“是否可以安排更多媒体参与发布会?而不是仅限于几家央媒。是否东航和相关部门的领导可以准备更充分些,让更多问题被提出来?而不是匆匆几句糟糕的回答贻笑大方。是否可以征求家属意见,让有意愿的人面对媒体?还有现场搜救人员,完全可以在现场周边安排专门采访,每天通报进展。但这些都没有,只有比历次突发事件更严格的查验。”

杜强慨叹,这次去藤县,他和陈玮曦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很惭愧。“看到海鹏老师在微博说,宁愿去卖淫也不再干新闻。是在说出了心声”。

3月26日在广西梧州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国务院委派的应急处置指挥部宣布,机上123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并表示从坠机现场搜集到的残骸中确认出其中120人的基因样本,分别为乘客114名、机组人员6人。

在发布会现场,全体起立为机上遇难人员默哀。

据中央社报道,此次坠机事故发生后,当局向每个失联乘员的家庭指派3人为1单位的特殊任务编组,提供协助也严防他们闹事,甚至严控媒体的采访与发稿尺度。

因应媒体需求,3月25日当局安排并监视家属们受访,还提醒采访单位,报导不应“过度强调伤心欲绝”。

有失联乘员的父亲告诉凤凰卫视,3月23日原本是女儿生日,好想带她回家,这则影音随即从中国社群媒体下架。

另外,有不少非官媒记者曾试图走山路跋涉数公里前进坠机现场,但是官方很快就封锁事故的区域。警方也不准媒体使用无人机拍摄画面。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