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rstville建清真寺 激化居民与市政府矛盾

一项计划在Hurstville建清真寺DA的申请,遭到当地一些居民的反对,据悉当地居民向Georges River市政府投送了数千份反对信。但市政府总经理Gail Connolly坚持认为,市政府无权干涉Georges River地方规划小组(GRLPP)的独立判断与决定。一个针对清真寺DA项目的争执演变成当地居民与市政府矛盾。

现任Georges River联合会会长王斌是抗议人员与市政府的沟通者,他认为,市政府在处理清真寺DA这件事上存在“不透明”及“不合理”现象,“市政府与开发商开了很多次会,就是不与我们开会。我们提出了各种询问,包括如何提交反对信,他们不回应,市政府无视居民的要求。”王斌说。

Georges River市政府总经理Gail Connolly在回复本报询问的邮件上表示,市议会非常重视腐败指控,任何居民有任何证据表明市政府在处理DA这件事上存在腐败行为,应该向新南威尔士州廉政公署进行投诉。

本报记者就王斌提出的“不透明”及“不合理”现象,再次致电市政府,但截至发稿,市政府依然没有给与回应。

Connolly坚称,关于清真寺DA的意见由独立规划小组(GRLPP)决定,市政府不会发表意见去影响他们的独立判断,“任何议员、申请人或社区成员都不得在公开会议之外与该小组成员联系或互动”。

王斌承认,市议员、市政府确实无权干涉DA评估,那是违法行为。但他认为居民找市议员是天经地义,市议员可以代表居民发言,他们与DA小组的人员比较熟,所以他们的发言能影响到决策。

王斌认为,市政府的作用很大,他们不是决定机构,但他们可以发表建议,而市政府没有这样做。他认为造成居民与市政府的矛盾冲突是因为,“市议员不为居民发声,市政府同意建立该清真寺。”

该清真寺DA选址在Carlton区Botany Street 88-92号,在其附近有公立小学,当地一些居民担心,清真寺不但破坏了原来的宁静,也会造成街道拥挤,给上下学的孩子带来危险。

抗议的人们。
抗议的人们。(视频截图)

一些居住在附近的居民为此多次抗议活动,要求阻止这项申请通过审核。并将愤怒的矛头指向市政府。王斌在采访中否认自己是近几次抗议活动的领导者与组织者,不过他近日在宣布参选当地市议员时向媒体表示,“我在过去七年内参与和领导了数次大型的华人居民的维权活动。也多次带领居民反对在 Hurstville Wright Street, South Hurstville, Botany Street 住宅区兴建不合理的公众祭拜场所。”

相关文章 ———————————

华人区清真寺冲突或影响地方选举

Hurstville建清真寺申请引争议 华人深陷其中

————👇本文内容接着看————

依照澳洲民主程序,居民向市议员反应心声是居民的权力,市议员聆听居民的意见是他们的责任,本报就此向Gail Connolly提问,要求居民“不找当地市议员”有没有什么特别理由,因为找市议员提意见,并不代表“鼓动市政府议员在清真寺DA的申请程序上作出非法行为”。但Connolly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记者采访了清真寺建址附近的居民,反对的声音显然高过支持的声音,反对的声音大都以安全为理由,但支持者却认为一些反对者是基于种族歧视。

我们将继续关注清真寺DA争议的发展,欢迎关心此事的读者来信,发表您的意见。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4 评论
  1. StellaY User Says

    看出来了,所有的目的都是针对“她”,难道council只有她一个人吗?难道council她说的算吗?说她怎么怎么不好的人有电话或email积极主动地联系过她吗?

  2. William User Says

    看来住Botany St部分居民连流程都没搞清楚就钻牛角尖,先和council斗起来

  3. Kevin User Says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政治冷感的人, 来澳30多年从不参与任何党派,也不关心任何的党争.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
    我不认识王斌, 而不认识某议员.无缘认识,也不想认识, 因为住在botany st, 深受DA的困扰.不知那位议员能够体会到居民的无奈吗?
    王斌在沟通中是什么态度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谁想帮我们,谁会帮我们. 如果一个议员自己不帮自己的选民,选择装聋作哑,临近大选,还要装模作样指责其他的人有种族歧视.给我的感觉是在骗选票.
    如果该议员认为态度能感化市政,能让他们改变主意的话.这里我很谦卑地请求该议员,请她以最优雅,最温柔的态度与她的同党同事沟通,求求他们放过botany st以及周边的居民, 因为现在所有的传言都指明了她的同党同志就是这个DA的幕后推手, 不知道她肯为我们说话吗?敢为我们说话吗?

