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宣布胜利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6月25日,上海开大会,领导郑重宣布上海的抗疫战役取得了胜利。中土时常有胜利的消息,以前很多胜利都是官方自庆自嗨,民众并不太关心,唯独这次胜利得到了民众强烈的共情,罕见的官民双赢。因为上海再不宣布胜利,上海群众甚至全国人民都跟着输惨喽,群众已经精疲力尽,支援不起抗疫前线了。

实际上,若按重症率、死亡率战果来定义胜利,上海早就胜利了,两个月前就该宣布胜利。用张爱玲的句型“胜利要趁早呀,来得太晚,胜得也不那么痛快”。不知为什么,上海官方这次求胜心有点淡泊,迟迟不愿明白自己早就胜了,如拳击手把对方击倒后,裁判报数都数到八千了,得胜拳手就是站在那里继续听报数——非得等对手死翘翘了才算胜利?

以前怕领导浮夸,现在更怕领导低调。浮夸能迅速胜利,低调却拖延胜利,而“不获全胜绝不收兵”是领导的基本脾气,盼着赶快胜利才可能让有司收了神通,让凡人过上平凡日子。其实,群众更怕认真二字,怕有权利的人跟不知好歹的东西较上了劲儿。病毒的历史比人类的历史长太多了,非得要跟病毒一般见识,要消灭奥密克戎比堂吉诃德战胜风车的胜算还低,有人要是杠上了,胜利则遥遥无期呀。所以,群众从来没像今天这样万众一心盼着上海快胜利!否则,每个群众都可能是奥密克戎的隐蔽所,作为病毒宿主,罪大恶极。这跟西方中世纪猎巫运动差不多了,要检测身体里是否载巫,把所有人都折磨得皮开肉绽以破坏巫魔的“宿舍”。

我以前不理解为什么要折腾上海市民,现在有点恍然小悟了——这是破坏奥密克戎生存环境,因为人体毕竟是病毒的宿主,扫荡病毒的栖息地,把人体摧残得不适宜病毒居住,逼奥密克戎出走避风头。这种胜利本来就自带精疲力竭的表情,上海人民对宣布的胜利有点惨淡有点自嘲就好理解了。

众所周知,我们在领导的率领下,一直以来都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根本没有间歇时间能品尝上一个胜利,总是匆匆忙忙扑向下一个更大的胜利,就像某种动物掰玉米棒子,到头只剩下最新最后的一个。回首向来萧瑟处,满地胜利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上海人民盼着快被带领着走向下一个胜利,比如,复工复产的胜利,经济与消费报复式增长的胜利。

人类社会的胜利与竞技体育的胜利很相似,分对抗性胜利和表演性胜利,球类、拳击、摔跤、花剑等是对抗式比赛,胜利者必须战胜对手;田径、游泳、举重比速度比重量,也一目了然;跳水、体操及其他花样比的是动作难度及观感。中土似乎患上“胜利迷恋综合症”,苦练物质胜利法和精神胜利法,甚至为了虚构的胜利不惜在现实里一败涂地。

网上战狼们在虚拟的沙盘上演练抗美灭日的对抗赛,每次都能推演到高潮,大胜而归,关机睡觉;在野理中客从历史长度,祖宗曾经跃过的高度,现在GDP的硬度来展示胜利;体制内在编人员为了得难度分,没有困难就创造困难,靠难度系数获取胜利。

上海的胜利就是突破难度障碍的伟大胜利,自己设置了如此高难度的困难,几乎到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 ,还是克服了人类史上最大的难度系数,取得了胜利。这种胜利的难度是空前绝后的,是载入人类历史的伟大胜利,也是生命进化史上的奇迹。

许多年以后,上海人会回忆起领导宣布胜利的那个遥远的上午,嘟囔着:我来了,我看到,我服了!唯一的遗憾是没举行受降仪式,让上海人郑重地表示“服了”来衬托胜利。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新一丘万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