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百万郊区早已“平民化” 400万郊区崛起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导,澳洲最大的地产连锁公司Ray White的研究显示,低利率、高储蓄和某些经济领域的强劲表现,推动了高端住宅的快速增长。澳洲465个郊区的独立屋(占全国住房市场的5%)中位价达到400万澳元,几乎是一年前的两倍。

Ray White对9315个郊区的研究还发现,10%的郊区中位房价超过300万澳元,比十年前增加了两倍多;五分之一的郊区中位房价超过了200万澳元;超过一半(52%)的郊区中位房价在100万以上。

Ray White首席经济学家Nerida Conisbee表示,澳大利亚最贵的郊区,每十年房价就会上涨100万元左右。

Conisbee说,“2001年,100万澳元是基准,5%的郊区价格超过这个中位数。十年后,它增加到200万澳元。今年,它应该是300万澳元,然而,通过疫情特别强劲的价格增长,现在的400万澳元是过去的100万澳元”。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又有12个郊区的房价将突破400万澳元大关,其中包括珀斯的Peppermint Grove,悉尼下北岸的Cammeray、Castle Cove和Castlecrag,上北岸的Killara和北部海滩的Balgowlah Heights。

Conisbee说,豪宅的销售量在大流行期间大幅增加,部分原因是价格的快速增长将更多的房产推到了这个水平,但也因为强劲的需求促使更多的人出售。

Ray White将豪宅定义为价格超过1000万澳元的房屋和价值超过300万澳元的公寓。

悉尼下北岸的Mosman是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豪宅销售数量最高的,Vaucluse排名第二,其次是Bellevue Hill。

悉尼东郊的Point Piper是全澳最昂贵的郊区,那里的房价中位数为1500万澳元。在过去的20年里,该郊区的房价中位数每十年攀升500万。

Barangaroo占据了最昂贵公寓市场的标杆,中位价接近1300万澳元,是Point Piper公寓中位价的三倍多,几乎与Point Piper的独立屋处于同一水平。

在墨尔本,Toorak仍然是维州最昂贵的郊区,独立屋中位价为547.5万澳元,而Deepdene则以132.5万澳元的中位数占据了墨尔本公寓市场的首位。

在过去的18个月中,Toorak的房屋和公寓的豪宅销售数量最多,有154套价格1000万以上的独立屋,以及71套价格300万以上的公寓易手。

在整个布里斯班,Teneriffe和New Farm中位价已经超过了200万澳元,Ascot和Hamilton可能会在明年初跟进。

自大流行病开始的18个月里以来,布里斯班1000万澳元以上的销售出现最大跳跃,销售量是之前的两倍。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