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中国人:永远不可能摆脱的命运?——驳妖文一篇

【人在澳洲】特殊的中國人

网上流传妖文一篇《中国人永远不可能摆脱的宿命?》,署名郑中兴,看其笔名意思,大约是“大国在中兴”,然观其文扭捏造作,宣扬中国人是特殊的,不能食用民主与自由,规劝国人要识时务,不做笨蛋云云。连台湾人也不能摆脱这个命运,台湾转载并配编者按,居然表明“如果面对国家分裂,外敌入侵,国家一盘散沙,国家动荡甚至内战的大矛盾,互相仇杀,血流成河,我愿意放弃我的一部分民主,自由,人权。” 由于该说极富宣传诱惑力和煽动性,本文试从以下六个方面来驳斥其荒谬,以正华人视听:

1) 对春秋战国的谬论:

中国传统都是后朝替前朝修史,修的都是官方史,贬抑前朝,为本朝取得合法性,官方核准治史污染了正史的声音。秦用武力统一六国,开创大一统局面,焚书坑儒,目的无非是扭曲篡改前朝历史,贬低六国,给秦政权涂脂抹粉,但秦二世而亡,不正是说明其优越性还不如六国绵延流长?学术界早就发现春秋战国的小国寡民时代不是所谓礼崩乐坏,而是思想艺术文化极其昌盛的大时代!没有春秋战国,就不会有诸子百家;没有诸子百家,就没有中国哲学;没有中国哲学,不会有道家和儒家。

请问,只有佛教(印度进口)的中国是中国吗? 事实上,春秋战国的城邦式分裂铸就了思想自由;而百家争鸣式的自由铸就了大家现在所认同的中国文化。遗憾的是,中国文化道统的天然缺陷就是少了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后续发展,而这正是大一统所成就的。

2) 对分裂的污名化:

科学出现在600年前的欧洲,而非历史悠久文化发达的印度中国和埃及,这不是一种历史的偶然。印度学者Vishal Mangalwadi做了长期深入研究,他发现大一统的政治制度不利于社会进步,正是小而灵活的欧洲诸侯城产生了宗教改革、产业革命、工业化和海洋地理大探索等等,缔造了世界文明的先声。

假如欧洲在2000年前就统一了,会出现什么局面?说不准,可以说准的,那就是现代科学绝不会首创在欧洲。中国犹如一个2000年前统一了的欧洲,却是一个没有思想自由的欧洲,宗教难以发展,不会产生马丁·路德式的人物,也不可能有真正的科学创新,即连中国导弹之父之类科学人物也需要美国来培养蕴育。中国的四大发明沦为宫廷的玩物,大一统导致广大疆域统治上的困难,从而催生也巩固了中央集权制度,(为什么不是美国式的联邦制呢,篇幅有限,此处不展开。)今天中国大陆的大一统,不也产生了史无前例的礼崩乐坏?从何时起,中国人认定统一才能兴旺,分裂就是衰败 ?这种偏见导致了城头变换大王旗,2000年来中国始终在封建专制中徘徊而不得长进。

3) 对战争的误解:

战争如果说是为了掠夺利益,其实是低等的丛林法则在作祟;中共对战争的看法是野蛮低劣的,他们认为除了利益还是利益,他们一点儿都不明白美国西点军校教科书上写著十分明确:战争只是达成政治目的的一种手段。

“过去4000年人类文明,有历史记载的战争,仅仅欧洲(如果不包括俄罗斯)共发生了3864次,而差不多面积的中国大陆地区只发生了 244次”,这种说法就是造谣。4000年里中国只有244次战争?光是三国志的记载就不止244次。大一统局面下,局部战争不是减少,而是增多。而分裂状态下,更多不是战争,相反,是合纵连横式的和平。制衡制度更需要妥协和退让,这也就是为什么战狼中国越来越不懂得妥协和退让,大一统使他们妄自菲薄,夜郎自大。以为天下都是天朝大国的,今天复兴梦还停留在期盼万邦来朝的阶段,只能说太缺乏想像力。

4) 对中央集权的迷思

共产 + 集权是这个制度的顽症。集权只能最大程度地放大共产的危害。必然导致最大程度地戕害人权和产权。历史走到今天,除了极少数共产国家以外,大多数国家都走到了民主发展的道路上。如果说中国不适合民主,等于说地球上有14亿人吃蛋糕都要拉肚子都要死,唯独白人洋人可以吃蛋糕没事。

孰不知共产也是德国洋人造的蛋糕。这种荒唐逻辑现在还有人相信。还有人把希望寄托在一个英明君主领导全国全世界,还不明白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民主对人的素质的确有要求,但人不是达到了民主才变得高素质,而是在民主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提高素质。台湾就是一个明证。台湾人用了70年来发展民主,有目共睹,他们的素质从49年与大陆差不多,发展到今天比大陆人民高许多。如果共产在大陆继续下去,大陆人民只会越来越道德低劣。

5) 对美国的妖魔化:

