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铁链女真实身份新转折 知情村民揭内幕

大陆徐州八孩母事件被曝光后,网络舆论持续延烧,徐州市政府四次通报仍难平息外界的质疑声。近日,来自丰县的知情村民透露,八孩母的真实年龄是38岁,她13岁被骗到徐州铜山,后被转卖至丰县,因反抗被董家拔掉门牙,当地民政局违法为其办理结婚证。

一位大陆网友上传到互联网的视频显示,当地一名熟知八孩母情况的村民说,“因为她(锁链女)在13岁让人卖到铜山(徐州铜山县),15岁(董家)把她买回来(董集村),他(董志民)的弟弟你看他的脚有点瘸。他(董志民)和他弟弟两个人把这个女人,拴着链子,还有他爸爸他们三个人‘用’这个女人。”

这位在视频中仅露出双脚的村民透露,董家“不给她(八孩母)衣服,把她的牙用钳子,把她按着掰掉了,她咬人,那女的当时被人家打成神经病了,那女的在云南,她爸妈都来了,来了6个人。那个男(董志民)的50几岁,那个女的才38岁。”

志愿者询问该名村民:“才38岁?你是怎么知道的?”村民回应说,“他们家人来了以后,带着身份证知道的,那个女的是个学生,当时上高一。”

这名自称了解内情的村民还表示,锁链女是在云南学校被人贩子以到徐州上学的名义骗到铜山:“学校有人贩子,学校的这个买家问你在哪里上学,俺(我)那个地方比你这里好,把她骗过来之后,卖到铜山。”

这位村民曾在政府部门工作,村民指出,董志民和八孩母的结婚证是当地政府违法办理的。

这位村民还披露,之所以村民要掩盖真相,官官相护,是因为董志民的姓氏在当地的势力庞大,无人敢惹:“他姓的这个姓(董),家族大,势力大。”

徐州铁链女
(图片来源:网络)

早在2月7日,网友“我不是谦哥儿”在微博披露了董氏宗族的情况。“我不是谦哥儿”表示,董氏宗族在当地生存繁衍了近600年,是一个有着46个村庄、有宗祠和祖陵的大宗族。

据另一位网友披露,几十年来,董家在整个徐州形成了盘根错节、势力庞大的宗族体系网。上达北京某些部委,下至县乡村各类行业,一头官场、一头黑道,并陆续提拔村内同族人出任欢口镇、丰县甚至徐州市要职。如今“维稳”成了董家保护其家族的最好借口。

大陆社交平台上网友转发的有关徐州铁链女的文章,目前大部分已被屏蔽,无法查看。自由亚洲电台2月22日引述太原学者丁先生表示,每当发生重大事件,当局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平息事态,而非解决问题,“他从来不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只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现在看来,在江苏徐州丰县锁链女事件中,江苏省委省政府成立的调查组也没有逃出这个规律。只要大的环境不改变,他们的做法大同小异,不外乎掩盖真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此外,早年在徐州发生的一桩轰动全国的特大劫持人口贩运妇女案,因徐州铁链女事件的曝光,再次走入大众视野。

这起特大劫持人口贩运妇女案记录在调查报告文学《黑色漩涡》,发表于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办的杂志《雨花》1988年第十期。文中提到,“被这伙犯罪集团劫持、人口贩运的妇女多达101人,其中有11人被强奸、轮奸,年龄最小的只有13岁。受害者绝大多数是未婚女青年,有农民、干部、待业青年,精神病患者⋯⋯。”

文章还披露,“一份有关外地妇女被哄骗、劫持、人口贩运到江苏省徐州市的调查报告中,赫然罗列着这样几组数字(这仅仅是一个最保守的数字)。自1986年以来: 铜山县12000人,睢宁县8700人,邳县9400人,丰县8100人,沛县5300人,新沂县4600人。”、“这是一组骇人听闻的数字,这是一组充满血和泪的数字。”

2022年2月18日,《黑色漩涡》作者唐冬梅发表文章忆述当时的情况。唐冬梅表示,该篇调查报告发表后,徐州市委向两位作者和报社有关领导施压,比如“和我约法三章:不容许在报纸上写署名文章,不容许采访,不容许接受采访。也就是让我这个人在报纸上彻底消失……在1995年初,我不辞而别,离开了徐州日报社……一转眼,离那件特大劫持人口贩运妇女案已经有34年了。丰县之铁链女事件,让有心人再次从历史的尘埃里挖掘出这篇《黑色漩涡》。对照过往的一切,彷佛岁月停止流逝,一切都没有变。”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