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向香港人全面宣戰——從欽點特首到檢控人道基金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選舉」,由中共屬意的李家超,在毫無競爭對手情況下,從「參選」到「當選」,充份反映「中國社會主義特色」。李家超出任香港「特首」立即出手展示第一項「政績」,就是檢控陳日君、吳靄儀、何韻詩、何秀蘭、許寶強等「612人道支援基金」五名信託人。

從操控特首選舉,到檢控人道基金,可以被視為「中共向香港人全面宣戰」。當然,這裡說中共,其實也只不過是由幾個決策人決定,未必一定能夠代表整個中共,普通中共黨員是沒有決策權,無法影響中共中央。「宣戰」也並非「動刀動槍」,也並非從今天開始,可以追溯至更久遠。

選委涉違反國安法

李家超是第一人以警隊出身,成為掌管全香港的「特首」,成為第一個「武官」取代「文官」去管治香港。這裡嘗試從帶點趣味性的另一角度去探討:雖然李家超的得票率破歷屆記錄,但是,第一,為什麼會出現8票「不支持」?為什麼會有33名選舉委員「不投票」?

由於香港目前情況是,連「呼籲投白票」都可以成為「煽動推翻政府」、「違反國安法」,那同樣的邏輯,這8票「不支持」與33名選委「不投票」,是否都「違反國安法」?

第二,網上更開玩笑地指出一條數學程式:「689+777-50 =1416」,就是梁振英的689票,加林鄭月娥的777票,減去50年不變的承諾,得出李家超獲得的1416票,這不是明顯諷刺「50年不變」的承諾沒有了嗎?但是,連使用香港三年零八個月被日軍占領後「光復香港」這四個字,都可以在今天成為「意圖煽動推翻香港政府」的「證據」。還有2020年「立法會35+預選」,導致47人遭檢控一案。

那麼同樣的邏輯,這「689+777-50 =1416」數學程式,是否也可以成為指控那投票支持的1416人「涉嫌煽動仇恨北京中央及香港特區政府」?

澳洲普選產生市長

還有第三點,過去有關高官一直宣傳,之所以反對香港實行普選,是因為擔心萬一選出的特首,可能「不符合北京中央利益」,甚至「與北京中央搞對抗」。但2021年「人大常委」譚耀宗收集到「支持北京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聯署簽名,人數高達238萬人!這238萬人明確「支持北京」!而香港2019年的抗爭運動,最多一次上街遊行人數是200萬人加1人(一位喪生義士)。

那麼,按照譚耀宗收集到的票數,「支持北京」的人數明顯高於「不支持北京」的人數。對於這238萬人支持北京中央,為什麼他們不享有投票權呢?為什麼不讓他們去投票選出符合北京中央利益的人選呢?

過去還出現具有特定政治立場傾向的宣傳,說澳洲、美國等西方國家都「沒有普選」。這是明顯的造謠。就以澳洲新州來說,悉尼市、寶活市等三十多個城市的市長,都是通過當地市民一人一票投票產生的。

那些具有特定政治立場傾向的宣傳,長期宣傳說澳洲總理、美國總統「並非普選產生」,去反對香港普選產生特首。這明顯犯了政治錯誤,竟然把香港特首等同於國家元首。另外,澳洲總理首先就得在自己所屬選區,通過普選成為議員,才有資格問鼎總理一職。澳洲和美國的執政黨,也是通過普選產生。反而,中國共產黨是通過顏色革命、暴力革命上台執政。

中共支持普選制度

西方國家做得到的,中國可以做得更好。在中華民國台灣,從「九合一」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從普選市長到普選總統,老百姓已經可以通過投票選舉,去把不稱職的國民黨或民進黨官員拉下台,無需再像毛澤東那樣通過紅色顏色暴力革命去更換執政者。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提出「完善選舉制度」,說明中國大陸與香港的選舉制度仍然存在需要「完善」的地方。所謂「完善」,需要的是足以反映民意,而不是反映「長官意志」。無論香港還是中國大陸,官員應該符合老百姓的利益,應該讓老百姓自己去投票選出官員。

中國共產黨在1946年1月10日至31日,與國民黨、民主同盟、青年黨、無黨派人士等各方代表在重慶進行政治協商會議,草擬中國憲法。有關人權保障,國民黨主張「間接保障」,共產黨主張「積極保障」,最終憲法決定「積極保障」。有關立法委員選舉,國民黨主張「國大選舉」,共產黨主張「人民直選」,最終憲法決定「人民直選」(直選又稱普選)。有關行政院對立法院負責,國民黨主張「無需負責」,共產黨主張「負責」,最終憲法決定「負責」。

1946年12月25日,《中華民國憲法》經過國民大會三讀通過,於1947年元旦公布。經過國共兩黨討論的這部中國憲法,第129條列明:「本憲法所定之各種選舉,……以普遍、平等、直接及無記名投票之方法行之。」

華人與狗不得普選

中共在四十年代支持實行普選,因此贏得老百姓的支持。但為什麼到了現在的香港與中國大陸,卻一直未能實行普選?不讓老百姓去投票選出自己的代表?為什麼現在變成「華人與狗,不得普選」?

香港新任特首李家超就任未幾,就拘捕和檢控陳日君、吳靄儀、何韻詩、何秀蘭、許寶強等「612基金」五名信託人。令人感到奇怪與偏頗的是,從2014年雨傘運動到2019年反修例運動,有香港警察因為濫用暴力被法庭判罪,卻有特定勢力籌集款項去支援這些被判罪的警察,猶如支付「安家費」去支持暴力。

反而,香港市民為維護人權而成立的「612人道支援基金」,現在卻遭受打壓。這五位被檢控者,可謂是香港各方的典型代表人物。陳日君是香港天主教會樞機、香港教區榮休主教。吳靄儀是香港大律師、前任香港立法會議員。許寶強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座副教授。何秀蘭是前任立法會議員。何韻詩是知名歌手。

李家超上台出任香港特首,當局就檢控這維護香港人權益的社會知名人士,被輿論形容為「與香港人為敵」。當然,這也不是李家超一個人可以決定的。

中共自三四十年代發動紅色顏色暴力革命,推翻中華民國政府,把中國分裂成海峽兩岸至今。到了今天,大家不妨要問,到底是誰與人民百姓為敵?是誰向人民百姓宣戰?

(作者林松是政治學博士,現居澳大利亞)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