“无论中国搞不搞民主,搞不搞自由,只要中国威胁到美国的地位,美国就会想办法分裂你的国土,打压你的经济,打压你的货币。” 这种偏见很常见,随著大外宣在海外推进,越来越受欢迎,究其根本,历害

国认为与其用实力碾压老大美国那么辛苦那么难,不如象孙杨那样搞搞兴奋剂,或者用抹黑、暗算之类搞垮搞臭老大,是不是更容易呢,这种小聪明在中国文化中屡见不鲜。

大国相争是事实,但不是借口;中美差异不是实力所致,而是价值观和世界观。中共的共产世界观我们深受其害,不要再借著大国崛起之类借口,把这个祸害传给全世界人民;一旦中国崛起,不会侵略和霸凌吗?看一看中国历史,中国历史就是一部不缺少侵略和霸凌的历史,没有秦始皇侵略六国,哪有统一结果?没有焚书坑儒,哪有今天惨淡的中国哲学史思想史?没有西域战败,大唐帝国的疆域可能早就跨入欧洲了;没有中国对西藏越南等邻国的霸凌,他们的历史怎么会记载抗中英雄?新疆本来就不是中国的,是康熙派清军把它打下来,新的疆域,这个名称就暴露了实质。西藏也是如此。如果不是苏俄的协助,很多领土都不会是中国的。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疆域其实一直在反复拉锯中扩张。

笔者断言,共产中国崛起一定会扩张侵略,现在周边小国已经饱受中共霸凌。没有美国帮助,中国不可能打败日本;没有美国的庚子赔款留学,中国不可能培养出一大批民国精英;美国没有索要一寸中国土地,也没有对其他国家有领土贪念,因为他的价值观是普世的,世人所接纳的。美国当然不是完美,他也有自己的利益考量,也有自己的安全需求,也有自己历史的黑暗,但他是目前地球上你能找到的最好的国家政治制度。没有他做世界员警的世界是无法想像的,你能指望中共做世界员警么?中共会把你和你的全家从香港、泰国或者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绑架送中,按你的言论判刑18年,让你老死在监狱里。中共已经沦为无信仰无底线的一群军政府极权者,他们还不如北洋军阀,但他们要共产,共的是别人的产,共的是别人的思想。以思想而判罪,在历史上只有纳粹可以相提并论。请不要告诉我邪恶的制度适合中国人。中国人生来并不是贱民,只配吃猪食,中国人也可以吃蛋糕!

6) 对香港的宿命论:

该文说认命吧,香港人,谁教你们不是生在美国呢,但他忘了美国人的幸福感不是天生的,那是美国先贤们拿起枪流血牺牲换来的。 回到1949年中共建政看一看,内战是为了政治还是利益呢?他们肢解了亚洲第一城市大上海的私人财富,公私合营劫夺了他们认为邪恶的资本家的财富,把资本家和他们的子女变成贱民,造成另一种基于血统的不平等,这是不是另一种邪恶呢?他们自己拥有了对绝大多数中国财富的支配权,一跃为红色权贵,靠吸血亚洲首富上海维持了新中国的生存,进而为后面的一系列骇人听闻的人斗人运动提供营养。70年来,唯一一个年年财政盈馀并把绝大部分收入上交中央的就是上海,但直到80年代大多数上海人的生活还是非常艰难窘迫,因为身上寄生著一个叫嚷为人民服务的大寄生虫,这个寄生虫并不允许你拒绝他们的服务。

香港之所以崛起,就是一大批上海资本被中共驱赶到香港,全国闭关,只有香港留下一个视窗所致。今天他们对付香港,不是心血来潮,而是1949年肢解上海的翻版,他们缺钱了,放眼中国今天,最肥的那只鸡就是香港,他们必然杀过去,不惜用国安法杀了香港,如同当年杀了上海,只为取出腹中的金蛋!为什么他们那么蠢?你会问,他们不蠢,因为他们取的鸡不是他们的,他们只是履行了共产的义务而已,如同当年他们打土豪分田地连地主的小老婆都连带分了一样,他们不想老老实实地赚取财富,他们的主义信奉有钱都是罪恶,除非你把钱都上缴给他们。他们不杀鸡取卵,只是鸡还不够肥。如果相信他们,那么你才是那个蠢人。港人,请不要相信中共的任何一句话,他们只是垂涎你们的财富。一旦香港被劫掠成当年的上海,就剩下极权王国下一群可怜的奴隶了。港人必须效法美国先贤,为保卫自己合法的财富与自由抗争到底!

中国人真的是一群特殊的人,一群世界贱民,上帝不待见地赐予我们不可摆脱的命运吗?看完上文,读者自有公论。作为华人,笔者乐见中国崛起,但什么样的崛起是关键。中国子民和海外华人虽然身处现代,但很多人头脑还是封建的霸权的,如果不改造价值观,树立符合现代民主自由的世界

观,只能成为一纸笑谈。信仰重建,价值观改造,中国才有崛起的实际可能与意义,否则只是那中华苏维埃帝国主义借尸还魂罢了。

(二零二零年九月廿八日初春于墨尔本)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