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上海》

文革时有一部家喻户晓的电影《战上海》讲的是中共如何打下上海。如今中共又开始了一场对上海的战争。这场战争名义上打的是病毒,实际上打的是居民。上海突然隔江封城,繁华的上海瞬间成了死城,除出呼啸的警车,空无一人。封街堵路,隔离板铁丝网,大楼拉上电网,家门被电焊封死,由此种种人间惨剧刷屏了社交媒体,几百万人押上大巴被集中隔离,封锁在家的跳楼的跳楼,上吊的上吊,不治而亡者难以计数,而所有的死者几乎都非死于新冠病毒。

上海是中国最文明的城市,全国性的防疫做得最好也是上海,即使在新型病毒奥密克戎传播之下,不象其它城市一样一锅揣的清零,而精准防疫针对性的进行筛查。民居生活与经济都不受影响。这一方面是上海人的素质,更得益于上海有一个张文宏医生。他多次强调:我们抗疫不能再以行政的方式进行,要以科学为手段。要学会与病毒共存,参考西方防治的经验走出自己的路子。作为防疫专家上海医疗救治组组长,对上海的防疫起到关健性的作用。但因为他的精准防疫与习近平的动态清零政策不同,触怒了习近平于是不顾上海的有效防疫,强行派出督导组到上海进行清零防控,当即宣布隔江封城,免去了张文宏医生的医疗救治组长的职务。上海人民曾经说过,武汉人没有保住张文良医生是武汉的不幸,我们上海不能失去张文宏医生。但是人民的心愿往往是独裁者的心头大患,非去掉张文宏医生不可。

对于习近平来说,清零政策几同他的政治生命,中国防疫是他亲自部署,亲自指挥。如果失败就是他的部署失败,指挥失败。在前一阶段的防疫中,习近平利用了只有专制政权才可以运作铁桶一般的残酷防疫措施,相对西方自由社会松散的人心化的防疫确实起到了作用,与西方各国大面积的感染相比中国的感染人数几乎到了绝迹的程度。中共自吹胜利讥笑西方,等着“抄作业”。岂不知道中国的防疫再好也是西方不可抄,不能抄的。西方国家最终科学地走出了自己的路子,特别是在传染性特强的奥密克戎袭来时,采取与病毒共存的政策,使全民免疫走出了病毒的阴影。而习近平并没有适时地调整政策,感染人数爆增之下,仍然强调坚持动态清零,并通过卫生部长高强之口说我们对付病毒不是妥协而是斗争。党报也表示对病毒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把意识形态上的斗争放到科学防疫中来。在这样的政治炮轰下,上海没有被病毒打败,却被政治炮轰得稀巴烂。

当年中共炮轰上海,上海成为废墟,七十多年之后又以防疫之名炮轰上海,让上海市民饱受隔离之苦,经济遭受瘫痪。而这一切皆由于习近平的好胜与偏执之过,也有无数的恶人借恶行恶,种种残暴,冷血,恶作剧公然于世,让中国最文明有着二千四百万人口的城市,沦为野蛮的社会。享受着物质文明岁月静好的居民,瞬间成为疫情难民。上海人有诗:

“昔日的繁华褪尽 

一疫封喉 

魔都穿上了制服

 空气中飘满了奴役的肃杀”

灾难之中的上海人应该醒悟,只有文质文明而无政治文明,灾难随时会降临,而你们无搏鸡之力与此对抗,只能任随恶人无法无天,一个小小的居委干部就可以掌握一个小区上万人的性命,一个保安就可以控制一楼人的进出。求也无用,哭也无用,骂也无用,告无可告,除出忍受只有自杀。这样一个政权,这样一个社会框架不推翻天理难容。

 (全文转自北京之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