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关vs共存——防疫策略的龟兔赛跑

距离在中国的北京举行冬季奥运会,大约只有半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因此近日成为焦点的新闻,当然是因为Omicron变种病毒,不断在中国大陆各地爆发,特别是近日连北京与天津等地,都出现变种病毒的个案,令人忧虑会否影响北京冬季奥运举行。 

自2019冠状病毒在中国武汉爆发以来,中国大陆所采取的策略,就是当初北京政府批评外国的做法──坚壁清野、彻底封关以及“清零”,打算透过完全封锁的策略,去阻止病毒入境;因此除了几近与世隔绝,完全不与外界往来,以至连东京奥运与北京奥运都拒绝参加的朝鲜以外,中国作为一个全球重要经济体系,几乎采取了全世界最严格的封关锁国策略,采取最严谨的入境隔离政策。 

这种阻截病毒于境外的策略,相对于世界各国严重的染病与死亡个案而然,当然是成功而有效果的;但当疫情迟迟未完结,由武汉爆发至今已经两年,疫情不但没有平息,却继续有不同的变种病毒产生,然后继续爆发下去,这种封锁的策略持续下去,就必然会出现问题──封锁,是否要变成长期封锁?那些跨国的商业活动,可以无限期地停止吗?如果来中国经商,继续有如此的防疫与入境的困难,以至长时期的隔离政策,那么是否要改变经商的地点吗? 

以初期采取与中国一样防疫政策的新加坡与新西兰为例,这些国家都在2021年国民大规模接种了疫苗之后,改变了防疫政策为“与病毒共存”,其原因就是经济上无法维持长期封锁。当然这种政策的结果,就是令染病率急升,会即时对医疗资源以至国民士气造成沉重负担;但如果无法继续封锁下去,而疫情仍然无法解决的话,长远而言“共存”,或许会对经济更有利。 

因此目前中国采用了与其他国家不同的防疫策略;欧美国家采取“共存”的策略,即如果疫情继续爆发几年,或者变种病毒变得杀伤力很低的话,则对其更有利;反之疫情如果能够尽快解决,例如最有效的疫苗能够研发成功,或者病毒变种到自行灭绝的话,则中国的策略将会胜出。 

然而锁国策略最大的后果,就是严重阻碍贸易与经济发展,例如作为“国际金融都会”的香港,亦被迫同样要继续采取坚壁清野的策略;早前因为机组人员违规,而引起变种病毒感染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再次收紧机组人员检疫隔离的安排后明言,政府收紧空运的后果,将会很快显现,预告空运货物如食材、电子产品以至奢侈品等,都很可能会价格上升以至出现缺货,这正说明所谓“清零”要零感染,其经济代价绝对沉重。 

然而更令人失望的是,其实政府有更多事情可以做,去减轻检疫的难度;例如打疫苗,为何不是以效率优先?上海复星买下德国BioNTech的“大中华”代理权,由当时预计上年七月可获中国大陆的批文,却至今仍然未有消息。而中国两只著名的灭活疫苗,对Omicron变种都几乎没有抵抗力,亦因此局限了政策的选择;那么究竟是甚么原因,令到全球多国都最轻易获批,可谓最受欢迎的疫苗,至今仍未能在中国大陆使用呢?为何自诩政治“灵活”的,却仍然面对如此“政治化”的问题呢?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