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说说“澳中关系”

随著美中关系几乎走向了决裂,澳中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冷。许多政客、商人及学者都为此感到忧心,毕竟经过十几年的“热恋”,中国已经成为了澳洲非常重要的经济伙伴,得罪了“金主”,那就是面临“天塌下来”的危险。

其实,当政者如果对中国政府有多一点了解的话,当今的澳中关系格局是可以预见的。澳洲政府的对华政策走到了今天,必须面临在主权与利益之间做选择,确实是难为这帮朝野领袖们了。

回顾历史过程,澳中关系的问题出在两个方面,一是中国政府的渗透能力太强大了,他利用、绑架了整个澳洲华人社团,令其为中国政府尽犬马之劳,将中国的影响力深入到澳洲的每一个领域。二是澳洲政府的短视与唯利是图,为了达到经济合作的目的,错误地将澳洲华人群体视作中国的一部分,以讨好华人社团的方式来向中国政府表达友谊,如此一来,生活在澳洲的华人不自觉地、义务充当著中国的代言人,效忠中国成为了华人社团的主旋律。

当澳中两国在国际议题上出现分歧,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出现争议时,澳洲政府才突然发现,华人群体虽然生活在澳洲,但屁股依然还留在中国。

在澳洲总理出访中国时,“代表”著全体华人的上百个社团联合向总理提交请愿信,要求总理在南海争议上站在中共一边。在黄向墨因涉嫌替中共办事、用金钱干扰破坏澳洲政治格局而被限制入境澳洲时,上百个社团又以全体华人的名义公开向澳洲政府提出抗议。

澳洲上百万无声无息的华人就像一群毫无主见的“怪物”,被一些红色侨领甚至中国政府当作与澳洲谈判的筹码,耍来耍去,以致澳洲主流社会用爱华人来表达对中国政府的爱,对抗中国政府时,就担心会得罪华人群体,担心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或担心失去华人的选票。

如此这般,澳洲华人凭啥要效忠澳大利亚呢?

前段时间,澳洲外交部亲自制定顾问名单,投资4千万开启了“澳中基金会”,用以改善“澳中关系”。问题又来了,这个“澳中基金会”里面的“中”是指甚么?

我认为,在整个澳中关系的演变中,最大的中间力量是澳洲华人,澳洲政府有义务让生活在澳洲的华人获得归属感,把华人视作这个国家的一部份,让华人发自内心地效忠这个自由的国家。只有这样,澳洲华人才会成为澳洲民主自由价值的守护者,澳中贸易做得再大,都不用担心华人会出卖澳洲,更不会出现“华人都是间谍”这种“迫害幻想症”。

所以,澳洲政府想要在正确的道路上发展澳中关系,首先应当积极发展与中国人的关系,启动“澳中基金会”,要把“中”聚焦在承传著五千年文明的中国人身上,而不是中国共产主义政府,否则投资再大,充其量也是为他人作嫁妆,有何意义?

一些思维清晰的人,一直在告诫社会,中国人不是中共,中共不代表中国人,中共不承认这点是正常的,但澳洲主流同样不承认就是真正的大问题了。

前些日子,ABC记者Hagar通过采访推出一档质疑“澳中基金会”成员的节目,主题很简单,“为何要挑选一些可能激怒中国政府的人作为基金会成员?”言下之意,这种名单的选择,应该与中国政府商量,只有让中国政府满意了,基金会才能发挥促进“澳中关系”的作用。这样的观点出自一个无知而又愚昧的左派记者不足为奇,但奇怪的是前澳洲外交部长也发出同样的谬论。

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的前外交部长卜卡(BOB CARR)在接受ABC采访时称,(中国)买了我们出口产品的40%,我们要珍惜这层关系,“为何要让一个法轮功成员进入基金会董事会?”“为何基金会成员中缺乏中国大陆背景的人?”卜卡的表达几乎是赤裸裸的,要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就不能冒犯中共,中共代表了一切,中共迫害了法轮功法轮功就不该在华人世界里出现。卜卡的大言不惭真让人大失所望,他为何从来就不会进步呢?

只有让那些来自不同思想领域的、同时又是真正忠诚澳洲的人组成一个基金会班子,才能让“澳中基金会”的投资产生最有利于澳洲的价值,才能不被海外势力利用,难道卜卡不懂这一点吗?

对中国来说,卜卡曾是推动澳中自由贸易协定的功臣,但对澳洲来说,他其实是一个出卖澳洲灵魂、毫无忠诚可言的过气人物。如果这样的高官依然可以把持朝政,或影响朝政,那当年谭宝总理那句“澳洲人民站起来了!”的口号就只能是笑话,为了获得出口带来的利益,澳洲人将不得不选择跪著生活。

国际关系及国际贸易都是双方面的,都是互利的,雄心勃勃的中国政府没有打算闭门锁国。澳洲为何要缺乏自信、主动放弃人格呢?据悉,“澳中基金会”在审查项目时,仔细确认了申请者“是不是接受了中国政府的统战?”从这一点上看,澳洲政府迈出了非常可喜的一步,只有当华人群体的主流不再是海外势力的马仔,而是澳大利亚可信的力量时,澳中关系才能在健康的道路上发展。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