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腐败是从亲戚开始的吗?

习近平集团最近收紧了对干部亲属经商的新限制。作出这个姿态,是想证明他的共产党顺应民意,坚决反腐败。其实包藏的祸心,被分析家们总结为如下几种。

第一当然还是借反腐败打击政敌。正如老百姓总结出的那样,现在是无官不贪,不贪也当不了官。打谁的腐败,不打谁的腐败,就有了选择的空间。多年来中共的反腐败就是清洗政敌的模式。所以越反越腐败,越反越独裁。对老百姓没有任何好处,仅仅有利于独裁专制。

第二就是迷惑老百姓,减轻舆论的压力,或者说骗取愚昧老百姓的拥护。老百姓中永远有相对愚昧的部分。由于信息垄断,愚昧的部分被扩大了。披着羊皮的狼可利用的空间也就扩大了,这就是王岐山、习近平玩弄反腐败,刁买人心的空间。看看那些傻乎乎地拥护习近平的愚昧人群,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就是被反腐败迷惑的老百姓。

第三就是威慑所有内部反对的声音,谁不听话就谁腐败。所有当官的屁股都不干净,想抓谁就可以抓谁。于是就造成了独裁专制的必备条件,更无一人是男儿,大家都是乖乖孩儿。在这方面,王岐山是看得最透的人,所以常委只当刀把子常委,不争排名次。可惜城府不够,策略失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让城府很深的习近平捡了洋落。

经过十几年的选择性反腐败,官员们也都看清楚形势了。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国人的这一套策略渊远流长。官员们的对策就是:无官不贪是必然躲不过去的坎儿,那就不躲;躲了的就当不了官。但是刀把子还是要躲避,不躲避就不知道哪天要吃牢饭。怎么办?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古人的智慧确实高明。自己一身清,比清官还清。以老婆孩子的名义贪,以经商办企业的名义贪,不就暗度了陈仓了吗?这就必然混淆了正当经商和贪污腐败的界限,成为对官员亲属的不公平待遇。只要你是官员的亲戚朋友,你就在舆论面前丧失了正当经商的平等权利。对别人的不公平,反过来制造了对你自己的不公平。

这种腐败是个新问题吗?不是。自从两千多年前,中国确立了专制政治管理市场经济的制度以来,腐败政治就作为伴随物寄生在体制内。中国历史上的所谓周期律,就是腐败伴随社会生长,最终导致灭亡的规律。问题在制度而不在个人,无论好人坏人,都在制度造成的大环境中改变着自己。正如大家在历史和戏剧中看到的那样,适应制度的腐败占大多数,清官只是不合时宜的极少数。

习近平既然要坚持专制独裁不动摇,那就只能坚持腐败不动摇。那他为什么又要掀起新的一波反腐败,而且要反到亲戚朋友圈子里呢?一来是因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腐败已经深化到官员自身以外的亲戚朋友圈。二来是在关键的中共二十大之前,习近平必须要降伏那些不听话的暗藏的反对派,保证他违规连任。所以他就顺应形势,把打击的范围,违法地扩大到官员们的亲戚朋友。让那些更无一人是男儿的反对派,无处躲藏。

老百姓多数很喜欢打击腐败,吃不着肉闻闻味儿也能过瘾。所以老百姓和舆论,很容易被阴谋家们所利用。但是很少人知道,腐败不是一种个人道德品质问题,而是制度问题。两千多年来,中国的专制加市场制度就是制造腐败的温床,而且极端排斥清廉。无官不贪是制度的必然。不改变制度,就不可能有清廉的政治和官场。因为贪婪是人的本性,必须有合理的制度来约束它。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