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新宫廷剧“翡翠”登场

不管台海局势如何紧张,两岸三地所制作的中国宫廷剧,总是能以扣人心弦高潮迭起的剧情掳获人心。近日继中共于2018年第13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取消国家主席两届任期制,正准备为习近平2022年“黄袍加身”之际,又传出“当局”禁用“翡、翠”等文字,无论言谈或书写,只要遇到统治者名讳或有贬抑嘲讽谐音,一律都要回避。 

翡翠原是一种宝玉,专为增加美观却也是没有实用价值的物品;翡翠也是一种鸟类,嘴长且直、羽毛光彩夺目,但也引申喜欢人前背后说长道短、搬弄口舌滋事生非。当然,现在也被中国网民用来形容自已的领导人,影射为“非习”、“习习卒(死)”之意,有抗议习近平大权独揽、及诅咒“习大大死两次”大逆不道意味,严重挑衅“皇权”,自然以“斩立决”禁用治罪。

在中国历朝官场中,“避讳”是相当具有中国专制政权特色的宫廷政治文化,上至皇宫贵族下到黎民百姓都要严格遵守;熟知个中奥妙者,或可加官进爵、逢凶化吉,违逆者重可抄家灭族、轻者可流放边疆。避讳含盖“言词”及“文字”,如对现今中共领导人不可直接戏称“习包子”、“扛麦郎”或“小熊维尼”,须以“平易近人”的亲民形象称呼,遇习近平名讳就要以“缺字”、“换字”、“改音”,但不能有负面影射,如“习禁评”、 “习卒习” 或“ 革除陋习”等各种方式为之;不能对“习核心”或“习思想”有丝毫不敬或挑战之心,不能对“皇权”高谈阔论说三道四,更不能泄漏“皇家”成员身份,否则将面临14年牢狱之灾。 

自从习大大2012年登基之后,以言词及文字勇于“挑战习帝”者不可胜数。从2014年知名西藏歌手格桑亚培因一曲“藏人们”,歌词内容被视为涉及政治遭判4年徒刑;2016年北京地产大亨任志强,因大放厥词形容习近平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被中共开除党籍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20年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蔡霞在一段录音档批评习近平“就是一个黑帮老大”,被中央党校开除党籍流亡美国。未来这些中共“反革命份子”在习近平“朕即天下”的威权统治下,只能噤若寒蝉或流亡天涯、如果不吐不快就要有视死如归、慷慨就义的准备。

中国各朝各代都有大兴“文字狱”案例,是中国专制统治者对文人的一种政治迫害,即便从1945年播迁来台的政权都难以回避,如一则商业广告文案“世界的国货”,就被检举自右往左读,有“祸国的介石”谐音,自然要被罗织罪名。目前生长在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台湾,不管早从13世纪或17到19世纪移居来台的原住民或汉人,或近期从他国移入的新住民,都何其有幸皆享言论、宗教、免于匮乏及恐惧的自由,不用担心害怕对统治者的批评指教,会遭到残酷的“秋后算帐”。

中国宫廷剧能受到全球使用中文观众的欢迎,除了导演、制片、编剧运筹帷幄、演员精湛演技、及剧场人员通力合作外,不外乎来自于普罗大众对于中国历代“深宫大内”尔虞我诈、明争暗斗、步步惊心的剧情攻略所吸引;同样的,习近平与其他六名政治局常委平时的“卖力演出”,也都是“观众评论”的焦点,只是生活在中共统治下的人民,只能看戏鼓掌叫好,甚至要配合演出粉墨登场,但不能“随心所欲”妄议中央或诅咒领导,否则可能会如戏中“大刑侍候”或推出“午门问斩”。

(※作者为台湾政府前驻美人员,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