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倒霉房东:悉尼哪些地区投资者损失最大?

在悉尼和墨尔本的部分地区,边境封锁、国际学生枯竭让某些地区的房东们血本无归。

据每日电讯报报导,新数据显示,随着空置率上升和租金回报远低于前几年,受影响最严重的房东每月要向投资物业倒贴300-700澳元。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包括城市近郊、高密度公寓区和受海外学生欢迎的校区附近。

房东们表示,其它损失惨重的地区包括新建很多房屋的远郊。

数据显示,在一些被认为对房东来说 “风险最大 “的地区,近15%的租房是空置的。

 房产咨询机构My Housing Market数据显示,悉尼的公寓租金在过去一年平均下降了10%,而墨尔本的租金则下降了14%。布里斯班、阿德莱德和珀斯的公寓租金在这一年里有所增长。

从全澳来看,最疲软的租赁市场大部分位于悉尼和墨尔本,因为这两座城市拥有人口最密集的郊区,每年吸引了最多的国际移民。

悉尼损失最大的郊区是Mays Hill,这是西区一个以新建高层公寓楼为主的郊区。根据租金损失指数,每个月房东平均损失约516澳元。

 在悉尼西北区以新建房屋为主的新兴郊区Box Hill,投资者也有类似损失。

但对墨尔本房东来说,表现最糟糕的市场是Caulfield East,这是一个紧邻莫纳什大学校园的小区,出租物业以一卧室公寓为主。

该地区大部分出租物业是租给学生,随着国际边界的关闭,学生人数的减少,房东平均每月损失717澳元。虽然现在租客有更大的谈判空间,但更多租户宁愿搬往乡下,也不愿意与其他人挤在一个“鞋盒”般的狭小空间。

邻近的Malvern East也是对房东来说最糟糕的10个郊区之一,平均每月损失328元。

悉尼的棕榈海滩是另一个受到国际边界关闭严重影响的郊区,该地区的大部分住房历来都是租给国际游客的,随著国际度假需求减少,导致空置率上升。现在棕榈海滩的房东平均每个月有444澳元的损失。

在悉尼,其他被认为对投资者有风险的市场是Kogarah Bay、悉尼奥林匹克公园、Schofields、Bardia、Castlecrag和Burwood。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