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种族灭绝比种族歧视 杨洁箎你好意思吗

美中外交高层近日会谈,气氛一如预期不甚和睦,交锋之一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批评中国对新疆和香港的打压,中国主谈官杨洁篪则以美国社会屡传非裔遭歧视遇害,甚至引发“黑命关天”(BLM/Black Lives do matter)运动,反讥“就连美国国内也有不少人对美国民主信心不足”。杨洁篪的类比,不只凸显两国价值没有交集,更表示中国对新疆和香港的压制只会继续强硬下去。 

但既然杨洁篪论及因歧视非裔而来的“BLM”运动,则它的最新发展是,去年5月,被控对黑人佛洛伊德施暴致死的明尼苏达州白人警察沙文,正面临举国关注的审判,明尼苏达州法院已批准检察官上诉,在二级谋杀、二级过失杀人之外,又增列对他三级谋杀的控罪,且开始遴选陪审团。

二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罪责当然较重,最高可判处40年徒刑,但对“致死”的举证相对严格,不少暴行曾因此躲过重罚,但即便是三级谋杀,也就是所谓“对他人做出危险行为而致死”,最高刑期也有25年。总之,沙文的后半生不可能太好过。不过,在官司进行而获得定罪之前,事发地点的明尼拿波利斯市已先宣布,他们将就民事诉讼协议,支付佛洛伊德的家属2700万和解金,其中50万美金则提供给佛洛伊德生前居住的社区,创下有史以来最大笔审前民权和解金纪录。

无论当事人沙文在法律诉讼程序上最后被判处多少年刑期,“高价和解金”所释放的讯息,对美国警察歧视有色人种,并滥权施暴的状况都是一大警示,也就是唯有结束暴行,否则这个社会仍将付出无比的代价。

当然,佛洛伊德家属获得赔偿金,以及沙文自去年秋三级谋杀被撤销,峰回路转再被法官加入(显然是为防止拖延定罪),去年美国大选期间爆发的“BLM”运动正是背后推力。当警察沙文在逮捕可能涉嫌使用假钞的佛洛伊德时,竟用膝盖跪压他脖子长达8分46秒,且在他无法呼吸频频求救下又不予理会,影片一曝光,终究在美国各地引发大规模抗议。前任总统川普竞选连任失利,不容否认这起事件及后来的暴动也是因素之一。 

可以说,佛洛伊德之死,的确反映了美国社会对非裔族群根深蒂固的歧视,以及“暴警”问题依旧相当严重,才导致了一股强大且近乎失控的社会力反击。但在美国这一“强国家”的机制运行下,“强社会”也时时与之正面冲撞,正因为如此,才确保了被归为弱势一族的佛洛伊德不至于死得像只路边野狗那样无关痛痒。当初那位拍下沙文施暴佛洛伊德影片的民众,可能想都没想到自己一个现场实录,会造成举国如此的大震荡。 

至此,杨洁篪对美国的批评一点也没错,即美国社会确实屡传非裔人士遭歧视遇害,确实因为歧视而造成“BLM”运动,美国人也确实对民主信心下滑。但愈是探究美国的“BLM”运动,愈是探究佛洛伊德之死,愈是探究种族歧视,不就愈反证美国白宫国安顾问苏利文对杨洁篪批评的回应-“有自信的国家才会认真检视自我缺点并不断改进,这正是美国秘诀”。 

回头看中国应付外人对新疆、香港的批判,始终只见“外国媒体造谣”、“外国势力介入”、“没有这回事”,反正地球上唯有中国社会最和谐,其态度仿佛在嘲笑中共之外所有人的眼睛和耳朵。

曾在“新疆再教育”被拘留9个月,而后辗转逃亡美国的孜亚吾顿(Tursunay Ziyawudun),在中共高压极权之下,她除了逃离,有任何得到“XLM”运动(Xinjiang people Lives do matter)声援的可能性,在历经、目睹再教育营里绝育、强暴、性侵及刑求的惨剧后,她或她的家人有可能得到半点赔偿?曾被拘留长达18个月的哈萨克女子阿瓦尔罕(Gulzira Auelkhan)以及乌兹别克女子凯尔比努尔(Qelbinur Sedik),她们悲惨的经历,到今天在中共官方嘴里不仍都是“假的”就一语带过。

另外,根据《卫报》(The Guardian)揭露,一名新疆维吾尔族女性在流亡法国10年后,突然接到一通来自家乡克拉玛依市石油公司的电话,要她立刻回中国签署一些文件,结果一回乡就被带入“再教育营”,在那和同族人一起接受“爱国式洗脑”教育。曾经被中共抓进再教育营的哈萨克人古力巴哈‧耶利洛娃对再教育营的描述是,“牢房有两道门,先是一道铁门,再一道栅栏,进去前他(中国警察)叫我蹲下,然后把我踢进去,进去我才知道,里面有40几个人,都带著脚镣,有些人还同时被脚镣手铐铐在一起,无法站起来,只能弓著身体,一时之间,我以为我来到疯人院…” 

还有,根据《独立报》(The Independent)报导,哈萨克人贝卡利(Omir Bekali)在未经审判,也没有任何律师的情况下就遭中国政府监禁在“再教育营”长达8个月。他几乎整天都被关在一间上锁的房间里。起床后,他们必须唱中国国歌以及升国旗,接著他们会被带到一个大房间内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之类的“红色歌曲”。吃饭前,他们要齐声高喊:“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习主席!”

更别提《纽约时报》曾揭露从中共内部流出如何大规模监禁穆斯林的秘密文件,“新疆”议题几十年来讨论何其多,中国官方永远只有“没听说过”的傲慢回答,若非被揭露的案例层出不穷,原本各有考量的各国如何逐渐形成共识,不再忌讳指控中共对新疆执行了种族灭绝。

种族歧视,让美国民主自由蒙尘,那么,新疆人今天被迫“再教育”,还只能说谢谢,反弹就是不爱国,就是恐怖分子,就是思想偏差,这又是个怎样了不起的中国模式?况且,“BLM”运动可以影响一名总统连任,可以让美国民众另作选择,当年天安门事件,今天香港反送中,中国共产党如何始终不动如山,靠的不就是绝对的武力而已。中国不是没有佛洛伊德,本质内在,中共或是把藏人、新疆人、香港人都当成佛洛伊德,他要跪压的,从来也不只是一个人的脖子而已。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