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习近平骨子里没有民主 美对华政策会如何走?

美国总统拜登2月4日在美国国务院对美国外交人员发表了他上任后的首次外交政策讲话。尽管演讲中涉及中国的内容很少,但美中关系的未来走向依然是世界关注的焦点,人们更关注的是曾经八次出访中国的中共老朋友拜登将会如何与习近平打交道?川普政府执政的后期,将中共视为世界最大的威胁,并制定一系列强硬措施限制并打击中共的对外渗透势力。

 拜登首次发表外交政策演说节选

……

很高兴能够在这里与我们最新而又最资深的外交官国务卿托尼‧布林肯站在一起。国务卿先生,我们一道共事了20多年。在世界各地,你的朋友和我们的竞争者对你的外交技巧有著同样的尊敬。

他们知道,当你讲话的时候,你代表我讲话。所以,这是我今天想让世界听到的讯息:美国回来了。美国回来了。外交回到了我们外交政策的核心。

就像我在就职演说中所说的那样,我们将修复我们的同盟,并再次与世界进行接触,不是去迎接昨天的挑战,而是迎接今天和明天的挑战。美国的领导力必须迎头面对威权主义步步推进的这个新时刻,包括中国越来越大的赶超美国的雄心和俄罗斯破坏并干扰我们民主的决心。

我们必须迎头面对全球挑战不断加速的新时刻—从大流行病到气候危机到核扩散—这些挑战只有通过各国为共同事业而一道努力才能解决。我们不能单枪匹马来做。

这必须从外交开始,并根植于美国最珍贵的民主价值观。捍卫自由。推动机会。维护普世权利。尊重法治。以尊严对待每一个人。

这是我们全球政策、我们全球实力的根基。这是我们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这是美国持久不衰的优势。

虽然很多这些价值观近年来受到了巨大压力,甚至在过去几个星期被推到了边缘,但是美国人民将走出这一时刻,变得更加强壮、更加坚定,并且将有更好的配备来把全世界团结在一起,为捍卫民主而战斗—因为我们自身已经为此而战斗过了。

……

过去几天来,我们一直在与我们的盟国与伙伴密切合作,把国际社会聚集起来,处理缅甸的军事政变。我还接触了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讨论我们对于缅甸情况共同的担忧,我们的决心是团结一致的。

毫无疑问,在民主体制下,军队绝不应该寻求推翻人民的意愿,或试图抹去一个可信的大选结果。缅甸军方应该放弃他们夺取的权力,释放他们抓捕的倡导人士、活动人士和官员,解除电信限制,避免暴力。

过去两星期来,我与很多我们最亲密的盟友的领导人通了话—加拿大、墨西哥、英国、德国、法国、北约、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以开始重新形成合作的习惯,并重建民主同盟的机制。

美国的同盟属于我们最伟大的资产。以外交来发挥领导作用意味著与我们的盟国和关键伙伴再次肩并肩地站在一起。

然而,以外交来发挥领导作用也必须意味著在符合我们的利益并增进美国人民安全的时候与我们的对手和我们的竞争者进行外交接触。

……

我们还将直接应对我们最严峻的竞争者中国对我们的繁荣、安全和民主价值观构成的挑战。我们将直面中国的经济恶行,反制其咄咄逼人、胁迫性的行为,顶回中国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攻击。但是我们做好了准备,在符合美国利益时与北京共事。

我们将从优势地位展开竞争,方式是把国内建设得更好,与我们的盟国与伙伴合作,更新我们在国际机构中的角色,恢复我们失去了很多的信誉和道德权威。正因为如此,我们迅速采取了行动,开始恢复美国在国际上的参与,重新赢得我们的领导地位,并催化针对共同挑战的全球行动。

……

如果我们投资于我们自身和我们的人民,如果我们为确保将美国工商界置于在全球舞台竞争并取胜的位置而战斗,如果国际贸易规则没有对我们构成不利,如果我们的工人和知识产权得到保护,那么,地球上不会有任何国家—不会是中国或地球上任何国家—可以比得上我们。

……

拜登称习近平骨子里没有民主

2月12日,拜登在其总统官方推特上表示,中国新年除夕,他已经与习近平通话,向中国人民表示农历新年的良好祝愿。其推文中称:“我还就北京的经济行为、人权侵犯,以及威吓台湾表示关切。我告诉他,如果对美国人民有利,我会与中国合作。”

但新华社的评论出现了不同的描述,评论文章将拜习通话总结为“向世界释放积极信号”。新华社称: “拜登表示,美方愿与中方本著相互尊重的精神,开展坦诚和建设性对话,增进互相理解,避免误解误判。这对中美之间消除误解,展开对话与沟通具有积极意义。”

