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从谭德塞看中式“歧视”

疫情肆虐的当下,封城锁国,公共娱乐场所均停摆,谁料“歧视”议题居然抢占舆论焦点。

谭德塞,这位从来不被百姓关注的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却在这场疫情中成为了无人不晓的大角色。面对全世界的追责,穷途末路之中的谭德塞突然寻找到了一个切入口开始反击。他在国际舞台上公开指控台湾,称台湾人通过网络对他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侮辱与谩骂,说他是“黑鬼”及各式充满针对性的“种族歧视”言论等。

谭德塞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图片来源:FABRICE COFFRINI/ AFP via Getty Images)

在疫情中躲过一劫的湾湾就这样躺枪了!台湾政府为了表清白,总统蔡英文亲自上阵作回应,一场关乎“种族歧视”的口水战就这样超奇葩地拉开了序幕。

作为历史的教训,“种族歧视”对人类具有超级危害性。在当今的文明世界里,任何种族歧视言论与倾向都不被文明国家的法律所允许;因此,“种族歧视”的指控往往占据了“政治正确”的优势,它就像一把利刃所向披靡。一个黑人甚至一个华人只要有效地把导致他错误的事和“种族歧视”联系起来,就有机会将舆论导向群体,他个人脱罪的概率就非常大了,看来谭德塞也是做足了功课的。

但根据台湾的报导,台湾当局对发表歧视言论的网军做了追踪调查,发现发帖者并不在台湾,而是来自大陆。也就是说,有可能是大陆网军有意栽赃台湾,当然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当今世界,网军试图发起歧视性攻击并能安然地维持三个月,在民主社会里根本就不可能。而在大陆的高墙内,网民的攻击性语言只有一种可能得以生存,那就是获得了党的授权。

在疫情发生之前,人们似乎并不在意世界卫生组织及掌舵人谭德塞与中共之间的友好关系。但疫情爆发之后,人们才意识到谭德塞与中共的关系不是一般地好,几乎就是天生的一对。网民“赞美”这位掌舵人为“谭书记”也是有原因的。

面对四面楚歌般的困境,谭德塞既然全力维护了中共的谎言,中共为黑人谭德塞量身打造一个“惨遭台湾人歧视”的闹剧也就理所当然了,把“种族歧视”的指控推上国际舞台,不但可以削弱台湾“抗疫成功”的光环,还能将谭德塞从一个危害人类的帮凶变成了“种族歧视”的受害者。

“反对种族歧视”一直是海外华人自我保护的手段。遇到任何麻烦时,受害者立即就成为了一个种族的代表,不惜把一个单一的事件无限扩大到族群冲突的层面,来表达对“歧视”的零容忍度。

但事实上,生活在中国的中国人对“歧视”一向习以为常,他们不但容忍社会的歧视现象,更乐意参与到那种歧视运动之中。

这是因为中国社会在中共当局的洗脑教育下,其文明方式与西方是相反的。“歧视”恰恰是一种“政治正确”的表现;党要求国民必须高度歧视“坏分子”,结果,政府抹黑哪个群体,哪个群体就遭殃,受社会整体的歧视。比如上访人员遭歧视,法轮功修炼者遭歧视,低端人口被赶出大都市,香港反“送中”青年更被政府称之为“蟑螂”,受尽大陆人的歧视。

而更为常见的“歧视”如:城市人看不起农民工,有钱人看不起穷人,大陆人称台湾人是“台巴子”,华人称西方人是“鬼佬”,同样大陆人涌向香港,买空香港,也遭到香港人“歧视”。

疫情之中,先是湖北人、武汉人在全国范围内遭到歧视,就像过街老鼠,被人举报,遭人围殴。现在轮到居住生活在中国的非洲人,被驱赶、被殴打、被限制。

这种明显的歧视现象不但能在中国大行其道,也不会有受害者游行抗议,这道理很简单,因为任何没有中国政府默许或支持的集体性歧视行为是无法发展成形的,这或许是为了社会“维稳”,或许为了转移矛盾,也或许为了政治目的。“歧视”是政府一把有用的工具;政府指哪打哪,也就不会被认为是违法。

只有类似的歧视现象出现在海外时,华人才会坚决地“反歧视”,因为西方法律会无私地帮助受害者。谭德塞式的“种族歧视”也就这样诞生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