  4. User Says

    一个master palm推出来后的程序不是应该咨询当地民意,如果大多数人都投反对票不是就不能通过的吗?什么时候council成了一言堂,不管多少人反对都一力推行,这个是什么机制,🤷‍♀️还是民主国家吗?黄斌同志前后矛盾,还没当选上议员就已经开始甩锅了,给点魄力有点信用好吗,干事情要有始有终,要不怎么对得起相信您追随您的选民们。

  5. Lisa User Says

    一位市議員的評論是這樣的:王斌在對話時很不友善,帶有强烈的種族主義味道,他似乎不在乎解決問題,更在乎激起矛盾,獲得華人支持。。。他在為競選做準備。

  6. Della Y User Says

    市议会嘴裡說LPP独立審查,其实市議会早已推薦LPP通过,怎可说独立和不干涉審理?希望其他留言者多了解市议会內裡情況再出言讽刺。肯为民众出声的,比那些縮头華裔市議員強得多。

  7. Jason User Says

    王斌同志参与这次councillor竞选,那就期待他坐上这个位置,然后代表部分反对DA的居民们违反council 规定去影响LPP吧,看看到时候他这出戏怎么唱。

    1. Lisa User Says

      沒看到王同志已經否認自己是目前的組織者嗎?組織是以前的事,當上議員之後,還怎麽可能參與?

  8. FangS User Says

    如果Council剥夺居民权利,没让居民提出反对,从中作梗,那么赶紧去投诉,到主流媒体曝光,甚至于请律师去告Council都可以,在这微信公众号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做点实事,有真本事就直接和Council面对面的交谈。

    “王斌承认,市议员、市政府确实无权干涉DA评估,那是违法行为。”——但还要怂恿市议员去做违法影响DA的行为,话语前后矛盾。

    要求council代表居民反映反对意见,Council不可能不给居民提交反对信的。如果要councillor出面,即便没有规定说councillor不可以出面,那肯定有部分居民反对部分居民同意的吧,councillor都代表两方居民说话,都去影响LPP做决定,那不乱套了吗?那还要独立的LPP机构干嘛。更何况councillor已经有明文规定不可以干涉,偷换概念可不是君子之道。

  9. Google User Says

    三楼的那位,什么是大陆人的思维?那是不是要做顺民了! 请问对不合理的市政现象,发展项目进行质询,抗争,这本身就是澳洲民主给每一个公民的权利, 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为本地居民伸张正义的侠士, 是不是比那些缩起头来的,更有资格做议员参政议政呢?

  10. Stella Y User Says

    不能干涉就不代表不能向市議会反映居民的意見。他们是居民選上的,就只会用这擋箭牌。这代表因为他们所屬的政黨关系,不敢发声吧。

  11. 惜福 User Says

    “王斌承认,市议员、市政府确实无权干涉DA评估,那是违法行为。但他认为居民找市议员是天经地义,市议员可以代表居民发言,他们与DA小组的人员比较熟,所以他们的发言能影响到决策。”这根本是偷换概念。发言是在LPP会上,面对的是LPP,哪里是DA小组。对DA小组,哪里有什么发言不发言。他自己也要竞选了,所以终于承认议员不能干涉了?他如果承诺他若当选,可以不顾Council规定去LPP发言,那一定选他。都是华人,相煎何急!

  12. 晨榕 User Says

    反映民意本就是市议员的职责, People look to their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for leadership and guidance. Councillors can provide this by putting forward options and presenting arguments or possible solutions to problems at council meetings.以上是 DLGSC对议员职责的定义,为什么George River Council要剥夺居民寻求议员帮助的权力, 你们怕什么呢?

  13. 讀者ABC User Says

    “王斌承认,市议员、市政府确实无权干涉DA评估,那是违法行为。但他认为居民找市议员是天经地义,市议员可以代表居民发言,他们与DA小组的人员比较熟,所以他们的发言能影响到决策。”

    這位王斌還是大陸人的思維呀,既然不能干涉,為啥還要去影響決策?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