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掉下来还会长出更多的苹果

香港《苹果日报》停刊前,500多名警察以《国安法》之名大举搜查壹传媒总部暨《苹果日报》报社、拘捕五名高层,就连写社论的化名主笔都遭拘禁。英国BBC访问了一位在《港𬞟》的陈先生说,他最切身的感受是恐惧,“这次是连采访资料也不放过,我并不介意你翻查我们的电脑,我们做的是正当采访,香港本应是有新闻自由的,但你这样不问自取,其实只是想制造白色恐惴,大家都很担心不知你想怎么样。” 

编采同事人人自危,于是《苹果日报》容许员工无需按合约要求,可以选择即日离职。陈先生也是选择辞职的一员,“你会担心可能翌日清晨六点,就会有国安人员上门叫你协助调查,每天也在恐惧和白色恐怖之中,但每个人对那种恐惧的接受程度不一样,《苹果》的员工已尽最大努力守护新闻自由,撑多几天,也不见得对公司、对新闻自由有所改变。”

有人自请离职,但也有人选择坚守到最后一刻。香港《端传媒》访问了选择留守至最后一刻的医疗组资深记者李青璇,她一度担心:“我回来这间公司,会否真的是回到犯罪现场?”但还是回到报社,“我知道有些同事也回来了,若警察真的再进来,总要有个见证人吧。”另一位才在《港𬞟》工作的七个月郑子聪说,“我很本能地想陪同事、陪公司到最后。那个最后是,除了工作,也想跟他们互相扶持。”

《港𬞟》的行政总裁、营运总裁、总编辑、副社长及执行总编辑被控违反《香港国安法》中29条“串谋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遭拘捕,但目前所公布的“证据”里,全是公开发表的一百多篇报导、评论和社评,没有任何一条实质“谋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的罪证。换言之,港府及共产党已经完全不管新闻产制过程,完全以言论论罪;而以其不断移动的红线标准,未来别说是鼓吹港独、呼吁国外正视香港现况,制裁港府的言论将涉罪,就连两面俱陈的报导、善意劝诫提醒的言论,都可能被入罪。要说这是香港新闻自由的末日,一点都不为过。

身为新闻同业,我们完全可以切身地体会当在产制新闻与评论时,必须面对一条不确定的红线,忧惧可能的刑罚,于是必须字斟句酌文章用字轻重的那种自我审查之恶;其对于新闻自由的戕害,实在难以名状。但新闻自由一向不是共产党与现在的港府所在意的,他们此刻加诸于香港《苹果日报》身上的,其实是要让所有香港人都感到恐惧,不但要让这种恐惧在香港其他的媒体之间蔓延,也要让香港人忘掉他们所曾经拥有的法治与自由,最后终成为一个与中国内地一模一样的城市。

一直到现在,许多人还是会以“如果当初不要如何如何,现在就不会变成这样”来看待香港去过去两年来的巨变。这些说法包括:如果当初让《送中条例》过关,就不会有后来的《国安法》;如果当初坚持和理非,共产党或许不会全面收紧对香港的管制。这种自我检讨的说法,这是共产党想塑造给香港社会的,但却完全无助于理解香港的现况与香港问题的本质。

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是天经地义,香港问题的真正关键在于:共产党根本彻底地违背了它就香港问题对于全世界的承诺,导致香港成为中国政府自己政策下的牺牲品。如前美国政府中国政策顾问余茂春所言,香港问题反映的是中国与整个世界之间的对立。这个对立最终影响了美国(西方国家)对于中国与两岸关系的判断,也反映了共产党自己内心的恐惧。 

暴政之下,最怕人民还怀抱希望。最后一夜的《苹果》,香港人蜂拥排队购买《苹果日报》,正代表香港人心不死。26年的《苹果日报》在香港关上他们最后一盏灯,但《苹果》掉下来,还会长出更多的苹果,香港人还在努力地与这个暴政比气长。

(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