据报导,2月7日,拜登接受美国媒体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采访中,他表示,美国不需要与中国“冲突”,但要进行“极为激烈的竞争”。

拜登表示,自己“很了解习近平”,他解释称,自己作为副总统时与习近平相处时间超过任何一位世界领导人。

他评价习近平“非常聪明”、“非常强硬”,“而且—我的意思不是批评而是事实—他骨子里并无民主。”

拜登曾以副总统身份与中国领导人长期交往。那两年间,拜登作为时任副总统八次会晤习近平,《纽约时报》援引拜登的对习近平的评语—“此人会让我们有得忙了”。

川普政府时期,美国将中共政府视为理念截然相反的“对手”,而予以严厉打击。相较于川普的强硬立场,拜登政府对北京当局的态度和政策如何引人瞩目。

“我不会像川普那样做。我们将专注于国际规则。”拜登表示。上周,他也曾发表类似观点,称将与盟友更紧密地合作,以便对中国进行反击。

据BBC报导,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系副教授马钊认为,拜登更倾向于“多边主义”,会沿著奥巴马制定的“亚洲再平衡”战略,著力联合盟国与利益关切国,打造对华竞争共识。

“但中国经历过‘亚洲再平衡’战略,有一些应对的经验,对拜登回归传统外交路线有更多准备,经历了‘不可捉摸’的川普之后,中国更愿意和‘老谋深算’的拜登打交道。”马钊教授说。

据BBC报导称,,习近平已于上个月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期间向华盛顿特区发出了明确信息,这是习近平发表的第一个针对拜登的讲话警告说,建立“小圈子”或发动“新的冷战”将“只会使世界分裂,甚至会引起对抗”。

几天后,中共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话,希望美国能纠正“错误”,不要在香港、新疆、西藏等事务上干涉中国内政,“各自办好自己国家的事”。

但布林肯的回应则针锋相对,直接表示,“美国将持续为人权及民主价值挺身而出—包括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等问题上向中国施压”。

据分析认为,中美已展开“第二次冷战”,战况可能会有起伏,比如拜登在言语上可能不会像川普那么激烈,但中美关系基本上已无可能回到布什和奥巴马时代。

法广:拜登对华政策令人担忧

拜登在2月4日首次发表外交政策讲话,其中有关对华关系的表述不仅寥寥数语,而且用词“柔软”,引来社会的担忧。

 “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在其脸书上评论说,拜登对外政策的讲话,正式把中共定位为“竞争者”而不是“威胁者”,可以说是对话政策重新回到“绥靖主义的宣言”。王丹指出:“竞争者”这个定位本身也很荒谬。所谓“竞争”,意味著双方都会遵守一套游戏规则,否则怎么竞争?但今天的中共,有半点遵守国际规则的意思吗?一个不守规则的人,只能是破坏者、捣乱者,怎么可能是“竞争者”?

王丹认为,未来“对抗”这个词将不会出现在美国对华政策中,“谈判”和“对话”会重新成为互动模式。拜登的对华政策,会让“美国和西方为此付出代价”。

在王丹发表的帖文下,网民也一边倒地担忧美国会重蹈40年来美国对华政策的覆辙,美国可能会因此而衰落。有人说:“现今美国左派甚嚣尘上,过两三年,等中国骑在美国头上之后,美国主流才会醒悟,那时再由蓬佩奥出来扭转情势,彻底摧毁中共政权。”有人说:“早看破拜登的手脚了,延续民主党奥巴马的亲共路线,美国会付出代价,欧洲也不遑多让!”有人担心:“怕的是台湾也会付出代价。”

就在拜登4日讲话之前,《华尔街日报》1月22日的一篇报导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司法部官员正在考虑推出一项特赦计划,让美国学者可以披露过去接受的外国资助,而不必担心因披露而受到惩罚。拜登政府表示,可能会对与中国有联系的研究人员和学者进行大赦,或停止调查。他们给出的理由之一是,调查成本高、消耗资源大。

与此同时,已经有川普前朝高官和共和党现任政要在关注拜登对华政策的“逆转”,担忧中国并不是一个美国的正常竞争者,而是一个威胁。美国国会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2月3日提出13个修正案,反对民主党预算议程,并聚焦限制中国和伊朗威胁,她希望预算中要设置一项特别资金,用于打击中国的教育和研究型间谍活动。

布莱克本议员官网上发布的新闻稿说,“对那些在美国与中共有关联的研究人员,拜登政府对大赦这些人保持开放态度,这危及我们的国家安全。”“这些研究人员中的许多人在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的同时,还在窃取美国的敏感技术和商业机密。根除和调查这类威胁绝不能因为缺乏资源而受到抑制。”

