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躺平是不奋斗,约等于说吃苦是要受虐

打着抵抗“现代剥削”的旗号,“躺平”一词近日不胫而走,甚至引来权威媒体批驳。大体认为此说腐化青年,乃社会不正之风。他们高举“奋斗”大旗,强调人生当有意义,颇有将“躺平”一棒打死之威。

然而这种伎俩实在太常见,躺平与不奋斗之间并无逻辑上的等量关系。换言之,不主动追求世俗意义的成功或其标签物,并不代表就是浑噩度日。

这种混淆话术如同我们常听的“吃苦论”,但凡有所抱怨就有人指责年轻人不能吃苦。如学校没装空调,抱怨也就抱怨了,是资金不到位还是技术有难度,确切解释便可。偏要一边好似体谅呼声,一边又奉劝要吃苦,仿佛这才是成大事的要件。然而吃苦指的是刻苦学习,要有钻研拼搏的精神。在物质困难的年代,追求装空调是过高享受,固然不妥。而今一般城镇都能用得起空调了,还用过往标准要求学生,怎么不把领导们的工资退回那个年代呢?可见受虐就是受虐,反抗受虐更是天经地义,跟刻苦成才天降大任,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同样,“躺平”不是因为大家真的对未来没有了希望,而是现实不允许有希望。高企的房价与育儿成本,隐秘顽固的社会不公,阶层晋升哪怕只是单位内晋升的极度困难,这些都在呼唤躺平。所谓“反抗剥削”不过是一种自我调侃,切莫真当成了社会改造或传达呼声的手段。躺平只是最基础的消极自由,也是对社会重压最简单与懒惰的回应。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不甘心于躺平,他们追求的躺平必然是获取一定社会资源、能给自己和身边人一个妥当的生活后,舒舒服服躺下来享受的“躺平”。当下的躺平不是他们未富先骄,更非自甘堕落,而是一种心如死灰。 

所以批评“躺平”一族,正是最让人不耻的“捡软柿子捏”。明明是如此多的社会问题导致这种心态的发生,不去针对造成死结的公权与资本,不去探讨改善民生的可能,反而斥责躺平。这就是不敢说没钱装空调,也不敢指出是懒得装空调,偏偏抱怨学生要享受空调。从而无心向学,还要怪人没有超绝意志。 

反言之,躺平者也不要真的就两手一摊,否则很快便会双腿一蹬。优秀的“躺平”应是对消费主义塑造的标签物祛魅,拒绝用世俗意义的成功定义人生。当我们不再沉迷于种种不必要的枷锁后,便有余力重新发现生活的激情,这绝不是不奋斗,恰恰是认清目标与现实后真正的奋斗。无论要不要被人“收割”,起码我们能过上自己把握的日子。所谓“躺平是不奋斗”,也就不攻自破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莫狄骁的山房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