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圆其说的杯葛,不是杯葛

中共一连串所谓“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举措,实质是打残香港的选举制度,有见及此,近日有不少有识之士鼓吹香港人不参选、不投票、不登记做选民,称之为“杯葛”,目的就是抵制这个已经被打残了的选举制度;但是,大家其实有没有真正反思,这种自说自话的“杯葛”,这种自圆其说的“杯葛”,就是“杯葛”吗?就是真真正正的“杯葛”吗?是否只是自我感觉良好而已?是否有点自欺欺人?是否有点阿Q精神呢?

因为当权者就是想你不参与,否则,就不会有“提名无效”,否则,就不会有“选前被捕、选前被DQ(取消资格)”,否则,就不会有“选后被捕、选后被DQ”,否则,就不会有多次“大搜捕”,否则,就不会有“47人初选案”。 

笔者认为,真正的杯葛,必须要考虑“被杯葛者”是否真的希望你不杯葛,如果“被杯葛者”根本不在乎、无所谓、甚至其实是好想你不参与,好想你杯葛,好想你抵制,结果,你真的拒绝参与、你真的不参选、你真的不投票,岂非正中下怀?到时不单止你会自我感觉良好,你的“被杯葛者”肯定会比你更加自我感觉良好,试问这种所谓“抵制”和“杯葛”,还有什么意义? 

例如:中共取消2020年9月立法会换届选举,让所有议员延续任期至少一年,开头反对派议员大多选择接受延任,但后来中共DQ了其中四位反对派议员,为了表示反对和不满,反对派议员总辞;笔者认为,这个总辞,既不是“抵制”,也不是“杯葛”,因为“被杯葛者”(中共和林郑)正是千方百计想你们越多人退出越好,你们总辞,正中下怀,求之不得,还更加方便地确认你们没有拥护《基本法》和没有效忠特区政府,更加容易判别你们不是“爱国者”,为将来继续DQ你们打好基础,何乐而不为?你们自我感觉良好,中共和林郑更加自我感觉良好,所谓“抵制”和“杯葛”,还有什么意义?

又例如:1979年12月末,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等64个国家,决定不参与1980年苏联莫斯科奥运会,抵制(杯葛)苏联;因此,苏联等16个国家也不参与1984年美国洛杉矶奥运会,抵制(杯葛)美国,以示报复。笔者认为,这两次的“抵制”和“杯葛”,都是有效果和有意义的,并非阿Q精神,是真“杯葛”。因为没有一个奥运主办国不希望全球所有国家都能够来作客,都能够来参与。同样,中共也希望2022年全球所有国家都能够来北京作客,都能够来参与“北京冬季奥运会”,但是,如今世人皆痛恨中共治国不力,导致武汉肺炎全球大流行,疫情空前严重,要死的死,要受苦的受苦,经济损失惨重;所以,如果真的有国家杯葛“北京冬季奥运会”,也不出奇,亦很合理;由于这种杯葛是中共不想见到的,杯葛“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就不再是阿Q精神,而是切实可行的“抵制”和“杯葛”,是真“抵制”,是真“杯葛”。 

相反,中共都话明不欢迎你们参政,不欢迎你们登记做选民,不欢迎你们投票,不欢迎你们报名参选,在这种情况,你们就跟大家说,是的,我们不登记做选民,我们不投票,我们不报名参选,因为我们要杯葛中共,真的吗?难道中共突然间非常希望你们参政吗?太阳从西方升起,还是你们在痴人说梦呢?其实你们只是不参与而已,毫无抵制的意味,是否杯葛,更加无人在乎,只是你们自己自我感觉良好,自圆其说,自我阿Q精神而已。 

又例如:2021年2月25日,星期四晚上,全香港最受欢迎两间大学之一的“香港中文大学(中大)”,失常地宣布,不再支援自己的学生会,又要求自己的学生会自行注册,脱离中大。数小时后,2月26日凌晨,候任学生会内阁“朔夜”,深夜约见传媒,表示日后未必能继续服务同学,候任会长林睿睎,两度率领内阁成员,向所有中大同学鞠躬致歉。2月27日凌晨,“朔夜”删除Facebook专页及Instagram帐户上过往的所有贴文,将头像换成黑色照片,并通知全港媒体,已经撤回参选宣言及政纲等有关文件;沉默两天后,3月1日,“朔夜”总辞,虽然没有说明是杯葛,但是客观效果来看,杯葛意味甚浓,因为中大是希望他们认错,而不是希望学生会悬空,学生会悬空,就自然产生对校长抗议,对政权抗议的意味;悬空的时间越长,抗议的意味就越浓。因此,这个学生会总辞,就跟前述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总辞很不相同,是真“杯葛”,而不是阿Q精神。议员总辞永远不能做到这个效果,除非反对派议员的总辞,也能够令到立法会悬空啦。 

总括来说,是否“杯葛”,并非自己说了算,还要看客观条件是否配合,对“被杯葛者”是否有坏影响等因素来决定,阿Q精神的杯葛不是杯葛,自圆其说的杯葛不是杯葛。因此,敬请所有“和理非”三思!敬请所有“抗争者”三思!敬请所有“从政者”三思!敬请所有“香港人”三思!谢谢!

(本文为作者投稿,不代表看传媒新闻网立场。作者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