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体制与家宝唱戏

如果我有所批评,首先批评我自己,我要求自己先反省我是否就是我批判的的那个人。这是我多次说到的态度。 

看大戏,听家宝 

温家宝在中国异议者中拥有大量粉丝,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中国民间盼清官,我能明白,因为绝大部分中国人在享受中共的“资讯圈养”,他们认为一切问题的解决在于一位爱民如子的父母官,所以京剧、评剧、豫剧《包公案》、《刘墉下南京》、《刘墉回北京》之类的剧目盛行不衰。开眼看世界的中国人,甚至受中共迫害至今困在中国和逃出中国的异议者,成群结队地拜温,这我真不能理解。底层盼清官,看大戏,追洗脑神剧,被一个一个清如水、明如镜的青天大老爷、党的干部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两行。开眼看世界的拜温者是看不上这种低级感动的,他们看温家宝。

温家宝的经典剧目上演于2012年3月14日,在中共版全国人大会议中,温氏以不超过每秒60字的语速吟诗弄句,又常常表情凝重,表演忧国忧民。最脍炙人口的一段词是: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们党作出了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行了改革开放。但是“文革”错误的遗毒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随著经济的发展,又产生了分配不公、诚信缺失、贪污腐败等问题。我深知解决这些问题,不仅要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而且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特别是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现在改革到了攻坚阶段,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改革和建设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每个有责任的党员和领导干部都应该有紧迫感。 

快10年过去了,拜温者还时不时拿出来重温,一遍温习一遍亲,温总理和他们心连心,温总理要改革,要政治改革,要预防文革,温总理是这些盼明君者的知心人。

温家宝真的否定文革吗?温家宝真的预防文革吗?恐怕未必。

文革发生的条件 

什么是文革,文革怎样发生的,文革的过程,文革的悲剧故事等等,国内国外都有很多资料,虽内外有别,但灾难、浩劫的定性是差不多的,本文不做赘述,只讨论文革发生的条件。 

中共枪杆夺权,建政以后实行的是“党天下”体制,整个国家是共产党所有。既然是共产党所有,共产党要发动文革或者要停止文革,谁能说个不字?说不的要么投湖,要么悬梁,要么夹边沟。 

中共实行的是“人在党上,党在国上”的权力结构,毛腊肉一句顶一万句,一人统治全党,一党控制全国,腊肉最高指示要发动文革,谁人敢挡?谁敢不拥护?谁敢拥护的不卖力?有意见、不拥护、不卖力、生反骨的一批一批被清洗,腊肉一句话,彭黄张周成了“反党集团”,立即阶下囚;陈老总虐杀,贺老总虐杀,刘皇储虐杀,身体健康的亲密战友林副统帅逼杀,老奸巨猾的周公虐杀,口口声声喊“伟大父亲”的邓屠侥幸逃了一条命罢了……这些从龙之臣尚且如此,遑论他人? 

中共严禁自由媒体和个人言论,控制一切媒体,实行媒体党有化,严控资讯的自由流通,更不允许自由评论。所有媒体都成为党的喉舌的时候,中共、中共的匪首就当然伟光正了。偶然虚怀若谷一下,也是个“阳谋”为了引蛇出洞,不识好歹、不识时务者都去夹边沟吃“粉汤”了。 

毛腊肉发动了对自己的个人崇拜,亲笔书写“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在猫做皇帝的国度,猫要求喊“猫万岁”,哪只老鼠敢不喊呢?不喊的靠边站,再然后喊万岁不积极的靠边站,再然后就要层层加码了,从“猫万岁”喊到“猫万万岁,猫万寿无疆”,再然后是“三忠于四无限”,再然后是“毛腊肉一句顶一万句”,“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这种一人做猫,万民做鼠的国度,猫要发动文革谁人能挡?看看张志新、林昭是哪种死法就能明白一二。

毛腊肉至死紧握枪杆,迷信“枪杆子出政权”,他控制著中共,中共控制著军队,甚至是毛亲自控制著军队。在一人、一党掌控军队的基础之上,国内其他一切反对力量都是笑谈,主席是风民是草,狂风袭来哪根草敢不弯腰?

