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联储耐心等待工资增长 淡化提前升息可能

受美联储提前加息信号影响,澳洲本地交易商押注澳联储将跟随美国脚步在2022年底加息。澳联储行长Philip Lowe在周四(17日)的讲话中重申,他并不急于提高0.1%的超低官方利率,并强调在出现期待的工资增长之前,不会加息。

Lowe在讲话中提到,澳洲经济呈 “V型”复苏,但工资增长长期处于1.5%的疲软水平,加息的时机并不成熟。

此外,随着国际边界继续将外国劳工挡在门外,在一些行业加速了技能短缺,招聘广告达到12年来的新高,职位空缺飙升,女性就业处于历史最高水平,澳洲当地劳动力市场可能比预期更早达到充分就业。

财长Josh Frydenberg谈到澳洲经济正 “轰然回升”。

在澳联储看来,将失业率降至4%是一个挑战,但更大的考验可能是,在劳动力市场产生超过3%的工资增长。

Lowe说:“尽管劳动力市场收紧的迹象,但工资增长和通货膨胀率仍然受到抑制,没有出现上行的惊喜。”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那些最难雇用工人的地方,工资增长大多是温和的。”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Lowe要和Frydenberg团结一致,继续用货币和财政政策刺激经济,趁热打铁。

Lowe鼓励澳洲老板们放弃成本控制思维,为工人们提供更大的加薪空间,以最终将通胀率推高到2%至3%的目标范围内。

Lowe认为,企业抗拒提高员工工资,是近十年前资源热潮造成的心理阴影。当时澳元价格与美元平起平坐,企业认为他们的成本结构太高,在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中经营,不能提高价格或工资。

Lowe说,“这种经历给许多企业留下了持久的印记,强化了关于成本控制的重要性。”

澳联储的商业联络员发现,一些劳动力紧张的企业宁愿缩减生产规模,也不愿增加劳动力成本。一些企业还采取了“等待”的方法:等待劳动力市场条件缓解,也许是边境重新开放后,再增加产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