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区清真寺冲突或影响地方选举

悉尼华人区Hurstville计划兴建清真寺后,激化了反对DA的居民与市政府的矛盾,目前正值地方政府即将选举,有市民认为,此事件或将影响到选举的结果。本报采访了“反对声音”的代表以及当地市政府,也收到了来自各方面的邮件与反馈。

该清真寺DA选址在Carlton区Botany Street 88-92号,在其附近有公立小学,当地一些居民担心,清真寺不但破坏了原来的宁静,也会造成街道拥挤,给上下学的孩子带来危险。反对者为此多次举牌进行抗议,并指责Georges River市政府具有强烈偏袒,漠视反对意见。

一位名为Smith的Hurstville居民在邮件中写道,“看看满街抗议的人潮,目中无人的Georges River 地方政府的信誉正在直线下降。”

一位杨姓华人来函称,反对DA是居民的正常程序和自由权利,但那些说“Hurstville 不能被穆斯林占领,成为下一个Lakemba”言论的,绝对不代表当地华人居民的声音。

尽管作为抗议人员的代表王斌不承认自己是抗议行动的组织者,但民众与市政府依然把王斌视作“领头人”。

Georges River市政府发言人在回答本报询问时纠正了本报报导中的错误,并表示,市政府总经理Gail Connolly在给王斌的公开信中从来没有说过“不要就任何与 DA 相关的事情联系市议员”。

发言人重申,该 DA 不是市政府的事务,而是地方规划小组(GRLPP)的事务。

相关文章 ——————————— 

Hurstville建清真寺申请引争议 华人深陷其中

Hurstville建清真寺 激化居民与市政府矛盾

————👇本文内容接着看————

王斌先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居民不知道如何对清真寺的DA提交反对意见,询问市政府,但市政府一直不理会,直到该DA的反馈日期截止前的最后一周才让居民知道,没有给居民足够的时间。

对此,Georges River市政府发言人回答说,这都不是市政府的决定,正如之前在 2021 年 11 月 4 日所通知的那样,控制DA议程的是GRLPP的主席。

王斌还指称,市政府多次与开发商开会,却拒绝与居民就此事开会,是不公平的表现。

但Georges River市政府发言人回答说,“市政府没有与申请方开会,”发言人表示,评估申请的独立规划顾问有义务与 DA 申请人会面,并且已经这样做了。但是,独立顾问在评估申请时没有义务与个别居民会面。

尽管市政府坚持认为,政府的行为是公平合法的,但居住在清真寺建址附近的居民依然认为市政府不愿意聆听反对的声音。

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地方政客称:“市政府确实存在用有色眼镜看待这场‘反清”运动,但太多的种族歧视言论对华人也不利,这次的争端或被政治利用,影响地方选举结果。”

12月4日是新州地方政府的选举日,也出现了不少华人竞选者,Georges River选区目前有三位华人,王斌、刘娜心和王潇。

王潇被认为是一位新手,根据他的自我介绍,王潇于2000年来澳大利亚留学,2005年开始个人创业。三年前,开始在好事围经营了一家餐厅。

据公开报导显示,刘娜心目前隶属自由党,从2008年第一次获选Georges River市议员后,至今依然在位。刘娜心祖籍中国河北,曾在广东中山市生活与工作了十年,2000年移民澳洲。

王斌出生于长沙,1992年国防科大计算机硕士毕业。随后,南下深圳,在某公司从事软件开发。1997年移居澳洲。先后在IT行业和金融业工作。王斌现任湖南同乡会会长。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26 评论
  1. George W User Says

    我是住在这次反’清真寺’街附近的居民,据澳中两地调查确实: 王斌夫妻俩二十多年前毕业于中国顶尖军事学院,作为军事专业人士不去军队工作,却以技术移民身份来澳定居,轰轰烈烈打着服务草根民众反寺庙为平台……
    其真实的目的到底咋了?

