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自视先知 如何确保不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

习近平已把自己当作先知,所有异议都被视为异端,在这个时刻,如何应对习氏中国的挑战?如果说美国拜登政府已接受挑战,在汉学家何重谊(Jean-Yves Heurtebise)看来,柏林和巴黎还在希望避免对抗否认现实。

拜登上台后,第一位邀请访问白宫的是日本首相菅义伟,第二位是韩国总统文在寅。六月份,拜登与G7集团领袖会晤,乃至与再加上澳大利亚、韩国及印度的G10会面。还有三十国组成的北约,所有的外交活动都指向一个中心问题:如何应对中国挑战? 

更准确地说,如何面对刚刚党庆百年承诺让“外来势力”“头破血流”的中共统治的中国的挑战?如何面对这个经济强权,全球第一大二氧化碳排放国,其海陆扩张让周边国家担心,而且自称它的社会政治模式是面对“西方衰落”唯一符合历史方向的习氏中国的挑战? 

作者在法国‘世界报’撰文指出,当美日一方,中俄另一方在印太地区举行军事联合演习,担任欧盟轮流主席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却在2020年年底在既未邀请西班牙又未邀请意大利的情况下与中方达成‘欧中投资协定’,居然还打算在2021年6月底会晤普京,结果招致波罗的海国家,瑞典以及荷兰的愤怒。我们可以质问,因为关闭核电而需要俄罗斯天然气,因为汽车市场而屈从于中国的德国是否成了欧中外交的病汉? 

作者同时批评法国因“战略自主”以及对拜登邀请联合应对中国答之以“尤其不要冲突”而得到了北京的嘉奖。北约形容中国是北约组织的头号威胁,马克龙却反驳说中国远离北大西洋。巴黎的立场令人怀疑:海参崴比上海更东边,至于网络战,根本没有边界。况且,法国潜艇已参与在南中国海的自由航行演习。

法德这种“避免冲突”的愿望的理由基于必须与 中国合作共同应对气候升温,但是,别错误地以为,中国单纯地会给“西方”一点恩惠,遵守气候承诺,接下来,还有什么?作为交换,西方就必须对中国的普遍性审查,对新疆人权采取“相对文化主义”? 

作者指出,事实上,遵守气候协定对中国自身也已属于国家安全挑战的大问题。‘柳叶刀’2020年8月发表的文章显示,中国每年大约124万人死于恐怖的污染。另外的研究显示,如果气候升温3度,上海的四分之三及广州大部将淹没水中。参与气候应对对北京而言也涉及它如何生存下去的问题,欧洲根本不应该将此拿来与其他领域做交换。欧洲议会呼吁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是否意味着出现了转折?

长久以来,欧盟思考与中国的关系,以为可以把政治、经济与气候领域区分开来,在发展自由主义经济便可使中国开启民主化的幻梦破灭之后,现在又生出了另一种幻觉:把参与共同应对气候升温与人权问题区别开来。 

作者认为,事实上,如果不遵守人权,何谈救助环境,至于那种把经济合作与政治问题区分的愿望,他们忘记了北京根本不把二者作任何区分。北京把海关税当作武器来惩罚要求对新冠来源独立调查的澳大利亚不就是一个最好的说明? 

欧洲能否及时从“后霸权”世界的梦想中醒来?我们现在不是处于后霸权世界,而是处于“多霸权”世界,每个权力中心都知道自己不够强大。美国知道,在即将到来的可能的围绕钓鱼岛、台湾以及拉达克的冲突中,它将需要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与此平行,我们看到俄罗斯、中国、巴基斯坦及伊朗在强化联系。欧洲可以选择不选择吗?“相同但不同”的地狱就是用“再也不会”的好意构筑的。 

法国当代哲学家让-皮埃尔·迪皮伊(Jean-Pierre Dupuy)认为,避免灾难的唯一方式,就是接受灾难的不可避免性:为了确保第三次世界大战不要爆发,你必须看到它正在开始,并且知道如何为其准备。同样,这不应被解释为“文明冲突”。对 17 和 18 世纪欧洲接受中国知识的研究表明,它引发了文化去中心化,从而导致了我们混合现代性的出现。 

文章最后说,通过坚定捍卫自由主义价值观,在习近平声称自己是中国宗教的唯一先知并且所有异议都被视为异端的时刻,我们只是在提醒中国,正是通过与中国的接触,欧洲发展出一个自由社会的理念:不受信仰支配,基于功绩,以公共利益为目标。与“西方”对抗,习近平的中国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反对自己。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