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控区外再现新病例 民众都在呼喊“贾庆林”?!

近几日,上海实现“社会面清零”的面积虽然不断扩大,但周一(5月2日)发现封控区之外再次出现数十例新的感染病例给上海“清零”希望造成了不小的打击。而北京疫情控制在持续收紧,昔日热闹的五一长假显得萧条肃杀。

中国最新的疫情数据显示,周一全国本土新增病例846例,绝大部分集中在上海(727例)。本土新增无症状病例6895例,上海占有6606例。最令上海当局不安的是在封控区之外,又发现了58例确诊感染病例,让人们看到了地方当局宣称的“社会面清零”的抗疫成效的说法存在着纰漏。

上海的野蛮封控激怒了2500万上海居民。为了缓和社会情绪,上海当局把上海各区划分为封控区、管控区和防控区,并对不同区实施严厉程度不同的管理。

封控区大致还保持过去封城时的严格管控,“足不出户、服务上门”,防止人员外出流动。管控区和防范区的管理则有所放松,居民可以到小区院子里活动,或者到指定商店购买日用品。官方称之为“人不出小区,错峰取物”,和“有序开放,有限流动”。

路透社的报道说,上海当局对封控区以外发现的这58例新病例没有作出任何评论,但上海居民对此却非常关注。

报道引用微博的一条评论说,“他们早些时候不是宣布实现了社会面清零吗?”

上海民众近日在社媒体上热传中共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兼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谐音“假清零”)的名字,以此来讥讽上海当局正在进行的所谓“清零”的文字游戏。

但也有一些人从新的数据上看到一点希望。官方称,周日新增死亡人数为32例,比前一天的38例减少了6例。本土感染数字也较前一日有所减少。一些微博用户表示,希望5月份疫情出现好转。

路透社的报道说,感染病例虽然有所减少,但人们在周一看到上海居民区设立的路障却有所增加。政府表示,被列入优先复产的企业的工人所居住的宿舍楼只要连续七天没有发现新的感染病例就可以申请回厂上班的许可。

武汉封城使得中国在2020年夏季就实现了对疫情的基本控制,这大大增强了习近平对封城的信心。此后任何城市,无论大小,只要发生疫情,都必须按照习近平的要求实行封城。

但传染性更加强烈的奥密克戎毒株的出现使上海封城遭遇了空前严峻的挑战。严厉,甚至野蛮的封控措施不但没有遏制住病毒的扩散,反而引起市民们的强烈愤怒。为了尽快缓解舆论的压力,上海当局只好在中央的配合下把数以百万计的疫区居民疏散至其它省区进行特殊管理。这才换来了上海部分区的“社会清零”。

民众的反抗似乎对中共高层有所触动。近日召开的中共政治局委会议不仅提出要控制住疫情,同时也强调要稳住经济,推动社会发展。一些观察人士表示,中共政治局立场的变化显然是对习近平的“一封到底”的抗疫政策的修正。

据法新社报道,5月1日是国际劳动节,往年在这个时候,人们都利用五一长假外出旅游。但今年,首都北京却没有几个人还有那样的心情和能力。

周日,北京的交通停顿,餐馆冷清,昔日节日的喧闹被疫情肃杀的气氛所取代。

北京在此轮疫情中共发现了300多个感染病例。北京当局周六宣布从周日至5月4日,全市餐饮业关闭,以阻断感染渠道。餐馆的生意只剩下外卖一项。

一名姓安的餐馆雇员对法新社说,这肯定要影响到餐馆的生意。“我们的外卖收入盈利也会减少,销量会更低。”

天坛是北京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往年这里游人摩肩擦踵,熙熙攘攘。但这个周日,那里显得非常萧条,稀稀拉拉的人们都带着口罩,各自进行自拍,相互毫无妨碍。

即便是商业中心王府井也看不到几个人。一个餐馆招待对法新社说,“正常时期,我们一天营业额可以达到一万元,但现在只有一千到两千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