毛腊肉实行“党领导一切”,领导一元化,权力高度集中,工农兵学商唯党是从,公检法政唯党是听,没有任何权力分化和制衡,猫的命令通行全国没有任何障碍和质疑,更没有复议、听证、起诉等等“资产阶级那一套”。 

毛腊肉恨恶法律,嘲笑法治。腊肉名言“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1958年腊肉坐镇北戴河更是公开信口造孽:“要人治,不要法治。《人民日报》一篇社论,全国执行,何必要什么法律?”在毛的这种基调之下,《人民日报》成了圣训的《实录》变种,毛的“放屁”诗词、咒诅叫骂都成了最高指示,而且“最高指示不过夜”,腊肉一句话,当天敲锣打鼓传达到全国大街小巷。没有法律约束,毛腊肉当然就可以无法无天、胡搞一泡了! 

腊肉中国的司法是共产党的刀把子,没有司法独立,更无需公平公正,刀把子要的是铲除异己,铁血统治。 

腊肉推崇秦始皇的郡县制,甚至写诗“百代犹行秦法政”,地方官由中央或上级选任,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全国的中心是北京,北京的中心是中南海,中南海的的中心是毛下榻的丰泽园,丰泽园的中心是尸居馀气却身系一国的这块腊肉。

人命在毛泽东眼里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至于人权二字,毛更可能毫无概念。毛开口就是“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为了党的事业,牺牲多少人命毛是不关心的。毛甚至公开说:“人灭亡有好处,可以做肥料”。一个可以杀人做肥料的魔鬼,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综上,毛腊肉一人控制全党,一党控制全国;毛一手武功,控制军队,暴力统治全国;一手文治,控制全国媒体、严禁自由言论,在此基础之上,推行愚民教育和个人崇拜;毛彻底排除投票选举,入党才能做官,做官必须任命,人民成了被统治、被领导的羊群;毛又彻底排除了代议制度、权力分立和地方自治的制衡制度,实现了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归一;简言之一切权力归中共,中共的一切权力归中央,中央的一切权力归老毛。大权在握的毛若是敬天法祖或许还有所制衡,但毛偏偏是个吃人不眨眼的野兽,人权云乎哉?这些条件都具备的时候,文革就随时可以发动了。

万事俱备之下,是否发动文革,那就只看毛禽兽的个人喜怒了,欢喜了可以赏赐全国人一个运动,斗杀十万八万;一旦龙颜大怒,也可以降下虎狼之威,给全国人一个文革,斗死个百万千万。这不是玩笑,这是中共建政直至毛氏宾天的真实历史。

简要爬梳,感慨万千,不寒而栗。

文革体制

温家宝自己说他“为国家服务45年”,在他退出一线的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他做了最精彩的表演,他语重心长地说:“现在改革到了攻坚阶段,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改革和建设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一场戏下来吸粉无数,粉丝涵盖老中青、国内外,有异议者,也有政治犯,甚至还有被胡温政府亲手送进监狱的政治犯谭作人和中共党校教授蔡霞等等。

温氏深情款款地演讲,深情款款地鞠躬,然后脉脉含情离去,留下亿万粉丝依依不舍,欲罢不能,仿佛魔术师已经走了,观众却还深陷在他的魔术中,十年过去了,粉丝们至今还在以为温相国真心提防文革,真心要推行政治改革。

骗子骗术并不高明,只是观众太蠢。若要预防文革就要切除文革发生的条件,若要真心解除炸弹的威胁,最起码先要拆除炸弹的引信,然后销毁炸弹,温相国45年“为国家服务”,其中十年位居中共总理,九老之一,他有足够的时间和地位、权力,我们看看他离开的时候文革的条件还在吗?

其一,党天下体制,直至温氏卸职党天下没有丝毫改变,温氏无一字涉及改变党天下体制的言论,反而处处维护党天下,案例不说了。

其一,“人在党上,党在国上”的权力结构直至温氏离职,仍然没有改变。腊肉以来一人统全党,这种体制直至今日没有任何改变。其中毛邓江胡习演变就无需细说了。

其一,党管媒体,严禁言论,直至温氏卸职没有丝毫改变,反而是日渐一日加强对言论的控制,强化对个人的打压,08宪政抓捕,囚禁刘晓波,送狱谭作人……案例数不胜数,这都是温相国时代的杰作。

