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份《苹果日报》定终章 纵有遗憾但感恩

《苹果日报》最后一份的实体报纸,印数锁定100万份,编辑部提早晚上10点就截稿。香港记协与七个传媒工会发表联署声明,表示愤怒及悲痛,呼吁业界在周四穿黑衣抗议。港府方面,则已向《苹果日报》印刷有限公司启动用地收回程序。台湾陆委会表示,《苹果》的不幸,“敲响了香港新闻、出版、言论自由的丧钟”。 

台湾陆委会晚上对于香港媒体遭到“港版国安法”及当权者连串政治打压,导致无法运作,感到非常遗憾,予以严正谴责。声明说,这“不幸的事件”敲响了香港新闻、出版、言论自由的丧钟,也让国际社会见识到极权专制的中共政权,为打击异己无所不用其极的“镇压手段”,“但历史将永远记载当权者打压自由的丑陋面目”。 

目前,香港科技园公司已向苹果日报印刷有限公司发出违反契约条款通知,指其在将军澳工业邨的运作涉及多项违规行为,要启动重收程序。意味在涉违《国安法》的审讯未有结果前,《苹果日报》不但被冻结资产,更被赶出总部所在的土地。 

香港的记者协会与七个传媒工会晚上联署声明,表示港人失去一间敢言及捍卫真相的机构,对此表示愤怒及悲痛,呼吁业界在周四穿黑衣抗议。 

海外民主运动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苹果》被封杀是“标志性的事件”,结果大家的预料之中。 

魏京生说:《苹果日报》这个事件就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香港的言论自由完蛋了,标志中共他彻底的把香港变成了中国大陆的一部分。所谓香港的特别行政区已经不存在了。在这个前提下,香港人民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前途。香港民主派也从新考虑一下自己的斗争方向,要有新的策略来继续斗争。 

《苹果日报》在周三下午就刊出回顾文章,表示“这个最终章,纵有遗憾但感恩。”这篇题为《走过26年,美好的仗打完,与读者一同编写苹果的最终章》的回顾文章写到,回顾《苹果》的诞生,源于香港主权移交前两年,外媒以“香港之死”预言未来,《苹果》就在当年创刊,第一篇社论开宗明义:“我们要办的是一份香港人的报纸”。对于《苹果》,港人又爱又恨,创办人黎智英曾说:“《苹果》犯过很多错误,有许多地方达不到读者的期望,对此让我向读者深深致歉。但回顾过去四分一个世纪,我们无愧于心”,“这个答案和结局虽然不如人意,尽管万般不舍,但试著努力活下去、坚持与香港人同行的决心,26年来从没改变”。 

前89民主运动学生领袖李恒清认同,《苹果日报》是香港最著名的良心媒体,在香港民众捍卫自由,呼唤民主的历次社会运动中,从上层领导到基层员工都是毫无畏惧的冲锋在前。现在也有多名高管身陷囹圄,但没人退缩逃避。在中共建党百年到来之际下狠手,为成全了《苹果日报》赢得了捍卫新闻自由的“桂冠”,加害者也将受到世人的唾骂和历史的审判。 

李恒清说:他们可能现在正在弹冠相庆,终于在7月1号之前完成了党中央交给的重大任务。荣耀的王冠终于戴在了《苹果日报》的头上。而这些打压者,这些迫害者,这些施暴者留给他们自己的,将是世人的唾骂和历史的审判。 

在《苹果》被迫停刊前的回顾文章,该报还写到:虽然《苹果》并不完美,但反思容不下《苹果》的香港,会是一个怎么样的香港?面对眼前的高山,也许难言乐观,但请相信黑暗过会是晨曦。尽管步履蹒跚,但美好的仗打完,停下来的姿势,也可以很美。“最终章,是和你们一同编写,从这个角度看,也许就再没遗憾。”。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