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矛盾太多 拜习会泡汤?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的拜习会,今年恐怕要泡汤,这也凸显当前美中关系的瓶颈难以突破。这个瓶颈包括疫情溯源与南海等问题,美中两国关系现在又陷入更紧绷的对峙。正在东南亚访问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名:贺锦丽)周二批评北京对南海非法的领海主张,以及恐吓威胁邻国,她说美国会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中国又怎么回应呢?

在新加坡参与美国商会与新加坡工商界的交流对话时,哈里斯当然谈到了在供应链韧性与贸易等议题上,美国和新加坡之间可以如何加强合作的问题。但她显然也有备而来,尤其在南海问题上有话要说,目标对准了中国。 

哈里斯说:“我们知道北京持续恐吓、威胁邻国,还声称拥有南海绝大部分的主权,这些非法的主权声索与主张,在2016年的南海仲裁时就已经被驳回了。但是,北京的行动仍继续破坏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并且威胁其他国家的主权。” 

她强调,美国会和盟邦伙伴同在,而美国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不是针对任何一个特定国家,也没有要任何国家选边站,也正是因为航行自由对贸易流通的重要性,美国才会提出希望区域和平稳定的愿景,而经贸交往与发展是美国与盟邦发展关系的重要领域。 

哈里斯也提出了美国有意承办2023年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APEC),希望加强与亚太经济的联系。 

回应南海 中国以“那又怎么说”拿阿富汗抬杠 

中国早已在南海大规模的造岛建礁,并且将岛礁军事化,这些年来更对越南、菲律宾等南海主权声锁国采取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姿态,例如中国海巡船只以违反国际惯例的方式、撞击他国渔船。另一方面,中国对南海仲裁不接受的立场也早就摆得鲜明。南海也早就是美中之间的老问题。 

对于哈里斯的指责,中国外交部则再一次搬出“那又怎么说”主义(Whataboutism), 拿“美国从阿富汗撤军”说事,转移外界对中国在南海违反国际规则的质疑。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当前阿富汗发生的事情清楚地告诉人们,什么是美国所讲的“规则”,什么是美国所谓的“秩序”。……美国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而不必征求国际社会,哪怕是其盟国的意见。……美方总试图拿“规则”“秩序”为自己的自私自利和霸凌霸道行径辩护。 

外交部对美国泼脏水,回避解释自己在南海的作为。相较之下,倒是中国学界展现较为理性的一面。 

南海研究院海洋法律与政策研究所所长闫岩周二参加华盛顿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的南海问题论坛时就称,中国的主权声索,并没有影响到其它国家在南海上的活动。 

“包括美国石化业埃克森美孚都还能和越南的石油公司在南海有合作项目,美国还和文莱、马来西亚合作在南海勘探石油与天然气。这几十年来到现在,都还一直在南海进行。”闫岩指出。 

中国官场这种“你也是、那又怎么说”的诡辩,也用在反击国际追究疫情起源上。 

美国公布自己的新冠疫情大流行溯源报告之前,中国启动对内、对外的宣传机器,官方喉舌扭曲美国的公开资讯,甚至制造出一个瑞士学者爱德华兹说事,遭外界揭露后,仍不断质疑美国才是疫情源头,却不愿深究这场21世纪最严重的大流行疾病,为什么会在2019年底从武汉开始的原因。

南华早报:习近平恐难亲见拜登与默克尔 

这场疫情不只影响了美中关系,也确实影响了习近平的外交工作。 

《南华早报》发自北京的报道引述未具名消息人士的话指出,考量疫情带来的安全顾虑,习近平很可能仅以视讯方式,出席十月底在罗马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这将使拜习两人亲自面对面会谈成为泡影。 

报道提到,如果习近平和拜登今年底无法在G20峰会上会面,将会是1997年以来,美国总统新上任后与中国国家主席的会晤时间被拖延得最长的一次,也可能是1993年以来,美国总统上任第一年首次没有和中国国家主席会面。 

尽管报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北京需要领导人之间亲自面对面,否则中国将失去与西方修补关系的机会,显得更加孤立,然而,在明年中共二十大前,中国官场是容不得习近平有一丝一毫不安全的可能。 

报导指出,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原本希望这个夏天、也就是她卸任前访问北京,但北京和柏林因为在默克尔的防疫与检疫的通关便利上无法达成共识,因而作罢。预料默克尔在卸任前,很难有机会和习近平当面告别。 

从南海、疫情溯源到阿富汗撤军问题,美中之间的较量从言词到行动都越来越激烈,但吉尔吉斯斯坦的欧洲安全合作组织学院(OSCE Academy in Bishkek)研究员邱芷恩日前就在美国的非营利组织、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一场论坛上提醒中国,在塔利班掌控阿富汗后,要想有稳定的外部环境,中国需要美国。 

“中国和美国都希望阿富汗局势能尽快稳定。如果阿富汗又变成国际恐怖组织更具吸引力的枢纽,中国要想防止恐怖主义蔓延到自己的国境内,美国过去如何和中亚国家打交道,还有美国的反恐经验是中国需要的。”邱芷恩说。 

但在美国智库兰德公司资深分析师葛罗斯曼(Derek Grossman)看来,尽管美中都希望阿富汗局势稳定,华盛顿与北京对稳定阿富汗的做法与期待却不同,他认为,尽管两国在阿富汗议题上有一些利益交集,但有鉴于美中关系过去几年的明显恶化,在阿富汗问题上,双方很快就会出现分歧。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