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上海还惨的那些城市不应被遗忘 有的封城超过百天

上海封城超过3周,引发海内外强烈关注。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上海居民求助的信息。但除了上海之外,中国还有多个城市饱受封城之苦,因为其影响力不够,不被外界关注。近日微信公号文章《那些发不出声音的地方》引发关注,作者在文中呼吁,希望人们能将目光放在除上海之外,在社交媒体上无法获得大量热度的城市,因为那些城市被封得更惨。

4月16日,微信公众号维舟发布文章《那些发不出声音的地方》。作者在文章的开头称,很多读者跟他说:“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写写我们吉林,很失望,到现在也没能等到。并不是只有上海人在受苦,我们这种小地方甚至更惨烈,只是外面不知道。吉林全省人口跟上海差不多,但发不出声音,在网上甚至都求不到一个热搜。我们也是人,为什么就只能默默忍受,自生自灭?”

对此,作者解释道,其实他也在一直关注吉林的疫情,但是由于当地的信息来源太少,有用的公开报导甚至更少,缺乏诸多可靠的细节,也写不出什么东西来。

文章称,上海有许多录音传出,包括市民打给疾控中心专家的、向居委会投诉的,还是跟防疫人员对话的。但是,一位东北朋友和他说:“吉林被封了那么久,你有看到什么录音吗?没有,别说是你,连我都没看到。”

文中还称,在长春宣布“社会面清零”前夕,有一位当地的朋友告诉他,目睹周围人的困苦,让自己很抑郁。这位朋友说:“吉林的疫情要比报道中能看到的严重得多了,身在其中,愤之、溃之、愧之。这次吉林的疫情,对比过去,看现在、想未来,似乎没有改变的可能。”

文章表示,很多人关注点不是受苦本身,而是发现上海人哪怕封城受苦了,得到的关注仍然多得多。网友讥讽这种不平等:上海人并不见得是最苦,只是叫得最响,结果得到了不相称的关注。

作者认为,所有人都一起平等地忍受,其实并不能让事情变得更好。他在文中称:“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要意识到:我们每个人都不应受这样的苦,而要推动改变,就必须尽可能地发声”。“发声的目的,不应该只是诉说一下委屈,之后却什么也没发生,又或者,只是得到大家长更好的关爱,而应该是推动改变……当然,这也不是光靠上海能做到的,这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呐喊。”

部分被封城市传出来的消息

吉林是此次中国疫情的重灾区,吉林自3月12日起封省,有的小县城哪怕在此后一个月间从未有过病例,也依旧封城,社会生活全部停摆。然而,在网上几乎看不到从这些地方传出的消息,仿佛就是舆论场上的黑洞。

吉林封城后衍生的人道灾难并不比上海少,但由于热度不够,很多求助帖淹没在网络中。直到3月31日,网上一段视频称,吉林省松原市王宓服务区因高速封闭,一名货车司机疑似被困车上20多天没吃东西,最终猝死在车里。这一悲惨而离奇的死亡一度引发了公众关注,但没有后续报导,吉林很快又被“遗忘”。

4月9日,网传长春蓉桥壹号住户居民王某在业主群里号召进行“敲盆行动”,但她随即等来的不是物资,而是被治安拘留七天并被处以300元罚款,理由是“在政府保障生活物资的情况下”,“意图向政府施压,性质恶劣影响严重”。

云南瑞丽被称作最惨的城市:在过去的一年里,瑞丽经历9次封城,总计长达160天。沿边村寨每个村口都设置了卡点严禁出入,许多村民已有将近一年没出门了。他们咬紧牙关,至今没一例外溢出省。在此期间,居民们做了几百次核酸,直到现在仍动弹不得。

黑龙江绥芬河已经悄无声息地封锁60天了。这个小城市因为鸡东县人民医院外科医生时军自杀而被外界短暂地关注到。当时,时军接诊了一名来自绥芬河的患者(此人冒用其母的核酸阴性报告蒙混过关),导致疫情在县城扩散,事后他作为直接负责人,屈辱地戴着手铐脚镣在医院做体检。由于不堪受辱,他用牙刷挑断自己股动脉自杀。

广西东兴是一座与越南只有一河之隔的边境小城。几天前,网上有人呼救:“我们广西东兴市是被遗忘了吗?经历两次疫情,这一次疫情已经40多天过去了,还有新增,我心态崩了。不能复工复学复产,每天呆在家中,分不清今天是星期几。……外面真的有人知道我们这个城市吗?知道我们被封了这么久吗?”

跟上海浦东同一天封城的安徽淮南市(3月28日)至今仍在封锁之中,居民们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但作为一个小城,很少有人知道这里的真实情况。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