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宣布勝利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6月25日,上海開大會,領導鄭重宣布上海的抗疫戰役取得了勝利。中土時常有勝利的消息,以前很多勝利都是官方自慶自嗨,民眾並不太關心,唯獨這次勝利得到了民眾強烈的共情,罕見的官民雙贏。因為上海再不宣布勝利,上海群眾甚至全國人民都跟着輸慘嘍,群眾已經精疲力盡,支援不起抗疫前線了。

實際上,若按重症率、死亡率戰果來定義勝利,上海早就勝利了,兩個月前就該宣布勝利。用張愛玲的句型「勝利要趁早呀,來得太晚,勝得也不那麼痛快」。不知為什麼,上海官方這次求勝心有點淡泊,遲遲不願明白自己早就勝了,如拳擊手把對方擊倒後,裁判報數都數到八千了,得勝拳手就是站在那裡繼續聽報數——非得等對手死翹翹了才算勝利?

以前怕領導浮誇,現在更怕領導低調。浮誇能迅速勝利,低調卻拖延勝利,而「不獲全勝絕不收兵」是領導的基本脾氣,盼着趕快勝利才可能讓有司收了神通,讓凡人過上平凡日子。其實,群眾更怕認真二字,怕有權利的人跟不知好歹的東西較上了勁兒。病毒的歷史比人類的歷史長太多了,非得要跟病毒一般見識,要消滅奧密克戎比堂吉訶德戰勝風車的勝算還低,有人要是槓上了,勝利則遙遙無期呀。所以,群眾從來沒像今天這樣萬眾一心盼着上海快勝利!否則,每個群眾都可能是奧密克戎的隱蔽所,作為病毒宿主,罪大惡極。這跟西方中世紀獵巫運動差不多了,要檢測身體裡是否載巫,把所有人都折磨得皮開肉綻以破壞巫魔的「宿舍」。

我以前不理解為什麼要折騰上海市民,現在有點恍然小悟了——這是破壞奧密克戎生存環境,因為人體畢竟是病毒的宿主,掃蕩病毒的棲息地,把人體摧殘得不適宜病毒居住,逼奧密克戎出走避風頭。這種勝利本來就自帶精疲力竭的表情,上海人民對宣布的勝利有點慘澹有點自嘲就好理解了。

眾所周知,我們在領導的率領下,一直以來都是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根本沒有間歇時間能品嘗上一個勝利,總是匆匆忙忙撲向下一個更大的勝利,就像某種動物掰玉米棒子,到頭只剩下最新最後的一個。回首向來蕭瑟處,滿地勝利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上海人民盼着快被帶領着走向下一個勝利,比如,復工復產的勝利,經濟與消費報複式增長的勝利。

人類社會的勝利與競技體育的勝利很相似,分對抗性勝利和表演性勝利,球類、拳擊、摔跤、花劍等是對抗式比賽,勝利者必須戰勝對手;田徑、游泳、舉重比速度比重量,也一目了然;跳水、體操及其他花樣比的是動作難度及觀感。中土似乎患上「勝利迷戀綜合症」,苦練物質勝利法和精神勝利法,甚至為了虛構的勝利不惜在現實里一敗塗地。

網上戰狼們在虛擬的沙盤上演練抗美滅日的對抗賽,每次都能推演到高潮,大勝而歸,關機睡覺;在野理中客從歷史長度,祖宗曾經躍過的高度,現在GDP的硬度來展示勝利;體制內在編人員為了得難度分,沒有困難就創造困難,靠難度係數獲取勝利。

上海的勝利就是突破難度障礙的偉大勝利,自己設置了如此高難度的困難,幾乎到了人類所能承受的極限 ,還是克服了人類史上最大的難度係數,取得了勝利。這種勝利的難度是空前絕後的,是載入人類歷史的偉大勝利,也是生命進化史上的奇蹟。

許多年以後,上海人會回憶起領導宣布勝利的那個遙遠的上午,嘟囔着:我來了,我看到,我服了!唯一的遺憾是沒舉行受降儀式,讓上海人鄭重地表示「服了」來襯托勝利。

(全文轉自微信公眾號新一丘萬壑)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