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電視台公布武漢封城前「中國隱匿疫情」畫面

中國武漢封城即將於1月23日屆滿周年,全球已有9千多萬人染疫。半島電視台18日獨家播出未曾公諸於世的新聞畫面,揭露中國當局在武漢封城前幾天未致力於防止疫情散播,還一味地阻撓記者報導。

綜合中央社報導,半島電視台播出的新聞畫面是由兩名中國記者秘密拍攝的,攝影期間是在2020年1月19至22日。這部影片由半島電視台調查部門運出中國。為了兩名記者的安全,影片中以化名楊駿(Yang Jun)、陳偉(Chen Wei)稱呼他們。

報導說,兩名記者在武漢封城前的1月19日抵達當地,當時病毒是否會人傳人未獲證實,沒有人戴口罩,人們對疫情無動於衷,以為只是比流感嚴重、但還沒有達到SARS的程度。當時當局宣稱僅有數百人染疫。

人們從漫不經心到恐慌

楊駿在日記中寫道:「我到的時候,民眾似乎根本不怕病毒或完全不在乎,有些人甚至沒有聽過…一名攤商叫我拿下口罩,說『很明顯你是個過度擔心的外地人,這裡沒事』。」

但就在春運即將到來之際,中國政府突然宣布武漢封城。人們看見巿區公共場所被封閉後,突然在一夕之間陷入恐慌,幾乎所有人都戴上口罩。但為時已晚,當時境內有數百萬人移動,進一步將病毒散播至中國各地,更在不久後擴散到全球。

報導指,外界普遍認為,中國政府在疫情初始前幾天不說明和不透明,是病毒得以如此迅速散播的原因之一,導致迄今已有200多萬人病故的百年大疫。

記者遭公安百般阻撓

為了了解疫況,任職於北京國營媒體的楊駿及陳偉,在取得武漢巿政府媒體主管機關許可下,穿梭於日益爆滿的不同醫院之間,前往被指為疑為疫情源頭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但過程中仍一再遭到公安和保全阻擋,禁止他們攝影。

「在武漢,人員和設備雙缺,導致許多感染病患求醫治無門。可笑的是,醫院隱瞞了真相。」楊駿在日記中寫道,「我無法自由地進行報導。因為政府部門進行干預,我常被跟監。疫情訊息遭到隱匿,難以取得…在武漢進行報導的那3天期間,我常被公安和醫院人員擋下。我也因而理解到疫情的嚴重程度,以及報導這題目有多敏感、多艱鉅。這完全超乎我想像。」

秘密拍攝

由於公安阻撓,兩名記者只好暗中開機拍攝。陳偉在日記中寫道:「有些題材在中國不能報導,例如:探討防疫措施、確診程序,以及跟組織和政府隱匿有關的任何內容,這些都不能去碰、不能報導。」

自從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已有9名中國記者遭到關押或被消失。中國公民記者張展去年12月底遭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

陳偉寫道:「中國媒體和社群媒體討論這場危機,也討論除了中國之外,舉世如何地絕望。但是在中國沒有人膽敢談論從武漢開始的病毒起源,或是武漢政府一開始犯下的錯誤…唯一可以探討的是政府控疫如何得宜,以及中國人應該如何對政府心存感激。」

這場瘟疫由於中國政府在疫情爆發初期的不作為,很快就擴散至全球,迄今已有9千多萬人感染。中國外交部告訴半島電視台,疫情初始階段採行的措施大大防止了疫情的進一步散播。不過,英國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研究認為,如果中國政府更早採取行動,感染數本來可以大為降低。

獨立專家小組:中國和世衛因應疫情錯失先機

世界衛生組織去年成立的「大流行防範和應對獨立小組」(Independent Panel for Pandemic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將於1月19日向世衛執行委員會提交報告。該獨立小組18日表示,針對中國開始出現疫情危機所進行的評估「顯示,當時可能已有早期跡象出現,可據以採取比較迅速的行動」。

報告還批評世衛在危機發生之初拖延時日,直到2020年1月22日才召開緊急委員會會議,且直到一周後才宣告此疫情是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應進入最高警戒層級。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