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人在澳洲

不羁的晚霞 | 篇一:马克的老灵魂

傍晚散步一直是伊琳最爱的运动,一路上可以看闲眼,澳洲的家家户户都有前后院,沿街的花园就是自家对外的展示窗口,漂亮的英式花园里种满各种异域花草,对伊琳这么个植物控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宝盒,每每都有新奇的发现。

【人在澳洲】求才

霍伯士先生是个机械工程师,在澳大利亚有三十多年工作经验,八十年代初被澳洲派往中国,在中国第一家中澳合资企业工作。

秋满丹顶浓

墨尔本的五月秋意渐浓,马路两旁的行道树在你恍恍然中已换上了华丽的秋装,一场盛大的落叶舞会只等秋风奏响第一个音符。雨季的空气中飘散着细微湿润的草木清香,烟雨朦胧中,树叶晕染上五彩的颜色。黄的花、红的叶、蓝的山……思量着那山里一定到处都是触眼可…

母亲的礼物

我比较喜欢做饭、在家主厨。吴二是洗碗机,负责处理烂摊子。他比我仔细,利索。所以我从不担心厨房和用具的卫生。只有一口蒸锅,我不时要瞅上几眼,看看是否被刷的彻底。近一年来,我还常沾着专用清洁剂、仔仔细细的再擦拭一番。这口锅是母亲生前送给我的。

流泪吃鱼救澳洲

澳洲的很多河流、湖泊不准钓鱼,有提示。在国内,准钓不准钓都有勇士大胆开钓,并根据具体情况,研究目前的形势和任务,开展游击战,躲猫猫战。在澳洲,不准钓就是不准钓。那么,钓了会怎样呢?

【人在澳洲】农家鸡场

住宅围墙外是新堡村一农家的鸡场,松柏围绕,一千多平方米的土地上栽种了十几棵石榴树,散养着千多只鸡,百多十只鸭,数十只鹅,还有两条看门狗。

【人在澳洲】济南行

济南没去过,又亲家母姜松一家居于济南,因此,去济南集探亲、旅游于一体,生平的脚印又平添了一个省会城市。

新文盲澳洲迷路记

在澳洲,老年的华人新移民,喜欢步行,喜欢遛狗,也喜欢练功;附近公园里,街道边,不时能看到四仰八叉的大爷大妈。一般都在住地一带活动。但居民区没有围墙,没有收发室(每户有信箱,邮递员直接送信到各户),若步行远了点,一不小心,就出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