其一,个人崇拜也没有消除,虽然不如毛时代赤裸裸、简单粗暴喊万岁,但对小胡皇帝“先进性”的吹捧也足矣让人作呕三日,而温相国自己的亲民形象本身就是个人崇拜的的分支。

其一,枪杆子“出政权、保政权”更没有变化,这是中共统治的核心和本质,“人民军队忠于党”,“听党指挥,能打胜仗”,这种类似义和团的口号洗脑海陆空网四军,当然这也是五毛和自干五们必须贯彻的原则。

其一,党领导一切,权力一元化,党控制政府、法院、人大、检察院、公安、国安、司法……直至温氏卸职,这一条没有丝毫减弱,然而是日益加强,任何会议的结论都有“加强党的领导”这样一条。

其一,要人治不要法治,没有丝毫改变。在邓江胡时代虽然中共加大立法进度,规范司法审判,建立律师制度……但人治的本质没有丝毫改变。大案讲政治,中案讲影响,小案还要看关系。地方官一句话就可以兴起大狱,摧毁一个家族,一个产业,让多少人家破人亡,笔者作为亲历其事的人权律师之一,案件故事是讲不完的。全世界都能看得见的案例,薄熙来在重庆可以乱搞一通,温家宝一句话就可以让他罢官入狱,这就是温相国的人治。

其一,中国郡县制没有任何改变,只是对地方的管控越来越严密,还是全国看中央,中央管全国,核心跳跳脚,各省震三震。

这些都是文革发生的条件,温家宝离职之时口口声声讲要提防文革复临,但他绝口不提形成文革的条件,绝不提任何一项具体、实际、可操作的内容,请问温家宝是真的要预防文革吗?

细心的读者读到上述文革条件,一定明白一个结论,这些条件代表了文革,而这些条件又都是中共政权的本质特征,正是这些特征构成了中共,简单来说,文革就是中共,中共就是文革,这是硬币的一体两面,文革体制就是中共体制。反对文革其实就是反对中共,温家宝的粉丝们,你们相信温家宝会反共吗?

“文革”何时结束?

我知道,拜温的人特别是那些异议者甚至是政治犯们,特别能领会温氏的良苦用心,体察温氏的难处,还想见了温氏“寡不敌众,力不从心”的艰难处境,肯定有人说让温相国反共这是强人所难,是太激进,是不现实。那我们拆解文革,看看温氏的作为。假定文革是有八条腿的吃人巨兽,每砍掉一条腿虽不至于杀死怪兽,但肯定能降低怪兽吃人的能力,你们深情款款的温相国自言“为国家工作了45年”,在这45年当中,温氏有没有动一下文革怪兽。温家宝在45年中有没有提到过司法独立?有没有提到过军队国有?有没有提到过党派竞争?有没有提到过党政分立?有没有提到过三权分立?有没有提到过地方自治?有没有提到过凭选票执政?有没有提到过开放媒体,保障言论自由?哪怕是一次明确地说出来,这些条件只要是做到一个就是砍掉文革怪兽的一只利爪,让你们感激涕零的温相国有吗?

政策性的不能说,那么温相国能不能做一点现实的改变呢,比如释放政治犯,善待刘晓波,比如停止对言论的管控,停止对基督徒、法轮功的迫害,停止非法拆迁,禁止官员干涉案件审判……温相国在实际行动上也没有。

温相国既没有政策上一句话的的阐述,又没有实际行动上的一处手软,在45年从政要结束的两天,他仅仅是说了一句“要进行政治改革,预防文革复临”,那些拜温的粉丝们,你们就这么容易入戏了?你们没觉得自己太好骗了吗?

1944年美国代表团访问延安,毛委员信誓旦旦信口雌黄:“我党的奋斗目标,就是推翻独裁的反动派,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国人民能享受民主带来的幸福。”听听,说的多好,推翻独裁、建立美国式的民主,让人民乐享民主,台词尺度比温影帝大100倍,温粉们如果要拜偶像,为什么不去拜拜更会演戏的毛呢?如果你们已经知道历史证明了毛是骗,那么你们的温影帝呢?

