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竞业正式回应“歧视”风波 将澳参议员比作纳粹 佩恩发声

不久前在澳洲新《外交关系法》的调查听证会上,主持调查的参议员Eric Abetz要求作证的3名澳籍华人回答一个问题,即是否无条件谴责中共暴政,后引发风波,被一些人指责为“种族歧视”。10月22日,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正式回应了此事,他在给参议院递交的书面文件中谴责Abetz对北京的批评是效仿纳粹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的伎俩,使两国关系更加困难。Abetz表示,成大使威胁式的回应恰恰证明了澳大利亚的中国侨民面临着中共的迫害和恐吓。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则称,在争论中将人比作纳粹历来起不了什么作用,这次也不例外。

新《外交关系法》旨在使联邦政府拥有一项新的权力,即对州政府和澳洲大学与外国的交易行使否决权。Abetz领导参议院对这项立法的调查。

成竞业指责Abetz和其他北京的批评者“抱有恶意”,使澳中关系更加困难,损害了两国的利益。“我必须指出,您最近在参议院对中国的断言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目的,这是在模仿戈培尔的诡计……令人震惊,应予谴责。”

他还要求Abetz客观、理性地看待中国与澳洲的双边关系,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秉持偏见,并要做出更不利于两国利益的事情。

参议员Abetz告诉澳洲人报,成大使的言论恰恰证明了他的论点,即华裔澳大利亚人正面临中共的迫害和恐吓。

他在星期四(10月22日)说:“成大使缺乏吸引力的回应充满了威胁和侵略性,这证实了为什么如此多的中国侨民害怕中国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即使身在澳大利亚。”

“如果这是他对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的正式回应,那么人们可以想象,中国侨民会受到什么样的’微妙’对待。”

许多北京批评者也在参议院对《对外关系法》的调查中出席听证会,并将焦点集中在了北京对澳大利亚大学中的影响力上。

相关文章:

澳洲参议员遭“歧视”指控 引发舆论分歧

夏言聊天室:歧视华人?如何看待参议员Eric Abetz挑起的风波?

学者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告诉委员会,知识分子中的“傲慢”是中共渗透入澳洲大学的助力,“他们认为自己‘足够聪明’可以看透外国势力的威胁。”

参议院委员会之前曾听闻,昆士兰大学前任校长彼得·霍伊(Peter Hoj)因加深了该大学与中国的往来,个人获得了中方20万澳元奖金。该大学收入的五分之一来自于中国学生。

而澳洲大学团体呼吁,对《对外关系法》进行重大修改或彻底废除,因为这可能会损害其与世界其他大学的一系列协议。

委员会还得知,澳洲有260多个地方议会达成了约600个姊妹城市协议,其中包括与中国市政当局签订的99个协议,这些都需要根据拟议的新法律进行审查。

成竞业在呈文中还指责批评者一有机会就攻击中国。“恶意并不代表理智或真理,那些在最近的公开听证会上对中国提出恶意指控的人,长期以来就臭名昭著。”他写道。“他们的任务无非是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听从主子的命令来诽谤中国。”

成先生在其呈件中说,尽管中共官媒数月来一直在发表反澳言论,北京还对牛肉、棉花和大麦等澳大利亚产品实施了一系列贸易制裁,但中国仍致力于与澳大利亚官员合作,并称中国的驻澳领事官员一直按照国际公约和规范履行职责。

外交部长佩恩针对成竞业将Eric Abetz比作约瑟夫·戈培尔发表了意见,她说,“坦率地说,在任何争论中将人比作纳粹都很少会起作用,这次也不例外”。

当被问及参议员Abetz向证人提出谴责中共的要求时,佩恩赞同总理莫里森的意见:“我们知道会发生激烈的争论……但我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期望公民做出的唯一保证就是他们在成为澳大利亚人时所做出的承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