  2. Wendy User Says

    看到一位学校群家长的留言,觉得很中肯,大家不要恩将仇报,忘记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

    近段时间不时听到大家提及Carlton区内的Botany St 上清真寺发展项目申请(DA)的事情。前两天有一位儿子同学的妈妈问我好像没有看到刘娜心议员象当年反对 King Georges Rd South Hurstville 和Forest Rd Penshurst 不合理建设清真寺的问题上那样积极地参与。为了解答自己心中的疑问,我查看了一些官方资料,才发现这当中原来有一个很大的误区。

    原来在2018年3月,新州政府就出台的一个新法律,明文规定这类DA审批属于法定独立权限,民选议员失去了参与此类DA讨论和决策的权利,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现行乔治河LPP ( 乔治河地方规划评审小组 ) 的结构制度之下,没有见到刘娜心公开抛头露面为清真寺的DA事宜发声,同时其他14位议员也同样没有对此发表任何言论。换言之,任何将来新当选的民选议员将拥有同其他议员一样的权力限制,必须遵守同样的法律,没有任何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在辖区内建造这么一个大型的宗教礼拜场所清真寺,尤其又在居民区内和校区旁边,实在是有太多的关于整体环境、交通拥堵、噪音和停车等问题的隐患。刘娜心当然不可能无动于衷。尽管她无法以议员的身份参与DA的任何讨论和决策过程,但在严格遵守相关法律的前提下,刘娜心议员一直在8月26日GR LPP会前会后积极将大家的意见第一时间转达给Council的有关部门,使得这些反对的声音在专家评审会的决策过程中能够被听到和考虑,她还要求市政府将整个审批该DA的法律依据和相关流程翻译成中文,发给所有递交反对意见的居民们,她在这些过程中积极参与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请参考,关于这个DA 在今年10 月的进一步的更新:
    • 申请人已经提交了补充资料,补充资料已经在 2021 年 10 月 19 日上传到市政府的发展申请追踪器。
    • 所有先前提交的开发申请仍然有效,将由评审小组加以考虑。
    • 任何新的书面意见书,要提交给评审小组考虑,必须在 2021 年 10 月 31 日星期 天晚上 11 时 59 分以前,发送到这个电邮地址: 90Botany@georgesriver.nsw.gov.au
    • 评审小组的主席将审核补充的资料和意见,决定以后的程序。

    刘娜心会继续关注和跟进这个DA的后续进展,在相关法律赋予她的职权范围内发挥应有的作用并继续努力争取。

  3. Leo User Says

    我支持王斌 因为他为大家做了很多事有目共睹 为什么不能选积极做事的人 反而要选不作为的人?还争来争去搞那么复杂。哪一个竞选议员的人不都是为这个目标努力 这样也能作为反对意见之一?

  4. lisa User Says

    我不认为这个报道有什么针对性,或许打破了一些人的固有观念。澳洲是一个民主法制的社会,这一点一定要先明确。

    “反清”是居民的权力,但不能被假消息误导,该报道正试图理清居民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以及矛盾的起因。

    合法的“反清”行为应该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5. Cathy User Says

    假如王斌当选市独立议员后,本区仍有寺庙,清真寺等DA的申请时,王斌在市议会里因受制于澳洲相关法律法规约束而失去为民请愿的能力时,相信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我们大多数朋友都认为王斌应继续留在民间而发挥更大作用。

  6. Aron User Says

    估计是某人的支持者吧,一直在污蔑Council,拿着证据出来投诉吧,光动嘴皮子也是一种耍流氓的行为,对政府没信心还留在这个国家干吗呢。积极和政府沟通,积极协调那样才能把事情解决,骂council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坏事。坚决反对这个DA,请走正道,不要误了大局。

  7. 小编 User Says

    乔治河市政府发言人以邮件回答本编提问时的原话:“This DA is not a Council matter – it is a Local Planning Panel matter. ”

  8. 小编 User Says

    本报道仅围绕一个主题,就是居民与政府的矛盾,这是问题的关键,报道不为任何一方站台,也不可以攻击任何人员,只是通过采访了解真相。我所应用的话都是原话,当然也可能理解错误,报道中如果出现虚假信息,请向本报投诉,本编一定在后续报道中更正。如果Jason有证据证明市政府有问题,希望你以真名接受本编采访。市政府是民选的,如果有任何违法行为,小编一定紧追不放。

  9. Michelle User Says

    歪曲市政流程,市政已经中英文信都发给居民们了,继续故意抹黑,看在眼里分析下来才知道背后有真正的目的,这手段厉害的。我已经从反清群里退群了,现在全部的话题都是刷选举,攻击Nancy Liu,完全偏离了反清轨道。我对Nancy不认识,但这么攻击她,难道council都听她一人的?可见用心良苦

  10. Jack User Says

    这位组织者为了竞选,已经撇清组织者的身份了,等当上了councillor还会站出来说话?我和朋友们的钱都捐在他George River Association名义下,出的律师信和专家报告都在他的名义下,这些事实他还能撇清?当初他组织大家要去council门口游行,最后他自己不愿意参加抽离了活动,前后言行不一致,还指望他说话算话?他可以挺身而出违反council规定吗?