惊醒你们的迷梦,这很残酷,原谅我。

还会有人问难,反证中共不等于文革,比如邓屠秉政,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确定的“改革开放”国策,不是一样“亿万国民拥护,皈依普世大道”(清华许教授语)吗?三十年不是没有再发生文革吗?答曰非也。所谓“亿万国民拥护”,拥护力度还没有超过腊肉时期震天动地的“腊肉万万岁”声势,腊肉的反美防修、阶级斗争与邓屠的改革开放,都是亿万国民拥护又截然不同,哪一种是真哪一种是假呢?有一点政治常识的人就能明白所谓“亿万国民拥护”只是没有开放言论罢了,若开放言论邓屠会立即被骂成狗。这一点应该不难理解。

至于三十年河清海晏、没有发生文革,这也不是事实。“文革”的发生不是始于1966的五一六通知,“文革”的结束也不是在1976的四人帮被捕。中共占山为王的时候就有“文革”,四人帮被捕以后文革中的运动、斗争、大肆侵犯人权并没有停止,比如邓屠一句话就是一场“严打”,多少人被杀良冒功,妻离子散;三表哥时期镇压法轮功,无数人被捕入狱,甚至被直接打死,镇压运动遍及全国,而这种镇压迫害直至今日没有一天断绝;再比如胡温后期所谓的“打黑”案件,一个黑帽子就摧毁地方上一个产业,一个家族男女老少都捉进官里去,个人被严刑逼供,一个家族几十年积累的财产成为公检法的大餐;再比如“茉莉花革命”迫害,再比如“08宪章”迫害,再比如对基督徒的迫害……每一次都是少说数百多则万数,如果你认为“文革”似的迫害结束了,那是因为你没看到罢了,你没成为受害者罢了。

再比如,全世界都看在眼里的案例,薄熙来主政重庆,立即掀起“唱红打黑”一个地方性的“文革”。温家宝信誓旦旦预防文革,又信誓旦旦他的继任者会更好,但为什么习包子在处理了发动重庆文革的薄熙来之后,现在他又要在全国发动“二次文革”呢?文革结束了吗?

中共的每一个特征都是文革的发起条件,中共就是文革,文革就是中共,中共手握“文革”炸弹,随时可以发动小型或者大型的“文革”运动,随时可以引爆,如果暂时还没发动,没有达到毛时代的“天下大乱”状态,孟子说:“王之不王,不为也,非不能也”!当年的薄和今日的习都对此作了证明。

要了你的老命,刨了你家祖坟!

文革就是中共的血肉,存在中共就存在文革,要反对文革、清算文革就是反对中共、清算中共,温相国的粉丝们,你们觉得这可能吗?

温家宝说他“为国家工作了45年”不是真相,真相是他为共产党工作了45年,他为文革工作了45年,他为中共保住随时可以发动文革的权力工作了45年。

资深相国李鸿章说“天下最容易的事情就是做官”,李中堂说的这个天下是单指中国的。他的传人温相国仅仅在离职的时候说了一句预防文革再来,就让体制内外跪倒一片,十年之后文革马上再来的时候,还在思之、念之,敬仰之。有这样仰望明君圣主、不辨真假、纳头便拜的中国老中青、国内外粉丝团,在中国做官真是天下最容易的事了。 

我一篇评论《川震里的温家宝与太鲁阁号里的林佳龙》(原标题为《屠夫的悲悯与宪政伦理》)发表之后,毫无意外收到一些温粉的攻击,这无关本文宏旨,不予驳斥。《屠夫》一文文意在于讨论思想认识的改变,中国人应该从底层盼清官、上层盼明君的奴民伦理做出改变,变成21世界文明世界的宪政伦理,我们应该以检视雇员的目光来看待政府官员。2021年的今天,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我们即便当下不能改变国家,不能得到民主自由宪政,也应该先清理掉我们心中对明君圣主、青天老爷的期盼和迷信,换来对文明政治的理性认识。

改变何其难也!网上有佳句曰:“动他的利益如同要他老命,改变他的观念如同挖他的祖坟。”改变意味者放弃既得利益和承认昔日的愚蠢,这就是鲁迅说的中国“三千年没有变化”的原因了。笔者仅仅是说出一个真相,我们应该抛弃奴民思维,换成站起来做人的思维,拆除心里的枷锁。站起来做人,这真是要了你的老命,刨了你家祖坟吗?

历史还要向前,自由还是人的天性,我始终相信不愿下跪苟活,想要站起来做人的中国人还是多数,我们放眼于未来。

(※作者为中国人权律师,709案当事人及辩护人,美国汉弗莱项目访问学者,2019年流亡美国。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