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向香港人全面宣战——从钦点特首到检控人道基金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选举”,由中共属意的李家超,在毫无竞争对手情况下,从“参选”到“当选”,充份反映“中国社会主义特色”。李家超出任香港“特首”立即出手展示第一项“政绩”,就是检控陈日君、吴霭仪、何韵诗、何秀兰、许宝强等“612人道支援基金”五名信托人。

从操控特首选举,到检控人道基金,可以被视为“中共向香港人全面宣战”。当然,这里说中共,其实也只不过是由几个决策人决定,未必一定能够代表整个中共,普通中共党员是没有决策权,无法影响中共中央。“宣战”也并非“动刀动枪”,也并非从今天开始,可以追溯至更久远。

选委涉违反国安法

李家超是第一人以警队出身,成为掌管全香港的“特首”,成为第一个“武官”取代“文官”去管治香港。这里尝试从带点趣味性的另一角度去探讨:虽然李家超的得票率破历届记录,但是,第一,为什么会出现8票“不支持”?为什么会有33名选举委员“不投票”?

由于香港目前情况是,连“呼吁投白票”都可以成为“煽动推翻政府”、“违反国安法”,那同样的逻辑,这8票“不支持”与33名选委“不投票”,是否都“违反国安法”?

第二,网上更开玩笑地指出一条数学程式:“689+777-50 =1416”,就是梁振英的689票,加林郑月娥的777票,减去50年不变的承诺,得出李家超获得的1416票,这不是明显讽刺“50年不变”的承诺没有了吗?但是,连使用香港三年零八个月被日军占领后“光复香港”这四个字,都可以在今天成为“意图煽动推翻香港政府”的“证据”。还有2020年“立法会35+预选”,导致47人遭检控一案。

那么同样的逻辑,这“689+777-50 =1416”数学程式,是否也可以成为指控那投票支持的1416人“涉嫌煽动仇恨北京中央及香港特区政府”?

澳洲普选产生市长

还有第三点,过去有关高官一直宣传,之所以反对香港实行普选,是因为担心万一选出的特首,可能“不符合北京中央利益”,甚至“与北京中央搞对抗”。但2021年“人大常委”谭耀宗收集到“支持北京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联署签名,人数高达238万人!这238万人明确“支持北京”!而香港2019年的抗争运动,最多一次上街游行人数是200万人加1人(一位丧生义士)。

那么,按照谭耀宗收集到的票数,“支持北京”的人数明显高于“不支持北京”的人数。对于这238万人支持北京中央,为什么他们不享有投票权呢?为什么不让他们去投票选出符合北京中央利益的人选呢?

过去还出现具有特定政治立场倾向的宣传,说澳洲、美国等西方国家都“没有普选”。这是明显的造谣。就以澳洲新州来说,悉尼市、宝活市等三十多个城市的市长,都是通过当地市民一人一票投票产生的。

那些具有特定政治立场倾向的宣传,长期宣传说澳洲总理、美国总统“并非普选产生”,去反对香港普选产生特首。这明显犯了政治错误,竟然把香港特首等同于国家元首。另外,澳洲总理首先就得在自己所属选区,通过普选成为议员,才有资格问鼎总理一职。澳洲和美国的执政党,也是通过普选产生。反而,中国共产党是通过颜色革命、暴力革命上台执政。

中共支持普选制度

西方国家做得到的,中国可以做得更好。在中华民国台湾,从“九合一”地方公职人员选举,从普选市长到普选总统,老百姓已经可以通过投票选举,去把不称职的国民党或民进党官员拉下台,无需再像毛泽东那样通过红色颜色暴力革命去更换执政者。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提出“完善选举制度”,说明中国大陆与香港的选举制度仍然存在需要“完善”的地方。所谓“完善”,需要的是足以反映民意,而不是反映“长官意志”。无论香港还是中国大陆,官员应该符合老百姓的利益,应该让老百姓自己去投票选出官员。

中国共产党在1946年1月10日至31日,与国民党、民主同盟、青年党、无党派人士等各方代表在重庆进行政治协商会议,草拟中国宪法。有关人权保障,国民党主张“间接保障”,共产党主张“积极保障”,最终宪法决定“积极保障”。有关立法委员选举,国民党主张“国大选举”,共产党主张“人民直选”,最终宪法决定“人民直选”(直选又称普选)。有关行政院对立法院负责,国民党主张“无需负责”,共产党主张“负责”,最终宪法决定“负责”。

1946年12月25日,《中华民国宪法》经过国民大会三读通过,于1947年元旦公布。经过国共两党讨论的这部中国宪法,第129条列明:“本宪法所定之各种选举,……以普遍、平等、直接及无记名投票之方法行之。”

华人与狗不得普选

中共在四十年代支持实行普选,因此赢得老百姓的支持。但为什么到了现在的香港与中国大陆,却一直未能实行普选?不让老百姓去投票选出自己的代表?为什么现在变成“华人与狗,不得普选”?

香港新任特首李家超就任未几,就拘捕和检控陈日君、吴霭仪、何韵诗、何秀兰、许宝强等“612基金”五名信托人。令人感到奇怪与偏颇的是,从2014年雨伞运动到2019年反修例运动,有香港警察因为滥用暴力被法庭判罪,却有特定势力筹集款项去支援这些被判罪的警察,犹如支付“安家费”去支持暴力。

反而,香港市民为维护人权而成立的“612人道支援基金”,现在却遭受打压。这五位被检控者,可谓是香港各方的典型代表人物。陈日君是香港天主教会枢机、香港教区荣休主教。吴霭仪是香港大律师、前任香港立法会议员。许宝强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客座副教授。何秀兰是前任立法会议员。何韵诗是知名歌手。

李家超上台出任香港特首,当局就检控这维护香港人权益的社会知名人士,被舆论形容为“与香港人为敌”。当然,这也不是李家超一个人可以决定的。

中共自三四十年代发动红色颜色暴力革命,推翻中华民国政府,把中国分裂成海峡两岸至今。到了今天,大家不妨要问,到底是谁与人民百姓为敌?是谁向人民百姓宣战?

(作者林松是政治学博士,现居澳大利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