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前瞻:消失的GDP目标会否再现?

全国人大会议及全国政协会议将分别于3月5日及4日在北京开幕。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去年在《政府工作报告》,没有制定经济增长目标,是1994年以来首次。今年会否继续淡化GDP同比增速指标,备受关注。 

COVID-19疫情为中国经济增添不明朗因素。李克强去年五月发表工作报告时也罕有的没有提出全年经济增长目标。他解释说,中国政府没有提出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主要是因为全球疫情和商贸形势不确定性很大。他说,中国发展面临一些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这样做有利于引导各方面,集中精力抓六稳六保。 

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疫情逐步受控。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则规划了2035年发展目标,到时人均GDP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全国两会召开在即,中国今年是否设定全国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速目标成为焦点。 

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日前接受中新社专访时表示,在疫情得到控制的情况下,今年还是应该提出一个增长速度目标。因为这跟中国长远的目标密切相关。他说:“人均GDP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是一个含有定量指标的目标。我们已经进入到高质量发展阶段,所以从未来实现现代化国家的目标来看,今年还是有必要设定增长速度目标。”

学者:计划经济影响犹在 

中国自1994年开始设置经济增长目标。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蒋豪向美国之音表示,设立有关指标实际上是受到计划经济的影响。 

蒋豪说:“一个比较纯粹的市场经济不应再去定什么五年规划和年度经济发展目标。这显然是政府干预市场的举措。这完全没有必要。市场经济的经济增长主要是靠企业的创新和技术革新,实际上是为每个公民提供服务。政府不应干预这个过程。对市场的干预往往是拔苗助长。” 

外界对于GDP目标会否连续两年在政府工作报告消失,众说纷纭。蒋豪则大胆假设说:“因为疫苗已经生产出来了。现在才刚刚进入三月份。按照它(中国政府)社会主义思维的惯性。它还很可能定一个目标。” 

不过蒋豪相信,即使当局设定具体目标也不会过于进取。 

蒋豪说:“它就定个5%,那相对其他国家还是比较高的。就好像以前一样,通过调控措施,说好听是技术手段,说得不好听就是一些手法吧。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它也可以宣称已达到目标。因为这种社会主义思维把自己看得很高,往往会高估了自己的调控能力。虽然不是太高,但是它觉得总比其他国家高。对政府的形象可能还是有利吧。” 

设GDP指标有利振兴经济?

去年中国经济逆市增长2.3%,GDP首次冲破百万亿元人民币,成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香港城市大学金融及经济学系客座教授罗家聪向美国之音表示,有理由相信,当局希望能“再下一城”。 

罗家聪说:“大家都知道利用房地产把GDP增长推高是很容易的。以前有一段时间,它可能不想用经济方面的杠杆扩张这个数字,希望避免经济泡沫化,但是疫情过后,事实上里面的经济不好,为了向外面显示经济是好的,充满投资机遇。我猜今年会有这个动机,让外面看到它的(经济)增长是全球冠军。” 

罗家聪相信,经济从谷底反弹将反映在可望公布的GDP增长目标上。 

罗家聪说: “全世界都有所谓的‘基数效应’。因为2020年的表现是在太差。2021年比起表现很差的一年,通常都会有很好的反弹。我相信(中国政府)会摆的高一点,摆到差不多接近7%,或者7%以上也有可能。” 

但路透社本周引述消息人士说,基于疫情所带来的影响,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如同去年那样,不会提及全年经济增长目标。 

疫情重创中国经济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副教授冯崇义向美国之音表示,疫情严重打击中国经济,对GDP增长保持低调也许是正确的选择。 

冯崇义说:“之前中国经济很糟糕。债务非常严重。整个生产下降很厉害,企业倒闭的范围相当大,失业很严重。它如果要做这个指标,要把各个部门的数据都如实反映出来的话,他们的脸上挂不住,所以我想它会把它淡化,不去设这个指标。” 

随着地方两会陆续召开,多个省市陆续公布今年GDP增速目标,普遍定在6%以上,其中上海和北京等一线城市把目标设定为7%到8%。作为去年疫情重灾区的湖北,以及受惠于自贸港政策的海南,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均设定在10%以上。 

冯崇义说:“作为省长、省委书记、县长、县委书记,你如果要想升迁的话,最基本的指标就是你的经济比以前更好,比去年有增长,不管怎样,他要把增长给做出来。现在的问题是他它做得太过分了。你要GDP增长上来,整个财政收入又捉襟见肘,相互矛盾很大,这个缺口非常大。” 

外界普遍预期,政府今年不会再发行特别国债,并下调地方政府专项债的新增额度,从去年的3.75万亿降到3万亿元左右,同时去年实施的大部分减税降费政策到期后不会再延期。 

冯崇义认为,政府当务之急是避免财政状况持续恶化。 

他说:“各级政府的财政赤字缺口越来越大。因为企业破产,税交不上来。外贸这一块受损也很大,入不敷出。如果继续减税降费,说明了政府财政收入还要往下降,还要增加财务负担。我想不到他们有什么办法去找出平衡点。”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