  11. Clare User Says

    居民与Council应该是work with each other, 先入为主的建立敌对情绪不利于长期的沟通与交流。每一位Council议员都是票选出来的,所以如果对澳洲的政治制度还有些基本的信任,大家就没有理由觉得Council 是刻意置民意而不顾,只能说目前制度的设立需要完善。作为附近居民,基于噪音,交通,安全的客观因素,我也非常反对这个DA,这个与宗教,族裔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反对的过程中,大家还是不要忘了最初的目的,是争取与Council 和LPP 的有效沟通,另外,当选Council议员之后,就需要服从Council对议员的一些protocol ,作为选民也是要了解议员的义务与责任,我们的期望是什么,理论上是否可以实现,互相怀疑和攻击有什么作用?

  12. Jason User Says

    越看这么Mike L的话越生气
    “人家lpp也暂停了”
    lpp是明确表示给开发方一个月时间递交补充材料。Council表示不会在发信通知附近居民,要知道就一个月后自己去Council网站查有没有开发方的补充材料。彼时居民只有一个礼拜时间递交居民方的反对材料,根本不够时间组织专家审阅厚厚一摞材料的。这才有了后来居民的抗议和递交反对信,这是在大家抗争之下才又多给了一周时间。即便如此,居民方还有两个补充报告要在一周后才能完成,也不知道Council会不会受理。这些东西看新闻随便问一下周围邻居大家都知道。并不是像有些人说的那么轻松lpp“暂停”了。事实是现在的情况对居民很不利,居民要表达的诉求没有被有效地传达到市政管理层,居民也没有得到相同的时间去应对。
    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两年还有谁“为了选举”也一样跳出来帮帮居民,替大家喊一声不公???

  13. Jason User Says

    其实挺不明白个别人为什么要去攻击组织者的,但是攻击者自己也说跟了两年了,这说明他/她至少承认从19年(即该da一出现)组织者就是持续在替大家出头的。好像组织者不是这个月临近选举才突然跳出来替大家出头的吧?
    你要对愿意出头的组织者报以片面的所谓“为了选举”是你的自由,但是此次反清的组织者在15年south hurstville反清,17年wright street反建庙,他都是组织者,这么多年了,总不能说他是临时抱佛脚”为了选举“吧?这么多年坚持下来了,好像没被选上他也没停过替大家出头吧?
    反复批斗组织者是什么意思呢?叫他别出来替大家出头?还是别人可以出来选举,他出来就是“别有用心”?
    ”看新闻“没有报道的是,广大居民自己出钱聘请的专家例举了例证该开发的不合规处,Council的报告中并无有力引用,大量事实都证明居民不是无理取闹!

  14. Jason User Says

    “终于看到有明白人了,这事儿我也跟了2年了,现在才看明白,他就是为了选举啊!可惜明白的太晚了”
    其他人怎么不为了选举也来帮帮我们周围的邻居呀?事实上这次Bayside Council的councilor Liz 写了正式反对信,欢迎其他councilor也像她一样写信。谁愿意帮助周围邻居解决问题,我们就选谁。所有参选的人都有政治目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15. Jason User Says

    这里我想在强调一下,Council是向lpp提交了一份正式的报告,推荐批准该da。
    而不是那个Mike L所说的“推荐审批“,是recommend to approve而不是recommend to assess and approve
    ”推荐批准”和“推荐审批”区别大了,不要再耍小聪明愚弄读者了

  16. sandy w User Says

    终于看到有明白人了,这事儿我也跟了2年了,现在才看明白,他就是为了选举啊!可惜明白的太晚了

  17. Jason User Says

    无论有些人想怎么洗地,但是他还是得承认“DA assessor 刚开始是推荐了审批”,请问这da assessor是Council的人吗?是Council发工资给assessor的吗?不是Council的事务,为什么要用Council的assessor?推荐报告是Council的assessor写的吗?