布莱克本提出的另一个修正案针对的是总部位于中国的华为公司,并督促美国政府禁止采购该公司生产的电信设备。

在周四(2月4日)播出的福克斯新闻采访中,前国务卿蓬佩奥表示,中国利用技术和中国产APP获得美国公民的个人数据,再用人工智能技术进行数据梳理,并将其作为武器对付美国。他敦促拜登政府保留川普政府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制裁,强调这些制裁是为了保护美国人免受伤害。

蓬佩奥在2月3日的一个推文中还写道:“中国不仅摧毁了数百万个美国工作岗位,而且它们藏在暗处,它们在游说国会议员,它们正在与学校委员会和市议会合作,努力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以及盟友必须认真对待中国的威胁。”

拜登对华政策的变与不变

据美国之音报导,白宫表示,拜登政府正在以“战略耐心”寻求和北京打交道的“新方法”。这个“新方法”会不会改变川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呢?这里例举了川普时期的对华政策。 

关税与经贸

在川普时代,美国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采取对华强硬立场。在经贸领域,与中国展开贸易战,以惩罚中国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并对两国间的一些投资活动施加限制。

主要政策包括,对价值超过3,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制定投资黑名单,将40多家中国企业认定为与中国军方有关联,以行政令方式禁止美国机构和个人投资这些企业的证券,并要求在今年11月11日前剥离相关投资。

据表示,拜登很可能会利用其他的经济和金融手段来应对中国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他会重新评估关税,但目前的关税不会很快取消。 

科技与安全

川普政府推行多方位封堵中国科技企业的科技政策。主要措施包括,通过国内禁令和国际斡旋,封堵华为在5G网络建设的全球布局。

扩大出口管制,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等数百家中国企业和实体列入实体清单,限制他们获得美国技术和芯片等零部件。

对中国社交媒体应用TikTok和微信发布禁用令。

颁布行政令,禁止美国管辖范围内的个人和实体在2月19日以后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八款中国应用程序的开发者和控制者进行交易。

发起“清洁网络行动”,在通信运营、云存储、应用程序、通讯光缆等七个层面扩大对中国公司的堵截,并说服盟友加入该行动。

分析人士认为,拜登政府可能会撤销一些相关禁令,比如TikTok、微信禁令以及针对阿里巴巴和其他中国支付应用的行政令。但对于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比如华为、中兴禁令等,不太可能会放松限制。 

人文交流

在教育和人文交流领域,川普政府采取多项行动,以防范中共对美国社会的渗透和恶意影响。主要措施包括:认定新华社、中国中央电视台等15家中国媒体机构和孔子学院为外国使团,限制国防部向设有孔子学院的美国高校提供资助。

限制中共党员及其直系亲属赴美旅行,禁止中共统战官员或参与中共统战活动的人士入境美国。

加强对攻读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被界定为敏感领域的中国留学生的签证申请审核,将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十多所中国院校列入黑名单,取消了3,000多名中国留学生的签证。

分析认为,拜登可能放松中国学生签证限制,解除限制孔子学院。

根据美国新闻网站“校园改革”(Campus Reform)报导,前总统川普曾颁布一项政策,要求美国学校必须披露他们“孔子学院”的合作情况。然而,在1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就职后几天,就已悄悄取消了这项阻止中共渗透美国的政策。 

人权政策

在人权领域,川普总统签署生效了《香港民主与人权法》、《香港自治法》、《维吾尔人权政策法》、《西藏旅行对等法》和《西藏政策与支持法》,其行政当局对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行为施加了极为严厉的制裁措施,主要包括:终止给予香港在贸易上的特别待遇,制裁包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内的35名中港官员。

对涉嫌在新疆严重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实施制裁,将参与人权侵害的中国企业和实体列入贸易黑名单。禁止所有新疆境内企业和实体生产的棉花和番茄产品入境美国。认定中国政府在新疆犯有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舆论普遍认为,拜登政府在新疆和香港等人权问题上不会改变川普时期的政策。 

台湾问题

川普总统在上任伊始打破外交惯例和台湾总统蔡英文通了电话,在其任内签署生效《台湾旅行法》、《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和《台湾保证法》,并推出多项强化美台关系措施,包括:多名内阁官员访台,解除美台官员交往的自我限制。批准多项对台重大军售,包括先进的进攻性武器系统。建立“经济繁荣伙伴对话”,启动美台教育倡议。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拜登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尚不十分明朗,奥巴马政府曾是支持台湾力度较弱的几届政府之一,而拜登当时是副总统。至少目前为止看起来,拜登团队试图非常直接地接触和支持台湾,川普政府时期的大多数对台政策可能会延续下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