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松祚:事态严重超预期,中国恐怕要做更坏打算

01恐怕要做更坏打算

虽然事态发展已经超出不少人的预期,但我想我们恐怕还要做更坏的打算。

也就是说,如果美国在芯片领域之外,在操作系统、软件领域乃至其他所有领域全面断供,我们该怎么办?

这两天还有消息,美国之音也有报道说,我们的商用飞机C919里面有很多的核心技术,特别是发动机和电子系统也是以美国为主的。

如果美国不供应,我们的C919还能不能飞得起来?我想把这些事情综合在一起,可以得出一个基本判断,美国现在是下决心要和我们脱钩。

至于脱钩脱到什么程度?是全面的、彻底的脱钩,还只是部分脱钩?这都是需要我们做好准备的。

为什么美国要和我们脱钩?这个原因非常复杂,但是关键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美国下决心在所有先进的技术领域,只要有中国公司占得先机,他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制裁和打压,这是美国的一个既定策略。

关于这一点,美国前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有个讲话讲得非常清楚,他说美国在过去的100多年时间里,在全球所有最重要的科技领域都是完全领先的。

威廉·巴尔现在之所以不惜一切代价要把华为打死,就是因为华为在5G领域首次在全球领先,而美国在5G领域可能落后至少3到5年。

美国不能容忍任何一家中国企业在最关键的、最重要的技术里面取得领先,这是美国的一个国家战略。

02为什么我们会被“卡脖子”? 

随着美国川普政府这种霸权似的制裁打压,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有识之士,我们的产业界、科技界以及决策界的人士,拥有了越来越清醒的认识。

但我想光有认识恐怕还远远不够,我认为今天的中国,应该在包括科学技术在内的所有产业领域,做一个全方位的检讨。

我不知道国家有没有相关的部门,比如说我们的智库,我们的研究机构,有没有组织力量,在所有的产业领域,不仅仅是电子通讯、飞机制造,包括汽车、农业乃至其他所有领域,都应该做一个非常详细的、系统的、深刻的评估。

究竟我们在这种核心的技术领域,有可能被美国及其盟国卡脖子的到底有多少?比如高端医疗设备,前不久也有消息说美国有可能会联合他的盟国,包括日本、欧盟,要全面限制对中国高端医疗设备的出口。

你现在到中国的三甲医院,到重要的医学科研机构去看,几乎全部重要的设备中80%以上都是美国的、德国的或是日本的。

所以我认为,打压华为显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我们也不仅要把它作为一个孤立的事件来看待,如果没有机构做,我是强烈呼吁重要的部门,或者我们重要的、负责任的智库,去做一个非常详尽的评估。

这个评估实际上是为了寻找合理的应对方案,而且这个方案我们需要有短期的、中期的和长期的。

短期我们怎么办?比如说被美国制裁的公司还活不活得下去?怎么活下去?短期生存怎么解决?中期我们该怎么应对,长期我们又该怎么应对?

也就是说,整个事件我们需要做一个通盘的思考,因为这是国之大事,不是一个小事情,也不是某一个公司的事情,美国对华为的打压不是为了打压华为这一家公司,而是为了打压中国。

那么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再来思考更深层次的问题,我们要反复地问多个为什么:

为什么美国它能够制裁别的国家? 

为什么美国能够制裁中国?

为什么美国能够挥舞制裁的大刀? 

为什么我们会被别卡脖子? 

这个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我们改革开放已经40多年,我们建国已经70多年,我们中华民族有几千年的历史,为什么在此时此刻会被美国卡脖子?这个里面深层次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我想这是需要我们深思的。只有这种深思才有可能让我们真正警醒过来,真正让我们认识到自己的软肋,认识到我们今天有哪些方面是不足的,是需要进行真正改革的。

遗憾的是,面对美国的制裁、面对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打压,我看到了很多所谓检讨、反思和研究的文章,我不能说他们错,但我认为至少是不全面的。  

03让年轻人甘心做基础科学研究

我们下一步要思考基础科学研究怎么才能做起来?

基础科学研究不是老年人做的,严格意义上来讲,超过40岁的人就不可能再在基础科学上有什么突破,人类历史上所有重大的理论突破,技术科学的突破,都是年轻人做出来的。

我们今天有什么体制机制的保障: 

第一能够让十几岁,二十几岁,三十几岁的年轻人能够安心的做技术研究;

第二,他们的基础研究成果能够得到社会的承认和尊重,他们在基础研究领域作出重大贡献能够让他们拥有好的生活。

今天在很多地方都是做不到的。我相信在中国没有多少年轻人能够沉下心来做基础科学研究。

首先他们自己养不活自己,如果我踏踏实实做基础研究,做一个学者真的可能要饿死。一些城市房价这么贵,动辄好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一平)。 

这么搞下去,技术研究能搞得出来吗?

(作者为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功夫财经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