    某些洗地者用assessor这个词,却不敢承认Council assess了这个da,然后写报告推荐批准?Council自己写的报告已经很全面的阐述了他们何如assess这个da以及为什么推荐批准这个da,这一过程并没有lpp的参与,说Council”主导审理“有什么问题?

    这篇新闻漏掉这一严重事实,这就造成了好像老百姓是受人挑拨无理取闹似的。老百姓这么容易受挑拨,怎么其他人不去挑拨?他们都不需要选票吗?

  18. Andrew User Says

    按照程序反建DA,不行就往上级投诉,找有经验的律师肯定可以帮到。但利用这事故意挑拨而达到自己当上政客,群众们需要自己冷静分析,以防被利用当棋子。

  19. Jason User Says

    “DA不是市政府的事务“
    不知道小编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断章取义误导读者?市政府的相关部门出具书面报告推荐Lpp批准这项开发申请。这都是有据可查的,事实是市政府的相关部门主导审理了这个da,然后递交报告给lpp并且”推荐批准“。
    这已经是贵报第三次报道此事了,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实不报道?如果你们是真不知道,那么请把事情搞清楚在报道,否则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误导读者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1. Mike L User Says

      楼上的Jason, 你脑子是不是坏了?审批DA最后是独立小组LPP做的。澳洲就是经常为了DA审批的事有很多conflict of interest. 所以才有一个独立的LPP, 他们不归市政府管的。你有证据说:“事实是市政府的相关部门主导审理了这个da”吗?你是市政府里面的人?还是有内线告诉你了?如果你真的有证据,可以跟这个记者联系啊,揭露市政府。DA assessor 刚开始是推荐了审批,但是后来咱们居民不是提出很多反对意见吗?人家LPP也是暂停了,要重审。不懂澳洲法律的,别在这里瞎嚷嚷。

  20. Sagi Zhao User Says

    我住在受影响的区,左边Macedonian 邻居、右边第二代Italian 移民后裔,也都在积极的与Council 沟通并反对这不合理DA. R2 Residential Zone ,quiet street 兴建大型公共崇拜场所. 为什么要在好事围这里建个2千平方米地,1千多平方米的清真寺?我们找Council 审批的部门,没人愿意见我们,也沒有Assessor 持开放态度沟通。我们600多户自己花钱请了专业的交通工程师,噪音工程师,城市规划师,道路安全评估师等各方专家,查出多个开发商申请方的重要问题,我们出了专业报告想与Council审批员进行沟通(注意:他的记录上显示他曾为附近清真寺开发商工作过,当然现在他是为市政工作。虽然当时不一定是同一个开发公司啊。我没查公司ownership structure, 所以我不可以下什么定论,也不想随便指责),可这位Council DA Assessor的连与我们开视频会、或者见面会讨论报告都不愿意……根据开发商申请方十月底自己提供给Council的资料显示,他们与这位Assessor多次沟通(当然,这也是这位审批员工作的一部分吧)。我们要看看Sue Francis (LPP的Chair person)怎么看这DA. 反正上次她在LPP公开会上也指出了审请方材料的多项欠缺。我就是不理解为什么这个审批员还是代表市政多次推荐批准!—— 没了解情况的人,没有资格胡乱指责真正能为居民做事的人。GRC 早在6月份就已经被州政府点名批评for conduct issues & require performance improvement!

  21. 晨榕 User Says

    反建清真寺是周边居民自发组织的, 其中包括了各个族裔的居民, 反对是有着正当理由的, 根据George River Council新通过的LEP规定, R2居民区建造public worship 是不被允许的, 这其中就有居民生活环境安全和交通安全的考量,不知道有人出于什么目的,老是喜欢无中生有指责别人是种族歧视, 为什么当然我们被骂滚回北京时, 你不出来指责种族歧视呢?

  22. Tiangping User Says

    怪不得不忘“初心”,把中国作业抄到澳洲来了。借“反建”为名,组“夫妻”老婆群,挑拨族群、离间政府议员和民众关系,以博自己上位,还羞提“组织者”之称,哈哈😆

  23. Michelle User Says

    王斌会长原来是中国国防科技大学毕业的高级军事人才呀,敬佩!

  24. John User Says

    湖南汉子不服输!

  25. Stanley User Says

    嘿嘿,湖南同乡会会长!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