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绩危机:英政府终让步允许教师估计成绩

適用於A-leve、AS-level和GCSE成績

英国政府于8月17日作出让步,宣布英格兰的A-level和GCSE学生将获得其老师估算的成绩,而不是考试监管机构Ofqual基于算法的成绩。以避免本周(8月20日)GCSE成绩日出现第二波混乱局面。

据英国媒体报导,在考试监管机构Ofqual使用基于学校先前成绩的算法后,约40%的A-Level成绩被降级,此举引起了轩然大波。

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将在8月20日发放GCSE成绩。

Ofqual和教育大臣道歉

Ofqual主席泰勒(Roger Taylor)和教育大臣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对造成的“困扰”表示道歉。

威廉姆森先生说,学生和家长在评分过程中受到“明显的不一致”的影响。

他在一份声明中承认,学生因武汉病毒大流行而取消了考试,这对学生来说是“极其困难”的一年。

他说,首相府与Ofqual合作设计了“最公平的模型”,但很明显,授予成绩的过程导致了“比通过上诉程序解决的矛盾更加严重”。

威廉姆森表示:“对于给年轻人及其父母造成的困扰,我感到抱歉,但希望这一消息现在能够为他们提供应有的确定性和保证。”

Ofqual主席泰勒对英国广播公司说:“我想说对不起。我们已经认识到年轻人面对的困难,在应对收到的成绩单时,他们无法理解授予他们成绩的依据。”

他说,考试管理者“正在采取措施纠正这一错误”。

英国政府的决定使英格兰与其它地区(威尔士、北爱尔兰和苏格兰)也使用教师估计成绩的决定保持一致。

学界共识

8月12日,在英格兰,有280,000的A-level成绩比教师评估的更低,几乎占总成绩的40%。在威尔士,考试监督机构降低了42%的教师预测的A-level成绩。

在此之前,苏格兰首席大臣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就考试成绩被降级表示歉意,并在两周前公布苏格兰的考试结果时同意接受老师的评估。

政府还面临保守党后座议员日益增长的关注,至少有17名议员批评该演算制度。其中包括前保守党领袖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爵士和财政部主计长(Paymaster General )莫当特(Penny Mordaunt)议员,后者表示她将寻求就此问题与教育部举行会议。她的官职在财政部排第三位,在财政大臣和财政部首席秘书之后。

莫当特女士说:“这群年轻人已经失去了很多东西,我们必须确保聪明、有能力的学生继续前进。”

工党影子教育部长格林(Kate Green)告诉BBC早间节目:“我们现在进入这场灾难的第三周。我们两周前就知道了苏格兰的问题,上周我们知道了A-level的成绩问题。而现在,我们距离GCSE的成绩日只有两三天了,政府仍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工党呼吁在英格兰的A-level上使用教师评估的成绩,并表示该选项应仍对GCSE开放。

教育标准办公室(Ofsted)前首席检查员威尔肖爵士(Sir Michael Wilshaw)说,政府“必须”接受老师估计的成绩是“不可避免的”。

他说:“(教育大臣)威廉姆森现在面临的最大危险是,他正在失去全国各地校长们的信任,”他补充说,“他正在失去大后方”。

文法学校校长协会(Grammar School Heads Association)以及私立学校组织、私立学校校长大会(HMC)也支持教师评估成绩,教学工会和许多杰出的教育学者也是如此。

HMC即将上任的秘书长海德(Simon Hyde)博士表示,尽管“不可避免”成绩通胀,但这是“现在消除这种对学生和教师造成的无法承受的压力的唯一途径”。

第六学级学院协会(Sixth Form Colleges Association)表示,如果算法不合理,应采用教师的预测。第六学级学院(Sixth Form College)传统意义上是成绩较好,需要专心学习冲刺考大学的学生就读的学校。

在Ofqual于15日发布了对具有挑战性的成绩的上诉指南后,又在几小时内撤回了该指南。

大曼彻斯特市长伯纳姆(Andy Burnham)表示,他将写信给Ofqual,针对“有严重缺陷”的成绩分配采取法律行动,这是考试监管者今年因A-level成绩面临的第三项法律挑战。

16日,第六学级学院协会(SFCA)对其成员学院中41个学科的65,000项考试进行了分析,发现其成绩比这些学院中类似学生的历史成绩低20%。

SFCA表示,没有发现一个成绩高于三年平均水平的成绩。研究表明,Ofqual“不仅没有产生大致相似的结果,而且实际上在每个学科上都产生了较差的成绩”。

牛津大学的三所学院:伍斯特(Worcester)、瓦德姆(Wadham)和圣埃德蒙·霍尔(St Edmund Hall)已确认,确保向英国学生提供的所有录取名额,无论其A-level成绩如何。

“几天的混乱”

政府决定,除非计算机算法给出更高的分数,否则将向学生授予教师的估计成绩。

工党领袖史塔默(Keir Starmer)爵士在一条推文中说,政府“在几天的混乱之后被迫陷入严重的让步状态”。

他批评唐宁街对学生成绩的处理是“一次彻底的惨败”,并说这是“对上周在此发表了强烈声音的成千上万年轻人的胜利”。

A-level学生在英国各地举行抗议活动,以回应他们获得的不公平的成绩。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