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这是一个跨越“恐惧”门槛的时代

舆论似乎一直在告诉社会,在美澳中三角关系上,澳洲保持著紧跟美国的姿态,是美国的“跟屁虫”。美国大选结果将重新调整澳中关系走向。

前几日,ABC中文台举行了一个直播节目,主持人请来三位澳洲华裔专家探讨美国大选后的澳中关系。悉尼科技大学的冯崇义教授表达了他的观点,在2017年年底到2018年年初,澳洲各界对“反外国干预法”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最终在朝野两党的一致支持下通过立法,澳洲在抵制中共影响力入侵澳洲的战役上,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由此可见,文明世界已经越过了那道灰色地带,中共的野心被全球孤立,不论美国大选的结果如何,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在ABC的节目里有一段对话很经典,主持人问,如何看待澳洲右翼声音占上风的现象?冯崇义教授答说,研究领域与媒体之间有著认知差异,研究学者认为澳洲的媒体舆论一直被左派掌控,右翼的声音怎么可能占上风?

我多次撰稿谈论过这种现象,澳洲主流历来是左派的,一旦有偏右的苗头出现,立即就成为了舆论打击的对象。但历史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既要抵制中共势力的渗透,又要抑制右翼有所作为,左派确实体现出左右为难的尴尬状态,其造成的现象往往是替亲共人说话的错觉。

我要提醒的是,澳洲主流的意识形态领域一向是政治家们的战场,华人不要错判形势,如果把左派的行为视作是自己的支持者,那就大错特错了。争论一旦牵涉到华人,最好不要深陷其中,因为不论怎么玩,最后的结果,华人很可能是一个被牺牲掉的棋子,那就不是左右为难了,而是里外不是人。

当下的几个例子都说明了同样的问题。澳洲外交部建立了“澳中基金会”以发展“澳中友好关系”,结果有理事会成员出面搅局,连同ABC记者一起质疑并打击其中两位理事会成员具有“反共”倾向,这样的举动获得了中共外交部的声援。故事的发展似乎在胁迫澳洲外交部部长,“作选择时要听从中共的意见。”不知道这是不是ABC记者的初衷?

相关链接:

夏言聊天室:歧视华人?如何看待参议员Eric Abetz挑起的风波?

夏言聊天室:说说澳洲华人的忠诚度

据悉,此次的参议院听证会,“澳中基金会”也要接受质讯,因为参议院想知道,有多少位理事会会员的屁股是坐在中共当局那边的。

参议员Abetz在听证会上让三位华人回答同一个敏感问题,被左派媒体弄得沸沸扬扬,如何帮助华人面对“恐惧”确实值得探讨,但舆论非要把它上升到“种族歧视”就显示出其背后的政治动机了,结果中共驻澳大使也赶来踢一脚,称参议员Abetz像纳粹份子,澳洲外交部长也不得不作反击。

三位华人因恐惧而“不依不挠”,硬是整出个国际外交事件来,获得了中共当局的高度支持,不知道这三位的未来还有多少发言权?还如何代表华人群体?

再说那位科技大学的孙皖宁教授,她是研究媒体的,她曾发表论文为中共监控下的微信护航,称微信在海外很安全,得到了澳洲智库China Matters 的大力赞扬。如今China Matters不再获得政府的信任与资助,而孙皖宁教授也发文章“当秀才遇到兵…”,表达了不敢冒犯中共的内心恐惧。

勇敢与恐惧都是个人行为,也是个人的基本权利。但在这样的恐惧心下所诞生的研究成果或建议还有甚么价值呢?孙教授的那篇文章几乎给自己的信誉判了死刑。

最近发生在布里斯本的故事也是一种经典实例,昆州自由国家党候选人庄永新被揭露曾发表了亲北京、支持中共扩张的言论。澳洲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没有人会因言获罪,但他一旦走上了政坛,他就应该效忠澳大利亚,否则选民为啥要支持他呢?现实的教训不断告诫我们,别以投机的心态参政,否则时刻要翻船。

短短几年,澳洲的华人社区正在发生颠覆性的变化,统战势力占据主导地位的时代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澳洲主流只信任坚定地捍卫澳洲价值观的华人代表或政客。

在中共势力的笼罩下,澳洲华人一直无法跨越那道“恐惧”的门槛,习惯以取悦或不冒犯中共的方式为自己的仕途铺路。但时代变了,当今世界主流正在不顾一切地推倒那道门槛,“恐惧”将不能再成为妥协的理由,“澳中友好关系”的定义也将被重新作注解,华人群体或将应该重新组建社团,将诞生全新的领袖。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endless User Says

    支持澳洲干翻中共紅色洗腦意識形態入侵,捍衛自我價值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