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需轉移戰場活下去 社會集氣待明天

蘋果日報的處境越來越艱難,其實也不只蘋果,香港自由網媒﹑各民主政黨團體也都面臨生存空間萎縮的難題。中共已撕下所有的面具,現在維持最低限度的專制統治,就是他們最高的期望了,此外什麼都顧不上了。

現實一點看,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蘋果日報可以再支持一段時間,但不可能一直支撐下去,總有一天,要面臨日報無法出版的結局。

這是無可避免的,但也是暫時的,蘋果一定會復刊,只是時間問題。

我不是專業人士,沒有經驗,也缺乏基本的辧報常識,但我喜歡天馬行空,胡思亂想一番,假設蘋果的一種生存方式。

蘋果應該轉入網上版的方式,把基地設到台灣。蘋果在台灣有基礎,有社會關係,也有一定的財政儲備,應該會得到台灣朝野的支持,要重建一個基地不會困難。但在台灣建立的網上版,應該還是香港蘋果日報,而不是台灣的蘋果日報,以香港讀者為主要對象,集中採編香港新聞,聚焦香港時事,報道香港人的生活,提供一個言論平台給香港市民發表個人意見。

為此應該繼續雇用香港的記者編輯,只是這種僱傭關係應該轉入地下。壹傳媒是上市公司,日後不可能再經營下去,需用一間新公司簽合約,出糧也採取自動轉帳。記者自行採訪,編輯部的工作安排都在網上完成。這樣在香港就不必有寫字樓和印刷廠,但整份網上報紙可以維持蘋果原有的風格,主要目標讀者也是香港市民。

採訪﹑編輯﹑校對﹑攝影﹑設計都由蘋果原班人員執行,只不過所有工作都先經互相溝通,分別由各人獨立完成,然後電郵到台灣,整合成網上版的報紙。

大部份編採工作都可以獨立完成,有些政府部門的採訪要憑記者證出入,那就比較困難,但政府的新聞可以採用通訊社的通稿,只要那個通訊社足夠中立中肯就可以。至於香港社會新聞﹑政壇動向﹑獨家報道﹑專訪和社會寫實等方面的內容,則不會受太大影響。

蘋果現在也有網上版,不過大部份工作都由現有員工在公司內完成,日後全部轉入網上版,現有員工解散,重新組合,可以省下寫字樓和行政開支,員工也可以適當減少,以最低限度的人去做最基本的工作。

我們最需要蘋果日報的,除了一般的國內外時事之外,就是獨家報道﹑時事評論﹑專訪﹑綜述﹑文化評析﹑專欄﹑歷史追蹤等等。比如發生一件重要新聞,對當事人追蹤報道和採訪,以得到事件的及時更新,這是一般人不容易做到的,需要有一定經驗和技巧。

此外,及時的時事評述,也需要對國內外政情有深入認識的資深記者或評論者,才可以高屋建瓴深入淺出。

當然,日後的採訪會有很多困難,如何既保持運作順暢,而又可以保密(可能很難,希望大家集思廣益),減少政府的干擾和破壞,需要內行的技術處理,我相信蘋果日報可以找到這種人才。

至於一般讀者,目前通過網上來看蘋果當然沒問題,日後中共會不會建防火牆,是否可以達到他們的目的,那隻好邊走邊看。

為結省開支,在圖片和設計方面,也可以睇餸食飯,不一定要做到十全十美,只要過得去就可以,讀者希望看到的只是信息,是否賞心悅目倒不是重點。

我希望不管以什麼方式,都給蘋果日報一個立足之地,不要讓她就此消亡。網上訂閱的月費,可以適當提高,以應付日常開支,假定每個訂閱收一百港元,那一萬訂閱每月就有一百萬。以香港讀者為主體,加上台灣和海外華人,估計至少有三十萬,那就是每月三千萬,已可應付基本人工支出,再加上廣告收入,可以生存下去。

對讀者來說,經濟上的負擔,雖比現在的網上訂閱貴,但一定比每日買報紙便宜,只是有些不能使用電腦上網的老人家會受到限制,有什麼方法可以補這方面的不足,也希望大家多想想。

在香港蘋果日報紙上版停刊之後,全香港清一色是紅色傳媒,香港人欠缺一個呼吸新鮮空氣的地方,可以相信,網上版的蘋果,一定可以得到香港讀者的支持。

政權打壓,我們就化整為零,以無數個人﹑從不同方位﹑在不同時間繼續與專制政府對抗下去。我們集氣合力把蘋果日報撐住,不管她是以紙媒形式,還是網媒形式,我們要維護這一個公共的資訊平台,讓它活下去。蘋果活下去,中共港共就不得安寧,他們就永遠都要面對自己的末日。

(全文轉自作者臉書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