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说说澳洲华人的忠诚度

近日,一条纽约的新闻不断被传播议论,那就是拥有西藏人血统的纽约警察昂旺被逮捕,作为一名警局的社区联络官,他却认中共使馆人员为上级,服从于中领馆的指令,向中领馆提供“异议人士”及“反共团体”的信息。尽管这样的“间谍”是第一次被公开曝光与惩处,但这样的人物却几乎遍及世界各地,澳洲也不乏其人。

一位曾服务于华文媒体的朋友告诉我,他曾多次向悉尼警局申请,要求把该媒体加进警局的媒体联络名单上,结果总遭到一位华人社区联络警官的阻扰,始终未申请成功,原因是中领馆讨厌这家媒体。

我认为这一点都不奇怪,能够顺利地活跃在华人社区的舞台上并广受吹捧,多多少少都离不开要向中领馆表达其忠诚度;每件事都会考虑中领馆的态度,或询问、或揣摩,以致习惯变成了自然。十几年来,凡是对中共持批评态度的个人或团体都会遭到排挤,澳洲的价值观在华人社区里早就变了味,社会也见怪不怪了。

如今澳中关系一路走下坡,澳洲政府似乎也认识到,澳洲需要华人,但华人社区的这种状态对构建澳洲多元文化是非常有害的,于是采取了一系列针对华人的新措施,比如,入籍考试加进了“澳洲价值观”内容,解除新移民英文学习的时间限制等,以引导华人真正融入澳洲社会,而不是仅仅活在红色势力控制下的小圈子里。

9月25日,澳洲代理移民部长Alan Tudge 与澳洲华人社区的领袖及华文媒体代表进行线上见面,解答华人心中的疑团,安抚华人复杂的内心世界,并纠正一些社会误区。

其中一位社团领袖的提问堪称“经典”,他称自己非常忠诚澳洲,而一些媒体常常质疑华人对澳洲的忠诚度,他觉得不解,要Alan Tudge做解答。

其实,一边捍卫对祖国的忠诚,一边又试图为澳洲作贡献,入籍澳洲后依然当度假旅游一般,这是很大数量的华人移民的真实思维,也是绝大多数社团领袖的处事方式。华人社团的领袖应该反思自己,而不是总质疑外界的看法。去年我曾写过一篇文章《甚么样的土壤诞生甚么样的果》论述了这一点,即使成为了国会议员的廖女士也难以逃避这个历史事实。

但社会正在发生变化,人心也会跟著变化,那叫形势所迫。

不久前,澳洲一家左派华文媒体发表了一篇批判廖议员的文章,或许正说明,廖议员的表现越来越主流,对澳洲的忠诚度也越来越高。在澳洲的土地上遭受红色势力的攻击,本身就不是甚么坏事情。

这里加一句,澳洲的华文媒体通常只存在受红色势力影响的程度深浅,不会刻意让媒体展现“左右”,这家左派媒体可以说是澳洲第一家以极左方式作舆论导向的华文媒体,想必澳广ABC的记者Hagar Cohen一定会对此很感兴趣,因为它颠覆了我曾否定澳洲华文媒体有左右之分的武断。

澳洲是一个成功的多元文化社会,澳中关系不断发生摩擦,但与华人社会无甚么牵扯。当你真正视澳洲为自己的国家,真正融入澳洲社会,看周边民众,你会觉得人人都很可爱,哪来甚么所谓的种族歧视?更多的可能是自己的被害幻想症。

今天的线上见面会,有一点比较特别,Alan Tudge在说话时多次用CCP替代中国政府。把中国人与CCP区分开来,几乎是西方世界的主旋律,当然CCP一直在表示反对。

我们常常看到一些华人社团集体发布公开信,站在中共意识形态中,代表华人抨击某事,或支持某事。外人所不知道的是,这样的联名公开信是中领馆起草的,有的甚至是在中领馆签署的。许多华人领袖做著吃里扒外的事,却还在批评媒体质疑他们对澳洲的忠诚度,本身就缺乏诚实。

回到文章的开端,昂旺被逮捕的故事告诉华人社会,不要以破坏澳洲价值观的方式向CCP表达忠诚度,最终倒霉的还是自己。昂旺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好不容易在自由的社会里生活,馀生却要在牢狱里度过。美澳的情报侦查工作基本雷同,追踪调查一个“勾结外国势力”的案件至少一年。有多少人清楚自己正在被追查中?做了间谍之事,又想安然无事,那就要看天意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