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需转移战场活下去 社会集气待明天

苹果日报的处境越来越艰难,其实也不只苹果,香港自由网媒﹑各民主政党团体也都面临生存空间萎缩的难题。中共已撕下所有的面具,现在维持最低限度的专制统治,就是他们最高的期望了,此外什么都顾不上了。

现实一点看,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苹果日报可以再支持一段时间,但不可能一直支撑下去,总有一天,要面临日报无法出版的结局。

这是无可避免的,但也是暂时的,苹果一定会复刊,只是时间问题。

我不是专业人士,没有经验,也缺乏基本的辧报常识,但我喜欢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一番,假设苹果的一种生存方式。

苹果应该转入网上版的方式,把基地设到台湾。苹果在台湾有基础,有社会关系,也有一定的财政储备,应该会得到台湾朝野的支持,要重建一个基地不会困难。但在台湾建立的网上版,应该还是香港苹果日报,而不是台湾的苹果日报,以香港读者为主要对象,集中采编香港新闻,聚焦香港时事,报道香港人的生活,提供一个言论平台给香港市民发表个人意见。

为此应该继续雇用香港的记者编辑,只是这种雇佣关系应该转入地下。壹传媒是上市公司,日后不可能再经营下去,需用一间新公司签合约,出粮也采取自动转帐。记者自行采访,编辑部的工作安排都在网上完成。这样在香港就不必有写字楼和印刷厂,但整份网上报纸可以维持苹果原有的风格,主要目标读者也是香港市民。

采访﹑编辑﹑校对﹑摄影﹑设计都由苹果原班人员执行,只不过所有工作都先经互相沟通,分别由各人独立完成,然后电邮到台湾,整合成网上版的报纸。

大部份编采工作都可以独立完成,有些政府部门的采访要凭记者证出入,那就比较困难,但政府的新闻可以采用通讯社的通稿,只要那个通讯社足够中立中肯就可以。至于香港社会新闻﹑政坛动向﹑独家报道﹑专访和社会写实等方面的内容,则不会受太大影响。

苹果现在也有网上版,不过大部份工作都由现有员工在公司内完成,日后全部转入网上版,现有员工解散,重新组合,可以省下写字楼和行政开支,员工也可以适当减少,以最低限度的人去做最基本的工作。

我们最需要苹果日报的,除了一般的国内外时事之外,就是独家报道﹑时事评论﹑专访﹑综述﹑文化评析﹑专栏﹑历史追踪等等。比如发生一件重要新闻,对当事人追踪报道和采访,以得到事件的及时更新,这是一般人不容易做到的,需要有一定经验和技巧。

此外,及时的时事评述,也需要对国内外政情有深入认识的资深记者或评论者,才可以高屋建瓴深入浅出。

当然,日后的采访会有很多困难,如何既保持运作顺畅,而又可以保密(可能很难,希望大家集思广益),减少政府的干扰和破坏,需要内行的技术处理,我相信苹果日报可以找到这种人才。

至于一般读者,目前通过网上来看苹果当然没问题,日后中共会不会建防火墙,是否可以达到他们的目的,那只好边走边看。

为结省开支,在图片和设计方面,也可以睇𩠌食饭,不一定要做到十全十美,只要过得去就可以,读者希望看到的只是信息,是否赏心悦目倒不是重点。

我希望不管以什么方式,都给苹果日报一个立足之地,不要让她就此消亡。网上订阅的月费,可以适当提高,以应付日常开支,假定每个订阅收一百港元,那一万订阅每月就有一百万。以香港读者为主体,加上台湾和海外华人,估计至少有三十万,那就是每月三千万,已可应付基本人工支出,再加上广告收入,可以生存下去。

对读者来说,经济上的负担,虽比现在的网上订阅贵,但一定比每日买报纸便宜,只是有些不能使用电脑上网的老人家会受到限制,有什么方法可以补这方面的不足,也希望大家多想想。

在香港苹果日报纸上版停刊之后,全香港清一色是红色传媒,香港人欠缺一个呼吸新鲜空气的地方,可以相信,网上版的苹果,一定可以得到香港读者的支持。

政权打压,我们就化整为零,以无数个人﹑从不同方位﹑在不同时间继续与专制政府对抗下去。我们集气合力把苹果日报撑住,不管她是以纸媒形式,还是网媒形式,我们要维护这一个公共的资讯平台,让它活下去。苹果活下去,中共港共就不得安宁,他们就永远都要面对自己的末日。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