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更多证据指向COVID-19源自武汉病毒所

COVID-19的溯源追踪一直是人们的关注问题,国际社会普遍估计,病毒外泄自武汉病毒研究所。最近一个追溯COVID-19源头的组织——Drastic组织表示,最新调查证实了该推论的可信度。

据法广报道,美国情报机构发现, 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7年6月至2019年5月期间一直在进行危险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该机构今年8月公布的COVID-19溯源报告得出了两个结论:一个是,COVID-19是从动物蝙蝠传到人体的;另一个则是,病毒从武汉研究所外泄。最重要的一点是,研究所从事的病毒研究和爆发的COVID-19病毒相似度高达96%以上。因此,调查人员认为,这两种推测都有可能,而且互不相冲。

美国非营利组织白袍浪费项目(White Coat Waste project )根据“信息自由法”得到的美国政府与生态卫生联盟之间的电邮显示,2017年6月至2019年5月期间, 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在进行高风险的蝙蝠和其他物种病毒DNA的研究,其中包括采集来自于老挝及云南山洞中的染疫蝙蝠样本到回本所进行研究。

今年9月份,研究人员从老挝蝙蝠身上发现了一种波纳尔-52 冠状病毒(Banal-52),这种病毒与COVID-19的相似率高达96.8%;而已经在云南通关的中菊头蝠体内发现的RaTG13冠状病毒与COVID-19有96.2%的相似度。

调查人员还发现,云南和老挝的病毒基因排序资料已被武汉病毒研究所从网上数据库中删除,使到国际社会对该研究所进行的这些病株研究毫不知情。

新西兰网联数据专家、民间往来调查组织成员Gilles Demaneuf表示,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外泄而造成大爆发的可能从很大。因为无论病毒是被采集病毒者受感染而传播出去,或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在进行病毒编辑过程中外泄,病毒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外泄的。

另外,Drastic 组织今年9月份公布的一批电邮还显示,生态卫生联盟的负责人Dr Peter Daszak曾试图说服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DAPRA)为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研究拨款1,420万美元,最后遭到拒绝。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认为,该试验的危险性太高。但是调查人员担心,虽然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拒绝为此项目注资,中国方面可能已经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增益实验了。

《追溯COVID-19源头》(The Search for the Origin of Covid-19)一书的作者Lord Matt Ridley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大多数资金都来自中共,因此虽然该研究所没有获得美国的资金,并不意味着该危险的研究已经停止。他说:“而该研究所从事的就是这种危险的实验。”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多次指出,美国情报机构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在从事军民两用研究,他担心在新冠疫情于全球爆发后,该研究所仍没有停止高危研究。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ng User Says

    Sure it i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