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红四代”是中国发展的巨大变数

10月5日,我和吾尔开希一起,参加在哈德逊研究所由余茂春主持的一场内部圆桌讨论会,主题是中国未来政治发展的可能性。在这次会上,我提出自己的分析,那就是:中共不存在红四代的接班团队,这一点会对中国未来发展发挥影响,因此值得观察和分析。这个观点引起了在场几位哈德逊研究所中国研究学者的兴趣。因为时间关系,在那个讨论会上,我无法完整阐述上述观点,借本专栏,可以把我的想法跟大家做进一步的讨论。

首先,我所说的“红X代”,指的是来自中共内部的权贵家族的接掌政权的人,也大致可以用“太子党”来定义。按照我的个人看法,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毫无疑问是“红一代”,是中共红色基因的起源基因组。之后的邓小平时代,虽然邓本人应当属于“红一代”,但他只是作为“红一代”留下来的大家长行使监国和最高决策的权力,他的执行团队,包括胡耀邦和赵紫阳,以及执行邓小平路线的江泽民和胡锦涛,都可以说是“红二代”,因为除了胡锦涛之外,其他人的血液里都传承者红色基因,是真正的中共内部人。 

按照这样的定义,现在的习近平一代,包括王岐山,不仅外界认可,他们自己也反复强调自己的红色基因,他们就是“红三代”,而且比江泽民和胡锦涛更加根“根红苗正”。那么问题来了:谁会是“红四代”?答案是:至少目前,我们根本看不到“红四代”的存在。

所谓“红四代”,应当是习近平一代的家族传人,也就是陈云曾经说过的“自己人”。而放眼今天的中国政坛,并不存在已经显露接班苗头的这一代人。那些“自己的小孩”们,包括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邓小平的长子邓朴方,这些人,有的已经年长,有的又过于年轻,但他们有一个总的趋向,那就是更愿意争夺金融资本和垄断利益,而对意识形态在内的政治并没有表示积极参与的意愿。 

换句话说,当习近平还以“毛泽东的接班人”自居,把所谓的“守护红色江山”当作自己的历史使命的时候,他的子女一辈其实已经对这个政权没有了内心的情感和使命感,他们当然会拼命维护这个政权,但目的已经不是“守护红色江山”,而是因为这个“江山”可以给他们带来财富。这样的一代中共后辈,与其说是“红”四代,不如说是“黄”四代,因为他们更重视的已经不是正统的社会主义,而是黄金白银。这样的一代人,与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都不会一样。最大的可能性变数就是:只要能够确保他们的利益,政权是不是坚持原来的意识形态,对他们来说不会太在意。在未来的二十年内,包括习近平本人在内,由于自然的生理规律,势必会全面退出政治舞台,而他们面临的一个危机,将是“自己的小孩”,没有兴趣和意愿接班。 

这样的局面一旦发生,对于中国的发展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数。其一,纵使这戏“自己人”被强行提拔成中共的接班人,由于他们并没有虔诚的守护家族遗产的信念,中国政治的变化空间将更加拓宽,可能性也会更为增加,变数因此也就更大;其二,如果薄瓜瓜这一代都不愿意触碰政治,那么习近平一代自然死亡之后,接班的一代必将是来自“红色家族”之外的人,而这样的人,从年龄和资历来看,必将属于“八九一代”,也就是我的同龄人。这个可能性其实更具有分析和研究价值,只不过,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以后有机会我们再继续深入讨论。

(※作者成长于80年代的北京,1987年考入北京大学后即从事学运,参与和组织了1989年民主运动,后为此两次坐牢达6年多时间。1998年被流放到美国,得以进入哈佛大学10年,先后得到东亚系硕士和历史系博士学位。现在担任“对话中国”智库所长。政治上的温和坚定的反对派,思想上的理想主义者,生活中的资深阅读者。出版有政治评论和诗歌散文等书籍20馀本。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