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电视台公布武汉封城前“中国隐匿疫情”画面

中国武汉封城即将于1月23日届满周年,全球已有9千多万人染疫。半岛电视台18日独家播出未曾公诸于世的新闻画面,揭露中国当局在武汉封城前几天未致力于防止疫情散播,还一味地阻挠记者报导。

综合中央社报导,半岛电视台播出的新闻画面是由两名中国记者秘密拍摄的,摄影期间是在2020年1月19至22日。这部影片由半岛电视台调查部门运出中国。为了两名记者的安全,影片中以化名杨骏(Yang Jun)、陈伟(Chen Wei)称呼他们。

报导说,两名记者在武汉封城前的1月19日抵达当地,当时病毒是否会人传人未获证实,没有人戴口罩,人们对疫情无动于衷,以为只是比流感严重、但还没有达到SARS的程度。当时当局宣称仅有数百人染疫。

人们从漫不经心到恐慌

杨骏在日记中写道:“我到的时候,民众似乎根本不怕病毒或完全不在乎,有些人甚至没有听过…一名摊商叫我拿下口罩,说‘很明显你是个过度担心的外地人,这里没事’。”

但就在春运即将到来之际,中国政府突然宣布武汉封城。人们看见巿区公共场所被封闭后,突然在一夕之间陷入恐慌,几乎所有人都戴上口罩。但为时已晚,当时境内有数百万人移动,进一步将病毒散播至中国各地,更在不久后扩散到全球。

报导指,外界普遍认为,中国政府在疫情初始前几天不说明和不透明,是病毒得以如此迅速散播的原因之一,导致迄今已有200多万人病故的百年大疫。

记者遭公安百般阻挠

为了了解疫况,任职于北京国营媒体的杨骏及陈伟,在取得武汉巿政府媒体主管机关许可下,穿梭于日益爆满的不同医院之间,前往被指为疑为疫情源头的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但过程中仍一再遭到公安和保全阻挡,禁止他们摄影。

“在武汉,人员和设备双缺,导致许多感染病患求医治无门。可笑的是,医院隐瞒了真相。”杨骏在日记中写道,“我无法自由地进行报导。因为政府部门进行干预,我常被跟监。疫情讯息遭到隐匿,难以取得…在武汉进行报导的那3天期间,我常被公安和医院人员挡下。我也因而理解到疫情的严重程度,以及报导这题目有多敏感、多艰钜。这完全超乎我想像。”

秘密拍摄

由于公安阻挠,两名记者只好暗中开机拍摄。陈伟在日记中写道:“有些题材在中国不能报导,例如:探讨防疫措施、确诊程序,以及跟组织和政府隐匿有关的任何内容,这些都不能去碰、不能报导。”

自从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已有9名中国记者遭到关押或被消失。中国公民记者张展去年12月底遭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

陈伟写道:“中国媒体和社群媒体讨论这场危机,也讨论除了中国之外,举世如何地绝望。但是在中国没有人胆敢谈论从武汉开始的病毒起源,或是武汉政府一开始犯下的错误…唯一可以探讨的是政府控疫如何得宜,以及中国人应该如何对政府心存感激。”

这场瘟疫由于中国政府在疫情爆发初期的不作为,很快就扩散至全球,迄今已有9千多万人感染。中国外交部告诉半岛电视台,疫情初始阶段采行的措施大大防止了疫情的进一步散播。不过,英国南安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研究认为,如果中国政府更早采取行动,感染数本来可以大为降低。

独立专家小组:中国和世卫因应疫情错失先机

世界卫生组织去年成立的“大流行防范和应对独立小组”(Independent Panel for Pandemic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将于1月19日向世卫执行委员会提交报告。该独立小组18日表示,针对中国开始出现疫情危机所进行的评估“显示,当时可能已有早期迹象出现,可据以采取比较迅速的行动”。

报告还批评世卫在危机发生之初拖延时日,直到2020年1月22日才召开紧急委员会会议,且直到一周后才宣告此疫情是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应进入最高警戒层级。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